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期

六朝古都南京“国际范儿”十足


       史料记载,光南朝萧梁时期,波斯使臣来到建康就有三次,分别是中大通二年、中大通五年和大同元年,每次都献上贡品、特产,包括佛牙、龙驹马、珊瑚树、琥珀、玛瑙等。波斯使者甚至带来了中国并不出产的狮子,狮子是佛教的瑞兽,这引起了笃信佛教的梁武帝的强烈兴趣。

罗马使臣在建业住了十年

       在“海丝联展”的文物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南京送展的,其中一件出自东晋象山王氏家族墓的玻璃杯引人注目。据考证,这件玻璃杯来自东晋荆州刺史、平南将军王廙墓。在当时,玻璃杯是舶来物,来自罗马、波斯等地的玻璃是钠钙玻璃,不同于后来中国制造的铅钡玻璃。东晋时期的玻璃也是稀罕物,只有王廙这样的达官显宦才有资格使用。

129818269.jpg-7.2kB

        和中国一样,罗马也是世界文明古国。在南京建都的六朝政权与罗马之间,有着怎样的交往故事呢?六朝史爱好者何正文为记者做了一番介绍。 
       何正文说,中国早在秦汉时期就和罗马有交往。“大秦”,是当时中国人对罗马帝国的称呼。据记载,六朝初期的东吴黄武五年(226年),罗马商人秦论来到武昌,拜见了东吴大帝孙权。孙权对这个高鼻梁的“老外”很是好奇,向秦论详细询问了罗马的风土人情和物产习俗,秦论一一解答。孙权迁都建业(南京)后,秦论就跟着孙权来到南京,住了将近十年。 
       秦论在建业居住期间,和东吴大臣交往密切。当他回国时,孙权赐给他男女仆役10人,并且派一名叫做刘咸的大臣相送。可惜的是,这个刘咸在送秦论回国的路途中病逝。

东罗马“海西布”受欢迎

       资料记载,东晋时,曾有蒲林国使节到达首都建康(南京)。当时,罗马帝国已经分裂成东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即拜占庭帝国。六朝人将拜占庭音译为“蒲林”,也有史料里将东罗马帝国称为“大秦”。 
       南京考古学者历年来在东晋的贵族墓葬考古中发现过玻璃杯、玻璃罐和鹦鹉螺杯,这些异域文物都被认为来自东罗马帝国,也就是“蒲林”。 
    “史料里目前找不到南朝时期蒲林国派使者到南京来通使的记载,但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却从没有中断。”何正文说,蒲林国商贾一般通过南亚的中天竺等国,和南朝进行商贸往来。从蒲林输入中国的货物中,最有名的是一种“海西布”,也就是用羊毛和亚麻混织的呢绒。其他的,如香料、琥珀等罗马帝国进口物品也受到南朝贵族欢迎。六朝人种植的水仙花,也是由东罗马传入的。

129818297.jpg-15.9kB

       聪明的蒲林商人,不仅仅给南京带来东罗马的特产,还将中亚、南亚的特色产品贩卖到中国,如珊瑚、玳瑁、珠宝等,而中国则主要向蒲林输出丝织品、铜器,江南的养蚕技术在六世纪末通过波斯传入东罗马,开创了欧洲养蚕的历史。

《职贡图》画12国使者

       据了解,在南京发现的东晋时期的玻璃制品中,除了来自东罗马帝国的,也有来自波斯萨珊王朝的。记者在“海丝联展”现场看到,南京送展文物中,没有和波斯有关的,宁波送展的文物中,则有几块当地出土的波斯瓷器残片。何正文告诉记者,其实,南京历史上和波斯也有交往,波斯是从南京延伸出去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

129818336.png-104.1kB

       波斯和中国一样,也是文明古国。魏晋时期,波斯开始与中国通使。南北朝时期,中国分为南朝、北朝两个对峙政权。波斯与北朝通使较早,关系相对密切。但到了南朝梁中大通二年(530),波斯也首次派使臣出使南朝的首都建康(南京)。 
       南朝梁元帝萧绎绘有《职贡图》,描绘了滑国、波斯、百济、龟兹、倭国、狼牙修、邓至、周古柯、呵跋檀、胡密丹、白题、末国等12个国家派到建康的使臣形象,其中就包括波斯。

波斯狮子引起梁武帝兴趣

       史料记载,光南朝萧梁时期,波斯使臣来到建康就有三次,分别是中大通二年(530)、中大通五年(533)和大同元年(535),每次都献上贡品、特产,包括佛牙、龙驹马、珊瑚树、琥珀、玛瑙等。波斯使者甚至带来了中国并不出产的狮子,狮子是佛教的瑞兽,这引起了笃信佛教的梁武帝的强烈兴趣。同样位于伊朗高原的滑国则给梁武帝献上了用波斯锦制作的锦衣。

       据介绍,中国的织锦技术早已经传入了波斯,波斯锦就吸纳了一些中国织锦技艺。 古波斯国信奉琐罗亚斯德教,也就是祆教、拜火教。南北朝时期,祆教曾传入中国,并且在中国北方产生重要影响,但目前还找不到祆教曾经传入南京的记录。

       不过,南朝人对祆教并不陌生。南朝史学家顾野王在所撰的《玉篇》中如此解释“祆”这个字:“祆,阿怜切。胡神也。”可见,南朝的南京学者对波斯祆教已有一定了解。来源:金陵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