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刷新历史最高水位 南京靠什么抵御住了洪水?

要闻江苏新闻广播2020-07-28 07:19
0

2020年,江苏经历了本世纪以来的最长梅雨季。自6月10日-7月20日,江苏南京地区降水量达600毫米以上,长江南京段水位四天内四次刷新最高水位历史记录。

防汛的话题无处不在,昭示着梅雨季内的防汛压力。汛情严重,人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我们前往了南京市溧水区和鼓楼区——一个作为百里秦淮的发源地,一个是三河入江口,想了解这里的防汛情况。

01 鱼塘

溧水区因溧水河得名。北宋地理志《太平寰宇记》记载:“溧水西自溧水县界流入。”除了溧水河,这里还有大大小小的水域,从上空俯瞰,如同星星,密密麻麻地散落在这片土地上。

新淮村村民章壮生在这里承包鱼塘,已经26年了。他的鱼塘就在柘塘水泵站的边上,07年泵站建成,站长找到他,让他帮忙看看泵站,排排水,他就进站了。

今年的洪水势头凶猛。从7月6号开始,情况开始变得紧张。鱼塘上有座小桥,桥下两个涵洞,按照正常情况,鱼塘的水位低于涵洞的齐平线,接连的大暴雨下下来,鱼塘的水位迅速往上涨。章壮生有点急,“这完了”,他心里想。

章壮生在村上待了一辈子,几次大的汛情,他都经历过。98年,他和父亲各自承包了鱼塘,加起来,一共60多亩。他们家的鱼塘靠近泵站,地势低洼,洪水哗哗往里灌,鱼哗哗往外跑,章壮生的父亲站在河边叹气,章壮生那时候年轻,跳进水里,鱼往哪儿跑,他就跟着跑。那年的洪水最终淹没了鱼塘大埂,把章壮生盖在鱼塘边的小屋淹了一尺多深。

98年,还用着老式的混流泵,电机和泵体上下分离,需要灌水才能启动,皮带轮带动,还必须真空环境才能运作。操作复杂,效率低,一个星期后,水才排完。

图为老式混流泵的电机

09年,泵站已经换了新的轴承泵。雨下了一天一夜,水又漫过了田埂,淹到了鱼塘边的小房子。这年,章壮生已经进站看管水泵,他把4台新泵全部打开,三天三夜以后,水位才降下来。

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16年的汛情。开泵的第二天,水眼看着往上涨。第三天,水漫过鱼塘50公分,小房子也淹掉半米多。整个区域,千把亩稻田被淹掉,地势最低洼的地方,连个稻苗尖尖都看不到。章壮生望着白茫茫的水面叹气:“这要排到哪一天呢?”

村民们也急,干巴巴地望着,每天都有人跑来问章壮生:“怎么还没把水排完?你排没排啊?”“还不排呢?你看我这四台泵都没歇,夜里都没歇!”“那我这个田怎么还没出来呢?”

章壮生声音低下去:“快了快了!还有两天就差不多了。”

最后,四台机器排了7天7夜,才看到了稻田。

今年,章壮生最担心出现16年的情况。那三天,他几乎没合眼,一直盯着泵。

图为章壮生在泵房工作

水位一直往上,暴雨一直在下,7月6日,鱼塘的水位平了田埂。有人告诉章壮生,新泵站的应急泵要开了。7月7日,大雨中,两台新泵开始工作,章壮生的鱼塘里,水位渐渐稳住,两个小时后,雨停了,水位开始逐渐下降,一天一夜之后,水位恢复到了安全线内。章壮生彻底松了一口气:“这两台泵比我这个4台泵要厉害多了,一台泵能抵我的四台!”

02 泵站

溧水开发区水务站站长濮方向告诉我们,新泵站是去年刚开工的。16年的大水,让他觉得,建新泵站是个迫切的事情。那一年,他带着工程队24小时抢险,三天三夜不睡觉很正常。“不是这个池塘漫了,就是那个地方要倒了”。

甚至排涝站都被淹了,水淹到窗户,他们临时用蛇皮袋堆土,把窗户堵住,用小潜水泵排泵站里面的水,大泵排外面的水,保证排涝站里的机械不能淹。抢险路上,车子开在泥泞的石子路上打滑,他望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水面,觉得防汛压力巨大。

他想起4年前接触过的新泵,电脑控制,操作方便,效率也高,当时看到就觉得,“非常有必要把所有的老泵都改造掉”。汛情过后,他去找了区水务局沟通,然后就是申报材料。去年10月,在各级水务部门的合力下,新泵站开始动工。

