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期

扬州文化有点儿咸


       食盐与水分、空气、阳光等物质一起,构成了人类生存的要素。 盐商则与士绅、文人、工匠等阶层一起,创造了扬州城市的文化。 他们来自山西,来自陕西,来自安徽……历史却用一个约定俗成的名字来称呼他们——扬州盐商。

构建古城的基本格局

       扬州盐商对于明清扬州古城格局的形成,起了重大的作用。 
  现在的扬州古城是在明清形成的。明朝建立后,扬州商贸迅速发展,很快成为两淮盐业和南北货物的集散中心。然而这一片区域,却没有城墙的庇护,所以容易受到倭寇的抢掠。嘉靖年间,士绅建议建筑新城,把以盐运司为中心的东部囊括城中。从此扬州才形成旧城和新城毗连的格局,直到现代。 

  cmd-markdown-logo 
  新旧城的形成,与盐商有密切关系。新城的构筑,实际目的是为了保护两淮盐运司,而真正筑成是依赖盐商的捐款。地处运河边的河下街和东关街,成为扬州盐商最密集的聚居之地,这一格局保存至今。 
  如果说,扬州盐商构建的园林,主观上只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力、满足社交的需要,但在客观上美化了城市是毋庸置疑的。盐商为了迎接乾隆南巡,自天宁寺起至平山堂下,建成了卷石洞天、西园曲水等二十四景,我们至今仍在享用这些美丽的遗产。

影响社会的文化风气

       有一首《扬州竹枝词》写道:“邗上时花二月中,商翁大半学诗翁。”扬州盐商以崇文著名,竟然个个都想成为诗人,这有力地影响了扬州的文化风气。 
  盐商经常举行诗文集会。他们延致四方名士,游览胜景,结社吟诗,称为“雅集”。这一形式对推动文学创作有重大作用,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占一席之地。扬州的文人雅集,自宋代欧阳修平山宴会以来,就名满全国,明清时更是高潮迭起。雅集的倡导者和组织者,除了官员之外,更多的是盐商。清代扬州盐商举行的雅集,有“一时文宴盛于江南”之誉。翰墨生香的雅集,营造了扬城浓郁的书香之气,而盐商是这种风气的推动者。 

  cmd-markdown-logo 
  扬州的雕版事业历史悠久,至清最盛,与盐商也有相当关系。康熙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才命两淮巡盐御史曹寅设局扬州,刊刻《全唐诗》。嘉庆间,《全唐文》也在扬州淮南书局开雕成书。这些书工楷细书,校勘精良,版式精美,时人称为“马版”。 
  扬州盐商又好藏书。马氏有丛书楼,前后二楼,贮藏图书有百橱之多,其中不少是秘本、精本、抄本。马氏所藏图书装帧精美,并常年雇请书写名手,负责抄书。《四库全书》开馆时,马家进藏书七百余种,成为当时江南私家进呈图书最多的藏书家之一。 
  扬州盐商还热衷于出资兴建和修缮书院,培养人才。清代扬州书院在前代的基础上,因有盐商的财力支持,得到迅速发展。如三元坊有安定书院,北门外有虹桥书院,广储门外有梅花书院,其他还有甪里书院、广陵书院、邗江学舍、西门义学、董子义学等。正如著名学者柳诒征先生所说:“两淮盐利甲天下,书院膏火资焉。故扬州之书院,与江宁省会相颉颃,其著名者有安定、梅花、广陵三书院,省内外人士咸得肄业。”

营造发达的文化市场

       扬州盐商至少营造了两种文化市场:戏曲演出市场和书画买卖市场。 
  在中国戏曲史上,扬州两度成为南方的戏曲中心,一次是在唐代,一次是在清代。清代的扬州,是名副其实的全国戏曲交流中心和演出中心。自古以来,扬州就受到戏曲艺术的熏陶,汉之百戏、唐之戏弄、宋之南戏、元之杂剧、明之传奇都曾在扬州十分流行。入清后,扬州成为全国戏曲汇集之地。全国主要的剧种,如昆腔、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二簧调等,均荟萃于扬州。诸腔云集,百调纷呈,戏曲舞台出现空前未有的繁荣,被戏剧史家称之为“花部勃兴”的局面,其中心即在扬州。 

   cmd-markdown-logo 
  扬州盐商特别喜爱书画作品,收藏书画作品。在他们周围聚集了一批书画家,如马氏兄弟与扬州八怪中不少人往来密切,成为朋友。另外,有些盐商也需要书画作品,他们的园林别业从设计、布局到厅堂布置都要书画家来参与和绘制。因此,在盐商的推动之下,扬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书画市场。 
  书画市场的成熟,吸引大批书画家纷纷来到扬州。仅据《扬州画舫录》记载,当时扬州城内就有书画家五百多人。扬州八怪作为中国画史上的一个流派,闻名于海内外,这与扬州盐商营造的书画市场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提高了城市的文明程度

       在某种意义上看,一座城市的慈善事业水平如何,标志着整个城市文明程度的高低;而一个商人群体对慈善事业的态度如何,同样标志着商人群体文明程度的高低。 
  扬州盐商在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同时,也有扶贫济困、反哺社会的美德。他们把这称之为“义行”或“善举”。施予和积善,是许多盐商奉行的道德准则。扬州盐商从雍正初年起,就在两淮建立“盐义仓”,这是借鉴古代义仓模式建立的社会慈善救助机构。据史料记载,自康熙至宣统,扬州盐商共捐银三百八十余万两,救济了扬州及全国的灾民。扬州盐商的乐善好施,被人们誉为“盐孟尝”。
 
  cmd-markdown-logo 
  扬州盐商和其他商人,还在扬州建了若干会馆,会馆是商务的中枢,使来自四方的行情藉以交流传递。会馆也是旅人的驿站,为长途跋涉的客商提供栖息之所。会馆更是城市交通史、物流史和商贸史的坐标。如今扬州古城内星罗棋布的一座座铅华洗净的百年老屋,见证着当年的商旅如织,帆樯如林,车马如龙。对于素以商业繁华著称的古城扬州来说,众多的会馆不但记录着她开放的历史,展示着她多元的文化,也是对后人进行人文关怀的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