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明星资讯毒眸2019-04-04 07:58

从开年的《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以下简称《知否知否》)到刚刚结束的《都挺好》,正午阳光三部剧霸屏近4个月。

《大江大河》作为改革浪潮献礼剧,题材虽然厚重,不过却打破收视圈层,拥有不少90后、00后观众,收视双双破1,豆瓣上有超10万人参与点评;《知否知否》虽陷入剪辑话题,热度仍然不低,并在港台及海外地区陆续播出;《都挺好》成为2019年开年热剧,该剧不仅收视破2,还带火了苏州11家餐厅,并成为网红打卡之地,倪大红饰演的“作爹”苏大强还贡献了年度表情包之一。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作爹”苏大强

尽管好作品不断,但是正午阳光近年来也面临了不少诸如买热搜、旗下艺人粉丝之间掐架等 “互联网营销”危机。而在引进华人文化资本后,正午作品虽一直保持在优良以上,但也再难出9分以上的高分神作。

从走出山影光环到自立门户,正午阳光未来会走向何方?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正午阳光作品简史:将正剧偶像化

山影成立于1986年,是山东电视台制播分离的产物。自20世纪90年代后,山影电视剧的出口主要定位于中央电视台,坚持主旋律正剧的创作,如2001年在央视播出的《大法官》《誓言无声》,以及2003年在央视播出的《大染坊》《女子监狱》等。

上世纪90年代,山影(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参与制作的《白眉大侠》《甘十九妹》开启内地武侠时代,剧集热度颇高。后来成为正午阳光创始人的孔笙,彼时还是摄影师,而后来成为正午阳光董事长的侯鸿亮,还没有坚定要转型为制片人。

不过,那个年代山影的作品,已经成为了内地剧集制作的标杆。

2005年,孔笙导演的《闯关东》开始筹备,这是侯鸿亮“真正意义上制片的第一部作品”,李雪、孙墨龙则是本剧的摄像。“团队在这之后基本就固定了。”孔笙后来接受采访时说道。2008 年,《闯关东》做为央视开年大戏播出,平均收视率达7.68%,超过了2007年央视电视剧的收视冠军《汉武大帝》。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闯关东》

2009年,侯鸿亮团队制作的《生死线》播出,作为兰晓龙“军旅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因启用了大量颇具人气的年轻明星,如李晨、张译、廖凡等,在多篇论文中被视为山影“正剧偶像化”的一次探索,同时也吸引来了大量来自《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年轻粉丝。

侯鸿亮也因这部剧在北京扎下了根,于2009成立了山影北京分部,招揽来了电视剧发行总监李化冰,以及文学策划陆维。后来,他们也成了正午阳光核心成员。之后侯鸿亮陆续买入了《战长沙》《琅琊榜》《大江东去》《欢乐颂》《都挺好》等版权。2011年8月,孔笙、李雪、孙墨龙成立了正午阳光。此时,正午阳光还只是一家后期制作公司,在2011-2015年的山影剧集中,多以“高清视频制作”出现。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高清视频制作”正午阳光

2012年,侯鸿亮接下了《北平无战事》这个曾遭七次撤资,大家都觉得“过不了”的项目,恰巧播出的时候因赶上了反腐的关口而被力推,最终,《北平无战事》首轮播出即收回了成本。2015年,正午阳光独立后的第一个项目《伪装者》被湖南卫视作为献礼重头剧目,而正午阳光团队的第一部电视剧《琅琊榜》则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大氛围下,成为唯一一部能在卫视黄金档出现的古装剧。

这一年,《伪装者》《琅琊榜》均成为现象级爆款剧。《伪装者》播出后平均收视率为1.93%,结局收视率达到3.02%,是当年收视率最高的谍战剧。《琅琊榜》的收视成绩则一路逆袭,从收视率最低值0.52%,同时段排第10,一路逆袭至收视率最高值1.254%,同时段排第1。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琅琊榜》

