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江苏遭遇“史上最强”雾霾

雾霾,能否根治?

“雾霾与尘埃混杂齐飞,路面共天空灰蒙一色”,是上一周江苏天气状况的写照。进入12月,江苏全省遭遇雾霾,5日,更是有11市达到重度污染。

江苏气象台预计,本月中旬不会再出现大范围雾霾。然而网友们对空气状况并不乐观,根据腾讯大苏网调查,有96%以上的网友认为雾霾迟早会卷土重来。

欧美国家曾遭遇更为严重的雾霾事件,经过五六十年的治理,现在已是蓝天白云。那么中国的雾霾能根治吗?

01

雾霾之因:罪魁祸首是煤炭使用

此次“史上最强”雾霾形成的主要原因有二:静稳天气不利污染空气扩散、污染物排放总量过大。其中,污染物排放是最大元凶。

这些污染物从何而来?

一是工业废气排放,江苏水泥产量和钢铁产量分别是全国第一和第二,而水泥、钢铁等排放量较大企业是PM2.5的重要来源;二是交通,如机动车尾气排放;三是城市建设带来的扬尘,根据南京的空气检测数据,有时不仅是PM2.5指数高,PM10的指数都达到500。在没有沙尘暴等外来影响的情况下,都是局地扬尘造成的。

东南大学大气污染学者杨林军教授认为,江苏沿江8市已使用国五汽油,汽车尾气控制在国内已达最高级别。最应控制、最难控制的是工业废气,其罪魁祸首又是煤炭使用。江苏省近年燃煤使用量每年增长3%左右,预计今年将达2.9亿—3亿吨。

02

雾霾根治:需要时间和决心

网友说:“神十”的成果说明,治理食品安全、空气污染比登天还难。略显调侃的语气,背后却是严肃的现实,那么根治雾霾有多难?

1、雾霾进入高发期

这次的严重雾霾已经散去,而我们对空气转好并不抱有希望,或者说是幻想,因为现实很残酷:江苏环保厅总工程师刘建琳表示,像江苏地区成片的区域性严重雾霾天气,在接下来每年秋冬季节都会成为一种常态。

环保部环评常聘专家库成员彭应登对雾霾的预计更不乐观:中国接下来将进入雾霾高发期。假如城市的污染治理没有得到根本改观,城市化过程中不注意城市之间的相互影响,不留下足够的通道,不考虑污染物稀释扩散结构的话,这种局面在中国至少还会持续10-20年。

2、治霾关键是政治抉择

气象专家吴兑认为雾霾可以根治,欧洲污染严重的时候,污染物在空中凝结变成像絮状的雪一样霹雳啪啦往下掉,比中国现在经历的污染要严重得多,而现在的欧洲蓝天白云。

中国治理雾霾,首先要政治家抉择是要现在高速的经济增长伴随严重的雾霾天气、空气污染,还是寻求一个适度的,比如说GDP每年5%到7%的增长率,伴随一个可忍受的空气污染。

对此,钟南山持相同观点,他认为“治霾最重要的是改变观念,到底是GDP第一还是健康第一?” 他建议国家将污染治理纳入官员政绩考核。政绩过去是以GDP为标准,现在可否选部分污染严重的大城市,将治霾成果纳入官员政绩考核体系。

3、治霾之道在于减排

上文提到,治理雾霾最应控制的是工业废气排放。中国发改委有关人士已经透露,目前正在研究“十三五”计划中写入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控制目标的可行性。这是雾霾的严峻形势带给中国减排政策的正面影响之一。

对于中国的减排前景,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姜克隽表示,国家利益需要重新定位,必须重视中国的角色变化。一切都不应该成为阻碍减排、重构经济和政策体系的理由,这个未来方向是明确的。

这就意味着要以更大力度推进产业结构转型。而江苏重工业比重大,转型面临尴尬。

江苏的重工业GDP占整个工业的76%,轻工业只占24%。就南京来说,主要的重工业企业集中在六合大厂地区,企业产能相当大,创造的GDP也很可观。江苏省委党校城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储东涛表示,各级政府部门虽然认识到重工业项目伴随着高排放,对于环境有较大影响,也提出进行产业结构调整,进行优化升级。不过,在实施过程中存在“想调整,舍不得;不调整,又不行”的尴尬。

