02

江苏雾霾全面爆发

谁来为雾霾埋单?

2013年12月的南京,被笼罩在频繁的“雾霾”中,不见了蓝天。

4日下午,南京市气象台首次发布空气污染红色预警,南京中小学停课。

6日至8日三天雾霾让南京禄口机场取消653个航班,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延误。雾霾对水运也产生了负面影响。12月5日,镇江段率先封航,随后泰州段、张家港段、南通段相继封航,大型海轮全部停在长江口就地抛锚。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说,在世人瞩目的雾霾当中,汽车尾气和燃煤是两个最重要的污染源。

01

重工业对于GDP的贡献太大 政府部门骑虎难下

江苏的遭遇不是偶然,可以说它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中国城市化与工业化的快速推进,化石能源的巨大消耗和机动车数量的急速增加,都成为了空气质量的严重威胁。

火力发电,江苏全国第一;水泥产量,江苏全国第一;钢铁产量,江苏全国第二。江苏重工业GDP占整个工业的76%,轻工业只占24%。江苏省委党校城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储东涛说,上世纪80年代,南京乃至江苏的轻工业刚起步,但钢铁、石油、发电、造纸等重工业比重不断加大。

就南京来说,主要的重工业企业集中在六合大厂地区,企业产能相当大,创造的GDP也很可观。但产能巨大的重工业项目伴随着高排放,对于环境有较大影响。

储东涛表示,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对于重工业的污染认识比较清楚,各级政府部门也提出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进行优化升级。不过,在实施过程中存在“想调整,舍不得;不调整,又不行”的尴尬。主要原因就是重工业企业对于GDP的贡献太大,政府部门对于这类企业的管理,有点“骑虎难下”。

江苏省环保厅总工程师刘建琳强调,在这些综合污染因素中,要想治理污染,产业结构无疑是最需要调整的一方面。“目前南京的产业结构以钢铁、水泥、化工产业为主,而这方面带来的污染很要命。”

同样的产业结构转型问题,也成为这两天微博上的讨论焦点,但争论的主要内容,还是围绕煤炭燃烧如何治理。有网友说,“雾霾主要是煤炭燃烧的后果,其他都是次要因素。大量使用煤炭,各种治理措施都是瞎掰。”

02

汽车尾气对雾霾的“贡献率”大于想象

前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说,在世人瞩目的雾霾当中,汽车尾气和燃煤是两个最重要的污染源。

1、汽车尾气对雾霾的“贡献率”有多大?

根据中国气象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发布的《2013气候变化绿皮书》,中国雾霾天气增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社会能源消费增多,造成大气污染物排放逐年增加。而大城市中家用汽车数量增长非常迅速,汽车尾气造成的挥发性有机物转化为二次有机气溶胶,致使雾霾情况频繁发生。

江苏省环保厅大气办副主任单阳表示,全省范围内,机动车排放污染占整个大气污染的四分之一,而像南京这样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机动车排放污染占到了大气污染的三分之一。

2、中国的油品质量问题也不容忽视

以日本为例,日本的汽油和柴油中含硫量已经降至10ppm(百万分比浓度),而中国执行的是汽油含硫量不超过150ppm、柴油含硫量不超过350ppm的标准,与日本相差了15倍以上,而实际情况可能相差更多。2012年《齐鲁晚报》在山东随机抽取了6份93号汽油样品,其中有2份汽油的硫含量高达680ppm、910ppm。

众所周知,美国拥有世界上最高的人均汽车保有量。但是在美国大气质量远远好于中国,原因在于美国实施了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并且有更清洁的燃油作保证。

但是,油品每上一个级别,需要增加300元/吨的脱硫成本,这还不包括前期的设备升级投入,这些成本由谁来买单就牵扯到生产者、消费者甚至国家税收等各方利益。总之,油品升级成本不妨由政府、消费者和企业共同承担,政府提供部分补贴,消费者承担部分价格上涨,炼油企业也得消化部分成本。

