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初创公司为募资不择手段 造雷人“盈利”概念

科技初创公司为募资不择手段 造雷人“盈利”概念

国外媒体周日发表分析文章称,在投资人日益变得谨慎、开始关注科技初创公司的盈利能力而非前景之后,此类公司创造出了各种雷人的“盈利”概念,希望能够在困难的融资环境中募集到新资金生存下来。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去年9月,外卖订餐服务SpoonRocket已经花光了所有募集到的资金。这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们,起初曾向投资人提出了激进的扩张计划,以及对高成长业务的承诺。但是在这家公司去年年初开始进军圣迭戈和西雅图市场之后,融资环境突然发生了转变。风险投资人开始关心企业的盈利能力,而不是成长空间。

仅仅几个月之后,SpoonRocket便退出了新市场,并把注意力集中到改进业务的盈利能力。SpoonRocket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安森·崔(Anson Tsui)表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就像是‘让我们获得利润’;让我们展示公司已经开始赚钱。”

按照常规的定义,SpoonRocket的努力并未让公司实现盈利。但是这家初创公司认为,该公司的业务“已实现正边际收益,”这也就意味着SpoonRocket出售的商品--即交付给用户的饭菜--所花费的包括制作、配送和销售的成本,已经降至售价之下。

安森·崔表示,SpoonRocket的定义包括了食物成本、快递员工资、餐具成本、食品耗材、配送中心租金和特定的营销费用。它并不包括客服、核心员工、办公场地租赁和对司机的租赁费用等成本。他表示,排除上述成本之后,SpoonRocket每单能够收获0.50美元至1美元的“边际收益”。SpoonRocket的联合创始人曾筹划向投资人吹嘘业务取得的进展。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是:“天啊!你们这帮人花了1300万美元,却每单只能获得1美元收益?”SpoonRocket在今年3月关闭了服务,并把部分资产出售给了一家巴西的外卖订餐服务公司。

在共享经济初创公司2014年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巨额投资之后,投资人已开始缩减对此类公司的投资。市场调研公司CB Insights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两个季度中,这个新兴产业的竞争正变得愈发激烈。为向产生怀疑风险投资人、求职人员、及潜在商业合作伙伴介绍行业健康的业务模式,共享经济初创公司已开始使用各种方式,兜售他们将如何或已经实现盈利的故事。

打车应用Uber已表示,该公司今年第一季度已在美国和加拿大实现盈利。美国另外一家打车应用公司Lyft表示,“该公司正在清晰、明确的盈利之路上。”众包物流平台Postmates称,该公司将会在2017年年底之前实现盈利;外卖送餐公司DoorDash称在一些市场已经“现金流转正”;跑腿网站TaskRabbit表示,该公司将会在今年年底“实现盈利”;Airbnb称“实现盈利的时间不会太长”;杂货生鲜配送商Instacart“毛利润已实现盈利”;代客泊车应用Luxe Valet部分市场即将实现盈利。

即便是在已上市的科技公司正越来越多的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申报财报的情况下,科技初创公司仍在越来越多的使用一些非常规的金融数据。迫于监管部门和投资人的压力,亚马逊和Facebook最近就开始把股权奖励支出计入到公司业绩当中。不过依然处于亏损中的LinkedIn和Twitter,仍在强调着排除了股权奖励支出的财务数据。

当Uber声称自己盈利时,这家公司仅仅是没有考虑授予员工的股权奖励、利息以及税款等诸多支出因素。这家公司在美国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Lyft,则拒绝详细描述“通向盈利之路”的声明,这也让市场质疑这家公司将如何、以及何时能够达到目的地。Airbnb同样也拒绝对公司高管关于盈利的评论提供相关信息。TaskRabbit表示,“实现盈利”意味着公司的利润将会转正,但未标明是否把股权奖励支出和税款等支出加入到了公司支出当中。Postmates则表示,该公司的盈利计算公式并不含税。

多家初创公司按照市场来披露财务数据,来展示公司业务在特定城市或国家已经济成熟,但是在计算标准上却又千姿百态,各有不同。Instacart今年2月曾向彭博社表示,该公司在其最大的市场已经实现盈利,且40%的业务已经盈利。但是这家公司后来又证实,它是指毛利润实现盈利,这一数据通常只限于直接成本。Instacart的成本当中并未计入客服、核心员工、办公场地租赁和对司机的租赁费用等成本。Instacart还表示,该公司所有市场的毛利润均已盈利。

虽然Luxe Valet表示已在部分城市实现盈利,但并未透露这些城市的名称。这家公司同样以毛利润来定义盈利,并未包括主要的运营支出。DoorDash则表示,该公司的现金流转正目前只限定在“最早期的市场”,虽然包括了客服、区域员工的工资,但并未包括主要租赁和运营支出。

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合伙人、Uber早期资助者比尔·柯尔利(Bill Gurley)表示,企业关注他们支出的动机值得庆贺,但投资人应当提防私有公司提供的此类财务数据。他说,“很明显,科技初创公司已经感受到了压力。所有人曾都抱有一种心态,‘成为私有公司太好了!我不需要申报财务数据。’但如今他们正争先恐后的提供部分的财务数据,向市场清晰的标明:我们已经做出了改变。”

在如今融资环境趋近的市场氛围下,拥有可持续的业务光环,能够增加企业募集到资金的可能性,旧金山初创公司Zirx创始人希恩·贝尔(Sean Behr)表示。贝尔的公司此前提供了分享经济的特快洗衣服务,但在意识到无法持续经营之后,这家公司已转变了方向。贝尔表示,Zirx将会在本月首次实现毛利润转正。

他说,“你能够永远说,‘排除X因素以外,我们已经处于盈利之中。但是无论如何表述盈利方式,只要银行账户中的存款比创办之初减少,就证明公司还没有真正意义的实现盈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v_ddca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