这两部剧也成为正午阳光团队“正剧偶像化”的巅峰。胡歌因为这两部剧从小鲜肉转型成功,而王凯、靳东两位“老干部”也借着剧集的热度大红,成为流量比肩小鲜肉的演员。

走红后的2016年,正午阳光共播出了三部剧集,无论《欢乐颂》还是《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均收获了不错的成绩。但随后的2017年却成了正午阳光口碑饱受质疑的一年。据酷云数据显示,5月上映的《欢乐颂2》直播关注度比第一部要高,最高值突破了2%,但却拿下了正午阳光出品剧集的最低分5.3分;年底播出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以7.9分的豆瓣高分开局,8.5分收官,口碑不低,但从酷云数据来看,它的直播关注度仅有0.20%,是所有正午阳光的上星作品中数据最低的一部。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2018年,在沉寂了将近一年之后,正午阳光的剧集在年底迎来大爆发——王凯、杨烁、董子健主演的《大江大河》平均收视率达1.262,并拿下8.9分的年度豆瓣国产剧最高分;赵丽颖、冯绍峰主演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则以1.288%的平均收视率,稳坐卫视同时段剧集收视率第一;而刚结束不久的《都挺好》也拿下了平均收视破1%,最高收视率破2%的好成绩。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正午的套路与摸索

走出山影的这些年,正午阳光陆续打造了《琅琊榜》《欢乐颂》《鬼吹灯》《大江大河》《知否知否》《都挺好》等优秀作品,在电视剧行业立足扎根,与其掌门人侯鸿亮有很大关系。

正午阳光在内容生产上采用的是国内影视产业中比较少有的“制片人中心制”,侯鸿亮制片人出身,对预算控制较为精准,对内容把控也比较严谨。 “侯鸿亮作为制片人和其他制片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别的制片人都忙于融资和跑平台,侯鸿亮则主要是看剧本。侯鸿亮选择项目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剧本好不好。”宋方金对毒眸说道。

以剧本为核心开展工作,也就意味着预算会合理分配至各个生产部门,而非演员阵容上。正午阳光的演员片酬始终控制在预算的50%甚至40%以下,还因为常用半个月来搭景成为侯鸿亮口中“横店出了名的会折腾”的剧组。

在去年年底播出的《大江大河》中,正午阳光还采用了少有的顺拍模式,按照情节发展的顺序进行拍摄。多数剧组为节省开支,一般会把相同场景的戏放在一起拍。“房子在变,路也在变,一切都不停在变,美术就要不停地建,这个过程我们尽量做到顺拍,可以给美术时间不停地翻新。”孔笙解释顺拍的原因时说道。而故事格局相对较小的《知否》,剧组也前后定制了1600多件瓷器和1000余件家具。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大江大河》的布景

能让内容质量和成本控制达到了平衡,在编剧汪海林看来,也是国内其他公司所不具备的优点。“90%的剧组和公司是不知道钱该怎么花的,造成大量的浪费。”编剧汪海林对毒眸说道。无论从策划、导演、选角,还是摄像、美术、道具、剪辑来看,正午阳光都能让所有作品都达到及格线以上。“正午阳光最大的优势,就是能让它的作品都进入到优良作品评价体系的门槛。其实它有些作品并不是那么优秀,但是他们仍然做到了以制作为龙头。侯鸿亮制作人出身,是把自己的优势最大化了。”

出身于山影,正午阳光团队早期虽被烙下“擅长拍摄正剧”的烙印,不过从《琅琊榜》之后陆续推出的《他来了请闭眼》《欢乐颂》《如果蜗牛有爱情》《外科风云》《知否知否》等作品来看,正午阳光在题材筹备和人员建构上,有了比早期更大的视野和框架。“正午是组合式团队,各有所长,导演储备上来看目前是国内最强的,也使得他们可以参与多种类型创作。”编剧宋方金向毒眸谈到。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如果蜗牛有爱情》

