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期


王献之与秦淮河畔桃叶渡之谜


王献之是王羲之的第七子,幼年随父学书法,各体皆精,尤以行草著名,敢于创新,不为其父所囿,在书法史上被誉为“小圣”,与其父并称“二王”。王献之是以“孤傲”风度闻世的。

129600139.png-232.5kB

姑表姐弟联姻有真情

       王献之的初恋给了表姐郗道茂。王献之与郗道茂从小就有机会见面,说是青梅竹马也不过分。所以等郗道茂一到婚嫁年纪,王羲之就赶紧给郗昙写了一封信:你家女孩有没有中意的对象?如果没有,就和我家小郎结婚,那是再好不过了,希望你考虑一下。

       巧的是,办完这桩婚事,王羲之和郗昙双双在公元361年离开人世,传说,王羲之还嘱人将《兰亭集序》放进郗昙的坟墓陪葬,可惜后来被人盗出。 新婚不久的王献之与郗道茂,面对双方至亲故去的打击,自然要相互扶持,患难与共。患难之中见真情,再加上两人志趣相投,琴瑟和鸣,实为天作之合的一对。

       不完美的是,郗道茂没有给王献之生下一个儿子。两人的婚姻虽是门当户对,却是典型的近亲通婚。按遗传学的理论,近亲结婚,后代的死亡率高,并常出现痴呆、畸形儿,小玉润的夭折,也许有这个原因。

公主任性横刀夺夫

       早在孝武帝的父亲简文帝在世时,新安公主就被许配给了桓温的第二个儿子桓济。但桓济与兄长企图谋杀叔父篡权,事情败露,孝武帝废了他的驸马身份,把他流放到长沙。 新安公主打算再选驸马,她把眼光锁定了王献之这个有妇之夫。对新安公主来说,这是她一次蓄谋已久的情感狩猎。她倾慕王献之的风度和才情,暗恋他已经很久了;对王献之与郗道茂来说,却是一场灾难,毕竟,夫妻俩挺和谐的,都没有喜新厌旧,也没有七年之痒什么的。

129600139.png-232.5kB

       新安公主反复央求母亲和孝武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定要嫁给王献之。于是,孝武帝下旨,逼王献之休妻再娶。郗道茂投奔到叔父那里,再没有了下文,关于她后来怎样,史籍中没有了记载。可以想见,一个女子,没有父亲,没有丈夫,没有女儿,被秋风扫落叶一般扫地出门,寄人篱下,一定是度日艰难。

       王献之与新安公主感情如何?从皇家对王献之的满意度来看,王献之对新安公主应该不坏。否则后来孝武帝为女儿晋陵公主选女婿时,就不会把王献之作为理想丈夫的标准了。孝武帝这样对手下说:“王敦、桓温算什么东西?一旦得势,就要干预皇家的事,选女婿就拿刘真长(也是驸马)、王子敬(王献之字子敬)做标准最好不过了!”

       王献之四十一岁时,和新安公主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神爱,神爱后来做了皇后。长期以来,他的身体很不好,一方面是他服五石散,中了重金属的毒;另一方面,是那次自虐双脚引起了后遗症,他在书法作品中说,“昼夜十三四起,所去多,又风不差,脚更肿”,“近雪寒,患面疼肿,脚中更急痛”,“脚重痛,不得转动,左脚又肿,疾候极是不佳”等。

一个风情万种的谜

129600139.png-232.5kB

        后人传说,除了这两位妻子,王献之还娶了一对姊妹花做小妾。姐姐叫桃叶,妹妹叫桃根。相传东晋时候秦淮河水阔流急,渡口拥挤,过渡口之人常落水而死,遇到刮风下雨的恶劣天气,翻船事故频频发生。桃叶桃根的娘家在河对岸,每次回娘家,姐妹俩都心里害怕。王献之为了给两位爱妾减压,专门创作了《桃叶歌》。一共三首,   

其一:   

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   

其二:   

桃叶复桃叶,桃树连桃根。相怜两乐事,独使我殷勤。   

其三: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来迎接。

       如果真有桃叶其人的话,她究竟是个怎样令人心动的女子,才能让王献之如此动情,每天都来接她呢? 有人说,每天接她纯属扯淡,王献之中年之后为足疾所苦,哪里能走得动路啊?

       后来的文人,不少是相信王献之有这段艳福的。清人张通之在《金陵四十八景题咏》“桃叶临渡”一景中写道:“桃根桃叶皆王妾,此渡名惟桃叶留。”就明白道出了桃叶、桃根姊妹俩,同为王献之的小妾。但历史学家在王献之的生平文献中,怎么也找不到这两个小妾的名字。

       桃叶与桃根,成了王献之生命中一个风情万种的谜。资料来源:新商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