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2015年6月20日下午2点左右,南京友谊河路、石杨路路口发生多车相撞恶性交通事故,2人当场死亡,1人受伤。

2015年9月,南京交警部门发布消息,称肇事司机王季进经过司法鉴定,显示“其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这场车祸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但始终没有一个定性。近日,政法大学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对肇事者进行了第二次精神鉴定。

受害者家属:接受结果,不会再进行第三次鉴定

2月28日下午,“6.20石杨路宝马车祸案”的受害者家属,向南京十八频道《标点》新闻的记者提供了一份由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关于肇事者王季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认为:尽管王季进在案发当时违法行为受到精神病状态的影响,辨认能力、控制能力有所削弱,但尚未完全丧失。

该报告最终的鉴定意见为:王季进在案发前、案发当时处于精神病状态,被鉴定人王季进2015年6月20日实施违法行为时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肇事者王季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南京宝马案肇事者二次鉴定仍为精神病 受害者家属接受

对于此次鉴定报告,受害者双方家属均表示接受,不会再进行第三次的鉴定。

(男方死者)薛某的父亲薛玉祥:

(对这个结果能接受吗)不是接受不接受,再搞第三份也是一样,不接受也接受了,毕竟事情已经快两年时间了,再搞还是拖延时间,没必要,就是这么回事,因为这份报告单位已经够权威了。

(女方死者)佳佳的丈夫马先生:

只要是由专业人士鉴定出来的,不相信也得相信,客观事实放在这边(会做第三次吗)不会做了,因为我爱人她妈妈觉得拖的时间太长,接受不了,每次法院来电话干嘛的,对她产生伤害,想起那些事情(什么时候开庭呢)应该在3月份。

2月28日上午,记者在止马营社区医院看到了受害者薛某的父亲。他身着一身黑色的服装,在人群中并不显眼,从挂号到取药的这段时间里,他对医院取药的整个流程都很熟悉,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男方死者)薛某的父亲薛玉祥:

给我父亲拿药(父亲怎么了)癌症,家里面全是病人,家里面父亲有癌症,母亲不行,我也有病,一家三人全是病号。

受害者薛某的父亲在和记者的交流中,眼眶一直是湿润着的。他告诉记者,事发过去一年多了,原本以为时间能够冲淡悲伤,但是越是在节假日,悲伤越是难以控制。

律师:肇事者依然要承担刑事责任

在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报告中提到,王季进在实施违法行为时,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律师表示,王季进在案发时虽然处于精神病状态,但尚未完全丧失,这也就意味着,肇事者王季进还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江苏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在我国刑法刑事责任能力划分为3种,第一种是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第二种无刑事责任能力,也就是你干什么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属于中间一种叫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如果犯罪嫌疑人在案发时处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情况下,根据刑法规定,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对他的处罚。

律师认为,无论检察院最终是以“危害公共安全罪”或“交通肇事罪”追究王季进的刑事责任,这份报告都会为他减轻处罚。同时,王季进还要对受害者家属承担民事责任。

江苏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这个鉴定意见在本案中是比较关键,最后能够影响到量刑比较关键的证据,结合本案所有的证据最后做出定罪量刑。这种鉴定报告一般来讲,直接可以在法庭上适用,排除法官的合理怀疑。民事责任领域不会因为刑事司法鉴定来免除民事责任,该赔偿的还是要赔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精神病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wyjsnews02]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