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婴儿缺氧神经受损 亲身父亲不告而别

结婚资讯金羊网-新快报 2016-03-24 11:17
0

新生婴儿缺氧神经受损 亲身父亲不告而别

半生飘零,王双妹常感世事无常,命运弄人。年幼时,父亲抛下一家人只身远离,留下王双妹三姐弟与母亲相依为命。两年前,她又遭遇家庭裂变,与丈夫离婚。阴差阳错结识新男友并于今年2月底诞下宝宝时,双妹以为幸福终于来敲门,孰料剖宫产后的急性肝衰竭使她昏迷七日。醒来,方知小宝宝因脑缺氧导致脑神经受损,男友在得知母子情况危急时不告而别,至今未曾露面。“我不会再找他,已经死心。”她说,母子俩现已脱离生命危险,但医院8万多元欠账和接下来的一系列治疗费用,她已无力筹借。

父亲离家单亲妈妈养大子女

王双妹今年38岁,是广东省龙门县永汉镇虎头坪村人。在她记忆里,父亲并未留下多少痕迹,“我读小学时他就走了,留下我和姐姐、弟弟,靠妈妈种地养活。”王双妹在小学五年级时辍学,小小年纪就到县城小餐厅做了服务员,而姐姐比她读书更少,早她两年便外出当了“童工”。“姐弟三个都没能读到初中。妈妈没能力供我们,她能让我们吃饱穿暖就不容易了。”艰辛的日子并未因姐妹俩外出打工而改变,两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不可能赚到足够养家的工钱。

2010年,双妹的妈妈因过分操劳患上脑动脉瘤,三个孩子东拼西凑,拿出所有积蓄仍不够支付医疗费。为了救妈妈,他们四处借钱,背一身债务帮老人完成手术。“借的钱到现在都没还清,也怪我自己事儿太多。”双妹告诉新快报记者,成人后,她漂到广州增城,做过饭店服务员,也卖过早餐,直到2012年结婚后,与丈夫一起打理小生意。婚后的日子不算殷实,却也衣食无忧,双妹很满足,“当时就想勤苦干,多攒点钱,把账还了。”

曾因不育离婚又因生子遭弃

2014年4月,王双妹确诊子宫肌瘤,在医生的建议下进行了微创手术。双妹说,这件事让一直求子不得的丈夫开始怀疑她不能生育,夫妻关系出现裂痕。不久,沉浸在悲痛中的她发现丈夫在外重组新家庭。2014年12月,双方最终选择离婚,结束这段不幸的婚姻。

上帝为你关闭一扇门,但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离异后的王双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现任男友,两人感情发展稳定。2015年6月,王双妹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对于这场美丽的意外,双妹欣喜万分,“等了十多年等不到,没想到突然就有了。”她感受着小生命在腹中的成长,期待与他(她)相见的一刻。

2016年2月29日清晨,王双妹羊水破裂被男友送入增城人民医院分娩。由于情况严重,当天下午转至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王双妹剖腹产下一名男婴,自己却因急性肝衰竭陷入昏迷。“7天后才清醒过来,BB的爸爸已经不见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上次婚姻因不育而结束,今次情缘,却因产子而了结。

弟媳预支一年工资维持治疗

最糟糕的事情并不是男友的不告而别。双妹从闻讯赶来的亲人口中得知,自己生下的是个男孩,但因缺氧导致脑神经受损,情况非常危急。

“我在ICU病房昏迷了7天,孩子也一直在抢救。”得知男友是在她昏迷第二天“失踪”的,双妹痛心不已,她想了又想,认定对方最怕的并不一定是无钱支付医院费用,“他没有钱,但我住院当天,他也在努力借钱。”双妹说,一定是宝宝可能留有后遗症的消息吓坏了男友,“他不想被拖累”。

双妹试图追问,却无法与男友取得联系,对方或不接电话,或干脆关机。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双妹心灰意冷,“他能在我和孩子最危难的时候离开,哪里还有情分?我不会找他了,即使找到,再回来也没有意义。”双妹给儿子起名“云浩”,她希望儿子能恢复健康,像雏鹰一样飞到浩荡云端。

3月20日下午,小云浩情况有所好转,被王双妹的姐姐接回老家龙门。“医生说孩子将来要到脑神经外科检查,费用比较高昂,让我提前做准备。”双妹诺诺点头,心里却毫无主张。“医院还有8万多元的欠账,加上以后的治疗费,我想都不敢想。”但她坚定地说,无论怎样,BB是上天给她的礼物,即使有后遗症,也要好好养大他。

双妹告诉新快报记者,住院期间母子俩花费超过16万元,大多是姐姐和弟弟向亲戚朋友借的钱,尤其是她的弟媳,为救双妹与云浩,甚至预支了一年工资。

公益资讯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文图: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李斯璐 实习生 詹妙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wywed]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