为了绑定资源和团队,近几年以侯鸿亮为核心的正午阳光对外投资了十几家影视公司。比如东阳訸烁影视、东阳乐儒影视、东阳乐派影视等背后股东则有黄伟、简川訸、张开宙等正午新导演,而得舍影视、得空影视、锦麟影视等背后股东也有王凯、靳东、刘涛等演员,此外,在影视剧集宣发领域,正午还投资了北京百思必答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正午阳光从创作到宣发打造了一套体系,不过从其发展历程和作品表现来看,并非一帆风顺。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正午阳光及投资子公司

1、题材涉猎广泛,爱情、职场剧薄弱,“编剧要背锅”

正午这些年作品涉猎广泛,涵盖年代战争、悬疑犯罪、都市爱情、现代职场、古装言情、古装权谋等多种题材,尤其在家庭伦理、战争年代及古装权谋题材,分别有着高达9分以上的代表作——《父母爱情》(9.4分)《战长沙》(9.2分)《琅琊榜》(9.2分),但在年轻观众喜爱的言情故事、悬疑推理、职场剧中都较为薄弱。

年轻人喜欢的都市爱情、古装言情方面,正午阳光尝试的首部网剧《他来了请闭眼》,演员是同年在《花千骨》大火的霍建华以及新人小花马思纯,不过由于剧情男女主人设单薄,两位演员的演技多被吐槽,且节奏较慢,豆瓣评分仅有6.3,加上周播非黄金档期,收视率大多维持在0.6%左右;同为悬疑爱情小说的得《如果蜗牛有爱情》摒弃小情小爱,立足大的格局,不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拒绝了一些观众,被吐槽最多的就是,打着“爱情”标签,这部剧男女主爱情互动缺乏。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如果蜗牛有爱情》

此外,IP续集的品牌维护也是正午阳光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由于《欢乐颂》第一季的超高人气,第二季的广告植入数目翻倍增长,由30个增长到50个,被部分网友调侃为“广告颂”,对观看体验造成了不良影响,第二季的评分最终也跌至5.3分,成为正午阳光作品中评分最低的一部。

还有因创新的先网后台排播方式、剧情较为慢热等问题,据云合数据显示,《琅琊榜2》开播时的评分为7.9,尔后一路攀升至收官时的8.6,但电视剧市场占有率却从3%的均值,降至收官时的1.32%。

涉及特殊职业剧方面,《外科风云》在北京卫视和浙江卫视首播收视率分别为0.69%和0.53%,,未出现开门红趋势,且戏中出现“男主抓起手套就带违反无菌原则”、“女主踩着恨天高在急诊室”“院长不规范用药”等不专业的医疗操作,加上前有《人民的名义》现象级爆款衬托,作品虽维持在7.4分,但观众还是对正午的作品水平提出质疑。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外科风云》中的常识性错误被质疑

在古装言情剧《知否》中,也多次出现台词语病问题,“手上的掌上明珠”“、”我也听说一些耳闻”等也让正午阳光团队的“细节控”饱受质疑,豆瓣评分从最早的8.1分下滑到7.5分,而湖南卫视在剪辑方面的操作,也使得这部剧收视一度跌破1.0%以下。

2、离开了孔笙,新人导演“挑大梁”任重道远

从“山影出品,必属精品”、“正午出品,必属精品”到“孔笙出品,必属精品”的市场风评变化,也能看出导演孔笙在正午阳光中所起到的影响。

孔笙被公认为是“成本控制最好的导演”,孔笙在山影时是摄影师出身,拍过《甘十九妹》《孔繁森》《孔子》等剧,对镜头中的画面比例、光影效果等较为擅长,比如《琅琊榜》播出时的画面所呈现的对角线构图、三分法则、黄金螺旋等理论被广泛提及。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琅琊榜》的画面比例被广泛讨论

孔笙导演在正午阳光时期拍摄的作品也多为《父母爱情》《战长沙》《温州两家人》《大江大河》等偏向家庭伦理、年代战争等现实主义作品,不过孔笙也有尝试《琅琊榜》《欢乐颂》《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等古装权谋、现代都市、盗墓IP题材。整体来看,孔笙作品基本在优良以上,评分最低的《欢乐颂》也有7.3分。

