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期


民国时南京的神秘“魔窟”


       这里是瞻园路126号,航天部南京航天管理干部学院,也是原国民政府首都宪兵司令部。民国时期,这里可是南京人谈之色变的“魔窟”——罗登贤、邓中夏、黄励、郭纲林、顾衡等烈士就是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陶铸、陈赓、丁玲和田汉等人都在这里被囚禁过。

与众不同的建筑 神秘而威严

      城南,夫子庙,熙熙攘攘的瞻园边上,有一幢风格与众不同的建筑:高大的黄色围墙,黑色的屋顶,朱红色的大门,显得威严而又神秘。 这里是瞻园路126号,航天部南京航天管理干部学院,也是原国民政府首都宪兵司令部。

     民国时期,这里可是南京人谈之色变的“魔窟”——罗登贤、邓中夏、黄励、郭纲林、顾衡等烈士就是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陶铸、陈赓、丁玲和田汉等人都在这里被囚禁过。

     随着光阴的变迁,原国民政府首都宪兵司令部的其他建筑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高大的门楼,无声地诉说着当年的血雨腥风。 
cmd-markdown-logo

训练宪兵 类似于禁卫军

       所谓宪兵,是指军队中的一个特殊部队或军种,该部队职能主要是维系军纪,约束其他军人行为举止,处理军队中的各种刑事案件,特别是军人的违反军纪事件。

      1924年,孙中山于广州就任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为警卫及纠察军纪需要成立了宪兵部队,为民国宪兵肇始。

      同年,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创设宪兵科,开始培训宪兵军官。

      1925年,国民革命军以黄埔军校第三期部分学生及随军警卫学兵连混编,正式成立宪兵连。十月,蒋介石在广州成立宪兵训练所,并将宪兵连扩编为宪兵营。

     1927年,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仿外国军事政治警察之制,训练宪兵。

     宪兵本质上是陆军的兵科,但拥有独立的指挥、人事及后勤补给系统,其地位类似于古代的禁卫军。

cmd-markdown-logo

被关押之人受非人严刑拷打

     1932年“一二八”上海抗战爆发后,蒋介石在瞻园路126号成立了首都宪兵司令部。 首都宪兵司令部由首都卫戍司令部与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宪警处合并组成,用于进行城镇战斗与维持军纪、社会秩序、抓捕异见人士。 南京宪兵司令部的组织机构很庞杂,除了宪兵司令、副司令、参谋长外,下设十三个处、三个所和一个直属科。

     警务处军法课是专门逮捕和审讯政治犯的。其中的看守所还设立了囚禁重要政治犯的“优待室”。 当时的首都宪兵司令部,可谓是全国的宪兵最高指挥机关。成立初期,便由心狠手辣的国民党中将谷正伦担任宪兵司令。

    1933年5月,时任全国互济总会主任兼党团书记的邓中夏在上海被捕,随后被关押在宪兵司令部看守所,住在11号监。几天后,他被敌人杀害在雨花台。 罗登贤、黄励、郭纲林、顾衡等烈士都在这里饱经严刑拷打,宁死不屈,最终赴雨花台英勇就义;陶铸、陈赓、何宝珍和田汉等人也都在这里被囚禁过。

   《南京人报》副总编游公也曾被关押在宪兵司令部,他在回忆录里这么描述:“宪兵司令部的牢房为全封闭式,不见天日,从不放风;电网高墙,不在话下;层层铁门,道道警戒;屋顶之上,岗哨密闭……江洋大盗飞檐走壁之徒,也插翅难飞,真可算是当时的现代化监狱了。”

张学良软禁时种下的石榴树 
cmd-markdown-logo

       西安事变中,负责护卫蒋介石宪兵第1团几乎全军覆灭。为纪念该事件,国民政府令颁12月12日“双十二”为“宪兵节”。 国民党宪兵部队在抗日战场也曾立下汗马功劳。 1937年12月,在南京保卫战中,宪兵教导第2团奋勇抗敌伤亡殆尽,宪兵副司令萧山令壮烈殉国。

      南京解放之后,原国民政府首都宪兵司令部被改为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部,对里面的建筑进行了大量的拆除改建。 “后来这里交给航天干部管理学院,经过近二十年来几次翻修,原来民国建筑的痕迹已经为数不多了。”今年90岁的航天干部管理学院退休职工侯全英告诉记者。

      航天干部管理学院内,有一栋名为“天源楼”的宾馆,据侯全英回忆,那里曾有座小楼。 “据说是关押张学良和其他政治犯的地方,地下一层还留有水牢和刑讯室的遗迹,听说水牢里的水有大半个人高,刑讯室里有老虎凳。” 在学院办公楼“天星楼”后面的停车场上,有一棵孤零零的石榴树。侯全英说,这棵树大有来头。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陪蒋介石回南京,结果一下飞机就被软禁起来,先是被送到北极阁的宋子文会馆,后来又被软禁在这里。而这棵石榴树,就是张学良在软禁期间种下的。” 侯全英说,因为有这段典故,这棵石榴树被学院的职工们保护起来,即便是后来修停车场,也没将它挪走。资料来源:周末 作者:芮天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