江苏省环保厅总工程师刘建琳强调,在这些综合污染因素中,要想治理污染,产业结构无疑是最需要调整的一方面。“根据计划,要求到2017年,燃煤总量下降,但这样的话,发电量必然减少,煤改气的话, 目前气源有限,因此燃煤电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持续存在,一步步来,要解决污染问题也不可能是几年之间就完成的。”

同样,产业结构转型问题,也成为这两天微博上的讨论焦点,但争论的主要内容,还是围绕煤炭燃烧如何治理。有网友说,“雾霾主要是煤炭燃烧的后果,其他都是次要因素。大量使用煤炭,各种治理措施都是瞎掰。”

日前,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通知规定,考核地方干部不搞GDP排名,不同地区层级设特色考核指标。虽然执行状况无法预估,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已开始改变。

03

他山之石 或可治霾

西方发达国家在工业化时期曾出现“雾霾”天气,他们在治理“雾霾”方面采取了许多应对措施,积累了值得借鉴的经验。

19世纪,英国进入工业急速发展期,伦敦工厂所产生废气形成极浓的灰黄色烟雾。狄更斯的小说《荒凉山庄》的开篇细致描述了伦敦的雾,“那是一种沁入人心深处的黑暗,是一种铺天盖地的氛围。”1952年12月5日至8日,发生了“伦敦烟雾事件”。这4天里,伦敦市死亡人数高达4000,肺炎、肺癌、流行性感冒等呼吸系统疾病的发病率也显著增加。

这一惨案使英国意识到必须在改善空气环境上下大力气。1956年,英国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清洁空气法》,逐渐实现了全民天然气化,停止了燃煤,并促使英国进行了“去工业化”运动,逐步将重工业设施迁出伦敦城外。

后来,随着时代发展,交通污染已取代工业污染,成为伦敦空气污染的首要来源。英国政府出台一系列举措对小汽车尾气排放进行严格限制。2003年,伦敦市政府出台了“堵塞费”,对那些进入市中心的私车征收“买路钱”,由此获取的收入则完全用于改善伦敦的公交系统。

美国,这个工业强国自然也经历过雾霾。1948年多诺拉空气污染事件,导致6000人突然发病,症状为眼病、咽喉痛、流鼻涕、咳嗽、头痛、胸闷、呕吐等,其中有20人很快死亡。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中,每次都导致400多65岁以上的老人死亡,许多人出现眼睛痛、头痛、呼吸困难等症状。

为此,美国政府颁布了《清洁空气法案》,环保机构有权进行立法、执法、处罚,并通过强制执行手段和监控、技术改进等相结合的方式协调开展工作。

美国环保署针对发电站、汽车等微小颗粒物排放源发布规范和指导,其中包括对公共汽车和轻型卡车使用清洁能源,减少排放;对柴油发动机执行多层次的废气排放标准,要求发动机生产商制造符合先进排放控制标准的产品,从而使废气排放减少90%以上。

这些地方,现在已经是蓝天白云。

  • 12月5日,江苏南京,女交警在指挥交通。江苏省南京市遭遇重度雾霾侵袭,市民生活受到了不利影响,南京中小学紧急停课。

  • 12月4日,车辆行驶在雾霾笼罩的南京长江大桥南引桥上。当日,南京市将霾橙色预警升级为红色预警,这是南京今年第一次发布空气污染红色预警。

  • 12月4日上午8点25分左右,南京鼓楼区煤炭港的天空上,空中出现两个太阳,一大一小,远远看去相隔还很近,前后持续了大约1分钟。“雾霾天为幻日形成创造非常便利的条件,但这种现象持续的时间比较短”专家说。

  • 1952年伦敦“大雾霾”,街头警察戴着口罩执勤。

  • 1948年美国多诺拉空气污染事件,当时,在午后,视线也仅仅能看到街的对面,除了烟囱之外,工厂都消失在烟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