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期

  江南与江北的历史文化差异


       江苏在习惯上分成江南江北两大块,这是以长江为界。江北又可以继续划分,分成苏中和苏北,大致是以淮河为界。很显然,它们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正是这些差异,形成了一种文化上的多样性。   

       实际上,苏南最初只是一个行政概念,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江苏分别设置了苏南行政公署和苏北行政公署。没有几年,行政公署被撤销,苏南苏北的称呼被继续沿用,它基本上也就是个地理概念,所谓苏南,意味着大家都位于长江的南部。在苏南这个称呼出现之前,更传统的叫法是江南和江北。

  鱼米之乡和江南

    “苏湖熟,天下足”,说的就是苏锡常这个区域。这个区域丰收了,饥肠辘辘的中国人就不会再挨饿。这里也是长江三角洲最富庶的黄金地段,人口密度大,因为人多地少,向来有精耕细作的传统。多少年来,苏南一直享受着“鱼米之乡”的优越,并引以为自豪,很多人更相信它与繁体字的“蘇”有关,因为在草字头下面,分别有一个“禾”和“鱼”,所谓天意合成是也。

     今天,鱼米之乡的美誉,正在成为一段逝去的历史。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彻底颠覆了苏南人引以为自豪的农耕传统。新的“苏南模式”从乡镇企业起步,经过大胆甚至有些出格的招商引资,正把这里逐渐改变成世界工厂。  经过这些年骤变,田园牧歌式的江南生活早已不复存在,农业社会正迅速向工业社会转变,苏南板块按照人口划分的城市化水平,已经超过百分之六十,正快速逼近工业化国家标准。但是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农业土地流失等等问题,将有可能困扰和影响苏南人民未来的生活质量。

cmd-markdown-logo

人祸天灾和江北

      历史上的江北曾经比江南更富裕,今天富得流油的太湖流域,当它还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沼泽时,江北的开发早已初具规模。以先天条件而论,江北的苏中和苏南一样,同属于长江三角洲,完全可以成为经济富庶地区。

     造成这种巨大差异的历史原因首先是人祸。黄河改道给苏北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横贯江苏境内的淮河原本是一条很清澈的河流,在这之前,辽阔的江淮平原很少有什么大的水灾,可是自从黄河因为人祸蛮不讲理地闯了进来,平静的一个苏北从此不得安宁。黄河在江苏境内横行了七百多年,在1855年才再次改道山东入海,它所造成生态环境恶化已经不可逆转。

cmd-markdown-logo 

      

      在人为造成祸害上,必须一提的还有明朝的“筑堤束水,以水攻沙”。这是个确保漕运的治水方针,它不仅没有丝毫改变江苏境内的黄河水患,反而使得河床越来越高,结果造成高悬在老百姓头上的黄淮之水,随时都有可能决口为灾。

      都说财富是一种积累,频繁的水患让苏北的老百姓一次次忍受巨大灾难,动不动就会倾家荡产,贫穷潦倒自然也就不可避免。水来成灾,良田顷刻间成为一片汪洋,水去了还是灾难不断,留下了大片长期不得宣泄的沼泽,结果土壤盐碱化日趋严重。  

      众所周知,盐碱地是导致苏北贫困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多少年来,徐淮盐地区不得不和盐碱地做不懈的斗争。黄河重新改道后,连年的水患并没有随着黄河离境而彻底消除,它遗留的问题一直是苏北的心病,洪泽湖对下游的严重威胁就始终存在。经过多少年几代人的综合整治,江淮之间的水患以及盐碱化趋势已经大为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