除了孔笙,正午团队里比较突出的就是到李雪。李雪早期与孔笙合作《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等广受好评,与孔笙的职业发展路线接近,李雪也是从摄影转为导演,早年在山影参与《闯关东》《生死线》等剧拍摄,擅长用镜头捕捉情感。

不过从李雪近年来拍摄作品来看,《琅琊榜》系列和《北平无战事》与孔笙联合执导,口碑维持在8.5分以上的高水准,但独立后的李雪拍摄了《伪装者》和《外科风云》两部作品,受山影时期影响,李雪在《伪装者》这种年代题材较为擅长,但在《外科风云》这种涉及到特殊职业的当代题材上,就显得有些吃力,导演水平受特殊行业专业知识所限。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伪装者》为李雪导演作品

在偏向年轻化定位的剧集上,正午阳光还启用了张开宙、简川訸、黄伟等新人导演,比如首部网剧《他来了请闭眼》就是张开宙独立执导的第一部剧,虽与正午其他作品相比口碑落差较大,但基本维持在及格线以上,编剧汪海林也向毒眸谈到,“正午作品卖相都很好,即使有些剧情一般,但制作水平达到高水准。”

张开宙的作品镜头有电影大片的质感,在执导《如果蜗牛有爱情》《知否知否》时,张开宙明显熟练了很多,不过张开宙所广为涉猎的都市爱情、古装言情仍是 “正午的短板”,其在独立执导前与孔笙联合执导的《战长沙》是其拍摄中最高作品,豆瓣评分9.2。

导演简川訸与张开宙存在相似的瓶颈,离开了孔笙,其独立拍摄作品水准就下滑许多。比如《欢乐颂》虽是正午尝试的新类型题材,有孔笙执导,这部作品还能维持在7.3分的评价,到了《欢乐颂2》简川訸独立执导时,口碑跌到了5.3,其执导的《都挺好》虽然成为开年爆款,不过还被官媒点名批评:过度“贩恶”,是为了爽而爽。《都挺好》还被贴上了“剧集界咪蒙”的标签,对正午来说被这样点名还是少见。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都挺好》还被贴上了“剧集界咪蒙”的标签

其实张开宙、简川訸等新人导演制作水准保持了正午的优良传统,最大的薄弱环节还是在题材类型上的突破和年轻化定位上的表达,其实孔笙、李雪这些正午老导演也存在类似问题,不过毕竟经验资历相对丰富所呈现的问题会相对少些。

3、从绑定艺人到砍掉艺人经纪板块

正午阳光喜欢与熟悉的演员艺人合作,从王凯、靳东、刘涛、刘敏涛、刘奕君、张棪琰等艺人合作次数来看就能看出,而这些演员艺人早期也多投在正午阳光旗下。2016年,正午阳光还与王凯、靳东、刘涛等艺人联合成立了得舍影视、得空影视、锦鳞影视等艺人公司。

《伪装者》《琅琊榜》之后,正午与王凯、靳东、刘涛等又合作了《欢乐颂》系列、《鬼吹灯之精城古绝》《外科风云》《大江大河》等作品,虽然在人物角色塑造上,演员有着不错的可塑性,但难免落入“角色重复”“、“视觉疲劳””等瓶颈,比如靳东曾因为一年多部剧霸屏,虽演技不错却因角色上类似而被金星吐槽。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金星吐槽靳东角色雷同

而且,正午阳光在艺人规划板块相当薄弱,王凯、靳东等属于剧火自带资源,刘敏涛、刘奕君等其他演员属于“角色火”的状态,资源除了正午所能提供,外部资源较为有限,这几年因为《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等才有了更多曝光机会。出身正午的新人演员乔欣虽在《欢乐颂》系列有了“关关”代表角色,但离开正午选择壹心娱乐后,也依然没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虽然立人设炒作不被可取,但正午对自己的演员定位发展明显有些“佛系”。

