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中国江苏·扬子江作家周在宁开幕

图片新闻腾讯大苏网城事频道2019-11-11 11:06

(主题论坛现场)

11月10日下午,第二届“中国江苏·扬子江作家周”在南京开展了主题论坛:“文学:稳定与变化”。国际著名诗人阿多尼斯、英国作家西蒙·范·布伊、法国作家多米尼克·西戈、中国台湾作家张大春、阿来、毕飞宇、李修文担任主题演讲嘉宾,对主题作出了多元、精彩、深刻的阐释。

(阿多尼斯)

本次论坛主题的灵感来自于国际著名诗人阿多尼斯的著作《稳定与变化》,阿多尼斯谈到,传统思想文化中的稳定妨碍了前进,我们需要发现文化中曾经被边缘化的“变化”的因素,这才是其文化中真正有价值的部分。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需要自省的勇气,并重估其价值,他也非常赞赏文学对超稳定的文化结构的冲击和改变。

(张大春)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作家张大春先生认为中国文学史种种变化都是大势所趋,汉赋不得不变为诗,诗不得不变为词,词不得不变为曲,这里面就是有一个“势”的缘故,这个“势”是由多种因素组成的,“变”和“常”之间很难区分。他说:“一个伟大的天才是没有办法脱离他的那个文学体类,在他的那个当代追随着那些既定的写作方式而呈现。”

(多米尼克·西戈)

西戈女士说在法国,26个字母是不变的,变得是组合成的动态语言。她从语言的角度阐述了文学的稳定与变化。文学的稳定体现在,纸上的笔记不可撤销,人们依靠的语言是数百年来已经撰写、已经阅读的文学作品。文学的变化体现为,作家必须利用语言的歧义不断重新生成新的语言。

(阿来)

“文学虽然形式多变但支撑种种人文表达的精神和哲理性的因素都难以跳脱儒道法。”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阿来说。他认为文化再多元化,也需要一个健康的主流,否则我们会堕入价值观的空茫地带。从古至今,文学的表现形式在不断地改变,但文人墨客忧国忧民的主流思想没变,这构成了中国文学的稳定与完善。

(毕飞宇)

对著名作家毕飞宇来说,稳定与变化其实就是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他认为好的作家要有恒定的稳定的价值观,莫言《红高粱》中对爱的坚信,余华《活着》中对我们需要的是生活,不是活着的坚守,郑板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儒家价值观都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是他们恒定的价值观。而他更是认为高晓声长时间没能找到自我但敢于做出改变,修正自己是用改变坚守了一个作家的尊严。

(西蒙·范·布伊)

英国作家西蒙提到稳定与变化不仅仅关乎文学,也可以应用到从经济到心理学几乎所有人文社科领域,论其缘由就在于为了营造出虚构世界所谓的真实,会现行将真实的世界进行虚构。西蒙认为建立在稳定与变化辩证关系之上的文学是我们最大的希望,也许是唯一的希望。文学作品的阅读使个人得以缓解自然和文化之间的冲突,获得人生的稳定,同时拥有了获得“改变”的自由的最佳机会。

(李修文)

“先锋文学强烈而清晰塑造了一个时代的文学样貌,给中国文学注入了现代性。”湖北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李修文说。南京是先锋写作的大本营,因此他在稳定与变化的主题下探讨了先锋文学精神和今天生活之间的关系。他认为唯有先锋精神才能令传统起死回生,才能使我们重新感受到中国文章的浩大势能,能在今日生活里的重新被激活的可能。

(贾梦玮)

此次主题论坛由江苏省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钟山》主编贾梦玮主持,他说:“变化是为了稳定。”作为文学期刊的主编,他认为“不变”的应该是文学精神,人文立场不能变,不能丧失文学的操守,坚信语言文字独特不可替代的表现力,迎合某种意识形态、迎合市场必然是反文学的。“变”的是人的遭遇,世道人心发生了变化,旧痛新伤需要有新的表现表达。(摄影:张俊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