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史】反兴奋剂战争:老鼠永远跑在前面

原创栏目腾讯大苏网文化频道2016-08-08 15:41
0
加载中...

奥运会期间澳大利亚游泳选手霍顿讽刺孙杨是“兴奋剂选手”,实际上官方此前已认定为误服。现在兴奋剂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然而追溯历史,事实并不简单。

运动员曾以使用兴奋剂为荣

最早登上现代体育舞台的兴奋剂是鸦片,英国传统的耐力赛跑则是现代体育使用兴奋剂的源头。1807年,参赛者亚伯拉罕·伍德声称自己使用了鸦片酊才保持24小时清醒,击败了其他选手。在那个时代使用药物参赛并不是不光彩的事情,而是一种新的“科学”方法,伍德的经验迅速得到推广。1877年,英国耐力赛的夺冠成绩达到了500英里。一年后提高到520英里,即近840公里,冠军连续奔跑了138小时。1896年现代奥林匹克在雅典拉开帷幕,同样吸引了兴奋剂的参与。

冷战催生兴奋剂大跃进

兴奋剂的第二次大发展出现在冷战期间。1954年越南举办了一场举重比赛。一位苏联生理学家醉酒后向美国运动医学专家约翰·齐格勒透露了秘密,他们给运动员使用睾酮。恰逢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各个领域展开了针锋相对的竞争,体育是最直截了当的方式之一。冷战期间最大规模的是近年曝光的前东兴奋剂项目,约1万名运动员服用兴奋剂,许多运动员不知情,东德在奥运会上成绩井喷,有运动员因此变性甚至死亡。

1988年汉城奥运会成反兴奋剂转折点

1968年,国际奥委会开始在第十九届奥运会中开展兴奋剂检测,1988年汉城奥运会成为反兴奋剂进程中的一个转折点。男子百米飞人大战中加拿大人本·约翰逊一举击败卡尔·刘易斯,以9秒79的成绩打破尘封多年的100米世界记录。不过他的金牌仅仅在脖子上挂了数小时就被宣布查出服用禁药“康力龙”(Stanozolol)。此事推动兴奋剂检测技术取得巨大进步。而那位当年的受害者卡尔刘易斯也不清白,2003年他承认在汉城奥运会之前服用过违禁药物。

奥运会与兴奋剂的对决:没有尽头的战争

1999年11月10日,在国际奥委会的组织领导下,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瑞士洛桑成立。然而,即使到今天,兴奋剂的检查技术仍然跑在兴奋剂的后面。甚至有句话说“查得出就是兴奋剂,查不出就是高科技”。很多兴奋剂在被运动员使用之前是用来治疗疾病的物质。因此,检测人员很难甚至说不可能完全预知,哪种物质会被选择成为兴奋剂。与兴奋剂使用相比,兴奋剂检测往往表现出时间上的滞后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_tytli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