开过春,由于疫情影响,耽误了工期。按照以往,5月底就将进入汛期。进入5月份,濮方向等人倒排时间,要求到5月29日水下作业必须达到验收标准。濮方向和他的团队每隔3-5天就去各个分队开会,把责任分解到个人,整个工程队加班加点,白天做不完的晚上做,终于在5月29日把整个水下作业完成。

7月7日,濮方向带着从供电部门租来的两个变压器,将两台新泵临时投入使用。濮方向说,三个泵站预计今年12月份全体交付验核,如果新泵站的5台泵全部投入使用,一天24小时200毫米的降水量,都可以应付。

图为溧水区三丫圩泵站的五台新泵

长江南京段水位第四次刷新历史记录的那天,章壮生的鱼塘一片平静。分开池塘的田埂,路面已经快干了,一侧的水面上,一只黑色的鸭子在水面上划来划去,看房子的狗偶尔叫两声。另一侧的池塘里,一只小渔船在水面上漂浮着,一位渔民跳进去,用瓢舀起渗进去的水,连同水面上的浮萍,呼楞呼楞直往外撒,水溅起来,像一张银色的网,不远处的水面上,映着两个涵洞的倒影。

03 闸门

溧水河一路向北流成秦淮,支流之一在鼓楼区汇入长江。在这里,清江河、惠民河(后被填埋改造为惠民大道)、长江汇集,形成Y形江汊。从外秦淮河入江口到南京长江大桥下,2.1公里的防汛路段,有22个闸口,是长江南京段闸口最多的一段。

下关街道的防汛应急值守点是7月5号建立起来的。几张桌椅,1台打印机,1台笔记本,就构成了一个简陋的办公室。我们在这里见到了城管科长潘金堂。三河入江,水情复杂,汛情以来,潘金堂一直紧张忙碌着。

7月6日,南京市启动全市防汛IV级响应,长江南京段水位达到8.75米,超警戒0.05米,潘金堂告诉我们,在此之前,下关街道的防汛路段,闸门的封堵和加固工作已经完成。

加固工作根据不同路段的闸门特点有不同的措施。南段大兴码头的钢闸门在5号之前已经封堵完毕,能够阻挡10.5米高的水位;

图源受访者

中山码头段的两道闸门采用的是枕木闸门,里面填满了黏土,填完以后再夯实,可以灵活加高;

图源受访者

最北边的滨江风光带是观光步道,早在7月6号就已经关闭入口,拉起了防洪墙,防洪墙的防堵依靠橡胶层,他们也做了加固措施,在橡胶层的内侧封堵,加固堤坝,外侧则垒起了沙袋,防水,也起到引流的作用。

图源受访者

从7月6号到7月17日,南京的防汛应急响应等级从IV级升至I级。南段大兴码头的钢闸门又加高了一次,同时在闸门迎水面再次加固堤坝,中山码头的枕木闸从3块垫到了8块,黄土也用掉了30多吨。

图为南段大兴码头,钢闸门第二次加高

图源受访者

图为中山码头加高中的枕木闸

图源受访者

潘金堂的防汛工作队伍越来越壮大:他们在社区发布了志愿者招募令,一群热心的社区居民和物业工作人员前来报名参加志愿工作,帮助他们巡检,劝退一些危险情况。7月15日开始,团省委和团区委帮他们招募的青年者陆续到位,一些劳力工作也有了支援。

图为志愿者们在装黄土

图源受访者

7月6日,志愿者在巡逻过程中发现了第一个散浸点。他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开设围堰,构建养水盆,减少水位压力差的同时,引流内网管道。

这样的措施保障了居民的生活安全。滨江风光带的步道上,一些矮一点的小树已经只剩个树冠露在水面,原来建在步道一侧的的岗亭也已经被水冲到路中央。

而防洪墙内,居民的生活一如往常。大雨之后,路面上有些微的积水,不少人来防洪墙上看水。几位志愿者穿着红色的志愿者工作服巡逻,遇到近水的小孩和来钓鱼的人,就把他们劝回去。志愿者陈锦富74岁了,依然来报名参加防汛志愿者,我问他,你家人会担心吗?他说,“不担心,我夫人也来了,刚值完班。”

雨后,志愿者在巡逻。地面干净,只有些微的积水

图源受访者

这像是一场人和自然之间的赛跑。技术的进步、管理的革新、设施的完善、意识的提升帮助人类在这场赛道上更强大,更坚韧。但无法不提及的是无数的人在其中的热忱、善良、认真和付出,正是这些一以贯之的精神,让人类在这场赛跑中,哪怕一时有落后,都永远有希望,永远有可能。

记者 | 金晶、孙昕、徐仁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v_ixin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