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期

昆曲: 百戏之祖 百戏之师


       昆曲是我国最古老的剧种之一,发源于元末明初苏州昆山的曲唱艺术体系,揉合了唱念做表、舞蹈及武术的表演艺术,现在一般亦指代其舞台形式昆剧,素有“百戏之母”的雅称。

昆曲的起源及发展

      发源于江苏太仓南码头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的昆曲(南曲)被称为“百戏之祖,百戏之师”,许多地方剧种都受到过昆剧艺术多方面的哺育和滋养。

       昆剧是中国戏曲史上具有最完整表演体系的剧种,它的基础深厚,遗产丰富,是中国汉族文化艺术高度发展的成果,在中国文学史、戏曲史、音乐史、舞蹈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129600140.png-195.5kB  

       昆曲的伴奏乐器,以曲笛为主,辅以笙、箫、唢呐、三弦、琵琶等(打击乐俱备)。昆曲的表演,也有它独特的体系、风格,它最大的特点是抒情性强、动作细腻,歌唱与舞蹈的身段结合得巧妙而和谐。在语言上,该剧种原先分南曲和北曲。南昆以苏州白话为主,北昆以大都韵白和京白为主。   

       昆山腔开始其流布区域,开始只限于苏州一带,万历年间,以苏州为中心扩展到长江以南和钱塘江以北各地,并逐渐流布到各地,万历末年还流入北京,到了清代,由于康熙喜爱昆曲,更使之流行。这样昆山腔便成为明代中叶至清代中叶影响最大的声腔剧种。   

       据学者研究称,“昆曲所代表的美学趣味虽然明显是南方的,尤其是江南地区的,但是其文化身份却并不属于一时一地,它凝聚了中国广大地区文人的美学追求以及艺术创 造。正是由于它是文人雅趣的典范,才具有极强的覆盖能力,有得到广泛传播的可能,并且在传播过程中,基本保持着它在美学上的内在的一致性。”

吕成芳:终我一生 传播昆曲

       苏州平江路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前来寻找“苏州的味道”。在平江路上的伏羲会馆,一位身着昆曲戏服的女子,裙袂飘逸,水袖翩翩,表演的同时,却穿插讲述着自己对戏文、动作和吴文化的理解,偶尔插科打诨讲些笑话,情绪到了,还常邀请台下的观众上台即兴朗诵诗词,自己弹着琵琶伴奏。

129600139.png-232.5kB

       这位女子就是草根昆曲表演者吕成芳,被冠以“昆曲清口”第一人。她用边讲边演的独特方式,将高雅的昆曲与平民化的清口融合在一起。

       多才多艺的吕成芳,不仅能将昆曲表演得淋漓尽致,同时还能唱得一嗓好评弹,弹得一手好古琴和琵琶。吕成芳告诉记者:“我会在表演时,把昆曲、古琴、评弹、琵琶、文学都综合在一起,边讲边演。”这种方式,让吕成芳赢得了全国各地的粉丝。粉丝们把她这种表演方式称为“昆曲清口”。

昆曲最紧迫的任务是传承

       昆曲是中华文明的奇迹与骄傲。从魏良辅创昆腔水磨调,梁辰鱼按昆曲的声腔格律写剧本《浣纱记》,传奇这种文学和戏剧的新体裁迅速崛起,出现了大批与昆腔音乐相得益彰的优秀剧作,将中国文学推向新的高度。昆曲为文人写作提供了新的表达方式,同时,昆曲更是舞台上的表演,尽管舞台表演规范的形成与成熟比音乐、剧本略晚,历经几代文人与艺人的共同努力,最迟至清代乾嘉年间,昆曲在表演上已经臻于完备。

129600137.png-425.7kB

       对昆曲而言,当下最急迫的任务仍然是表演艺术领域的继承,现在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也是。昆曲的衰落当然是有历史原因的,既然它是雅文化的美学追求的浓缩、代表与象征,雅文化的堕落就必然导致它走向衰落;而20世纪世界范围内的文化重心下移现象,更让昆曲几乎遭遇灭顶之灾。

       我们可以感慨这人类文化的尴尬,却必须直面摆在昆曲前路上的这无法变易的事实。但昆曲之幸,也恰恰就因为它是中国雅文化的结晶,从清末到当下,中国的文化人以坚毅的担当,肩负起拯救昆曲的重任,携手并引导艺人保持着对昆曲美学的坚守,才使昆曲的香火一脉永继,直到今天。  

       从清末到当下,昆曲传承的关键,始终在于如何将明中叶以来渐次形成的昆曲表演规范,尽可能完好地传递给下一代。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