同时正午阳光也不擅长处理艺人风波事件,尤其在粉丝撕CP上,合作的艺人王凯、靳东两家粉丝就拒绝捆绑,而早前王凯、胡歌家粉丝也是互相嫌弃,制作人侯亮还曾被卷入粉丝对撕风波。

2017年,侯鸿亮带着团队到好莱坞公司参观之后,决定聚焦内容生产,砍掉了艺人经纪板块。“在木桶理论中,最短的木桶决定公司的形态,但我觉得长板才决定一家公司在市场的位置。我们的长板就是内容,正午阳光所有的一切都聚焦在内容上。”

且为了避免观众审美疲劳,正午也开始尝试与“正午系”外的演员合作,比如《鬼吹灯》里的陈乔恩、《外科风云》里的白百何、《知否知否》里的赵丽颖和冯绍峰、《都挺好》里的姚晨等。其实正午阳光最早作品在上也与其他演员保持合作,比如《战长沙》《他来了请闭眼》的霍建华、杨紫、马思纯,《琅琊榜》里的胡歌,只不过趋势由主动寻求合作,变成了一线流量演员主动寻求与正午合作。

4、内容与资本的博弈

主线业务重新回到内容上后,正午阳光的剧集收益一直不错。比如《欢乐颂2》单广告植入就达51家,业内曾估算单这笔收入就高达4900万元,版权收入被媒体预估与《都挺好》持平,高达5亿元。《知否知否》古装言情剧也颇受港台和海外观众追捧,版权也销售到了海外。在东阳市政府发布的2018年度纳税企业大户中,在影视领域,正午阳光仅次于华谊兄弟,纳税突破亿元。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正午阳光仅次于华谊兄弟,纳税突破亿元

而单论内容,正午阳光几乎没有囤积作品,侯鸿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自己在山影集团运作项目没有赔过钱”。当初在山影上市问题上,他也谈到,“上市可以,但不能增加我的产量。”还表示,通过项目就能完成上市公司交代的业绩指标。

2016年,正午阳光引进了华人文化,到了2017年,正午阳光估值已经达到90亿元,估值甚至超过老东家山影集团、嘉行传媒、新丽传媒(同期估值分别在40亿元、50亿元、30亿元)。正午阳光也被媒体报道过有上市的打算,同行中,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嘉行传媒这两年一直在积极寻求IPO上市,不过大多因为业绩的可持续增长受到证监会质疑,开心麻花更是最近发布公告宣布“终止挂牌”,原因则是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公司运营成本。

侯鸿亮曾表示,“正午阳光希望走一条不同道路,以内容为驱动,吸引资本,带动公司整体上升。”不过完成融资后,正午阳光这两年在制作上变得有些“匆忙”了,《欢乐颂》《大江大河》《知否知否》等IP剧变多了,虽然资本引进比较少,但广告植入的增多一度让《欢乐颂2》沦为“广告颂”。

都挺好》之后 正午的“阳光”路怎么走

广告植入的增多一度让《欢乐颂2》沦为“广告颂”

在作品制作节奏上,正午早期基本是一年1~3部左右,而随着资本介入和团队的扩充,正午阳光产量也开始增加,有一年甚至有《外科风云》《欢乐颂2》《琅琊榜2》《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如果蜗牛有爱情》等6部剧开机。而作品口碑相较之前也“参差不齐”,且再难现高于9分作品,《欢乐颂2》更是跌破及格线之下。

“很多公司有资本介入或者上市后,需要做管理、架构、工作室等,作品质量也难以保证。一个公司能否做大,靠的是运营管理能力,正午阳光的未来发展要看侯鸿亮是向优秀项目经理发展,还是运营高手经营。”知名文化科技投资人曹海涛向毒眸谈到,他认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能永远做大,影视行业属于轻资产,是靠人去做的一项事业,而正午阳光能否走得长远,也取决于正午团队能否继续保持“内容”的初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