3、汽车类型影响尾气排放

根据加利福尼亚汽车销售协会公布的数据,2012年前三个季度,节能环保车型普锐斯一共在该州销售了46380台。在日本,从2009年5月至2012年7月的39个月内,普锐斯有35个月高居日本国内汽车单月销量榜首。事实上,普锐斯已在日本国内刷新了两项纪录,一是销量纪录,二是省油纪录。反观普锐斯在中国的境遇,2012年的年度销售仅为3000辆。

4、对汽车治污不力,同样有GDP方面的考虑

中国目前的汽车消费,还没有走过炫耀型消费的阶段,这有两个特征,一是不完全根据用车需求选择汽车类型;二是在可以用可以不用的情况下,选择用。在人口同样稠密的欧洲,市中心停车费昂贵,远不如乘坐发达的公共交通划算,但当你有急需,你还是可以用车,总之千方百计给你用车制造不便;日本早在上个世纪就立法规定,买车必须先买停车位,没有停车位不给车上牌照。中国虽然一些城市有严苛的限购、限行政策,但这只是极少城市控制未来车辆的措施,对于已有的汽车,并没有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

实际上,汽车产业由于迅猛的发展势头,已经成为了各地经济发展的唐僧肉。据工信部的数据显示,我国汽车产业在2010年贡献了13%的税收和6.13%的GDP。以去年汽车产业投入最大的广东为例,在经历日系低迷后,广东去年在汽车产业上投资超过140亿元。

03

中国人心中的纠结与挑战

我们在责怪政府,自然政府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政府顾着发展经济,忽视了环境的保护。我们也在责怪企业,因为企业的生产发展污染了一方土地,污染了人们的饮用水源和每天需要呼吸的空气。

可就是没有人责怪自己,我们是当下环境污染的受害人,但我们自己也在制造着污染物。前些时间,国家提出了汽油生产推行欧5标准,可汽车的拥有者们不高兴了,因为油价会涨,其实谁污染谁买单,这个道理很简单,但是一旦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就会不高兴、不愿意。

人们不喜欢雾霾,但也不愿意放弃汽车;人们讨厌扬尘,却也希望房子多盖一些。雾霾不仅是环保问题,也不仅是经济问题,它也是中国人心中的纠结与挑战。

事实上,每一脚油门、每一根燃烧的秸秆、每一串红红火火的爆竹后面,是你是我是他,我们是否也在一边抱怨空气质量,一边催化并纵容着“霾”?而空气污染的治理,就仿佛是一盘围棋,在这个棋局里,不同的地方省市、不同的行业都息息相关,要想走出灰霾,只能区域携手运筹帷幄,向根源问题开刀,积极地调结构、削煤炭,才能早日迎来在蓝天下尽情呼吸的那一天。

从这角度来看,每一个人既是恶劣空气的受害者,同时也应该是环境保护的参与者。(内容参考现代快报、扬子晚报等)

  • 12月4日上午9点39分,“常州公安交巡警在线”发布:沪蓉高速常州段往南京方向,由于镇江段大雾,全线封闭,请往南京方向车辆经由横林枢纽,往沿江高速方向分流。

  • 遇到重度污染天,淮安、连云港等市均已出台大气重污染预警方案,不少城市都提到了“公车限行”。南京虽有预警方案,但并没有提“公车限行”,而且也无限行的打算。

  • 经历这次大范围雾霾天气,我们发现在突发事件面前,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的运转依然不尽如人意。如果下一次雾霾或类似事件来临,我们又该如何有效应对?

  • 业内人士仍指出,各种《应急预案》只是极端气象条件下“减缓重污染恶化”的短期应急举措,治理雾霾的长远解决之道“不在应急、而在减排”。

  • 6日至8日三天雾霾让南京禄口机场创下史上两宗“最”。第一最:三天取消653个航班,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延误。第二最:昨计划执行507个航班 创最大单日起降航班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