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男子被自己兄弟捅死 只为女人间悄悄话

扬子晚报网3月18日讯 平日里扛枪带刀“放波”讨债,时不时还来一点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悍名远播常使人闻之色变。但在死亡面前,再凶悍的肉体都变得毫无意义。昨天,南京中院审理了这样一起故意杀人案件。该案的受害人张亢,为了两个女人一句悄悄话火冒三丈,和自己的“兄弟”于元龙发生冲突,结果被实力远逊于自己的于元龙几刀之下致于死地。法庭上,张亢的父母对于元龙提出了200余万元的赔偿请求,并要求对于元龙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案件没有当庭判决,将择日宣判。

女人间一句悄悄话让他火冒三丈

南京检方指控,2015年10月23日,张亢和于元龙在南京市溧水区一茶社打斗,打斗中,于元龙掏出匕首,对着张亢的颈部和胸腹部猛刺,导致张亢死亡。检方认为,于元龙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那么,张亢和于元龙为何要打斗呢?其实,这两人并无深仇大恨,平时还是可以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朋友。以于元龙的说法,自己的儿子过一周岁生日时,张亢还到场出份子祝贺,双方多有礼节上的往来。这次打斗的发生,原因在于两个女人之间的悄悄话。

原来,张亢和于元龙虽然都有家室妻儿,但在外面都各有一个女朋友。张亢的女友叫王小珍,于元龙的女友叫刘慧,王小珍和刘慧是闺蜜。有一天,刘慧告诉王小珍,张亢和某某女人的关系不一般。王小珍也是可笑,张亢本就是浮浪之人,她自己和张亢的关系本就不明不白,张亢再有别的女人,本也是情理中的事,她却偏要去问张亢。而张亢更加可笑,这种事,对他而言本不算事,他却火冒三丈当了真,非要让王小珍和刘慧当面对质。而刘慧又是于元龙的女友,大家都是兄弟,这种事当然要当着兄弟的面讲清楚,不能不顾兄弟的面子,所以,去年10月22日,张亢打电话给于元龙,让他把刘慧带上,大家见面谈个事。

见面后和“兄弟”女友打成一团

于元龙说,当时,他根本不知道刘慧和张亢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想知道,更不想掺和进去。事关自己女友,怎么不想掺和呢?于元龙在法庭上说,自己是有家庭的人,怕老婆知道了丢人。但是,张亢接连不断地发短信给他,他只好答应第二天去参加一下。于是,10月23日,他开车带着刘慧,在溧水一家超市门口和张亢见面了。张亢打电话喊“小弟”赵明月过来,让赵明月看住刘慧,自己去喊王小珍。“我老婆是做微商的,朋友圈里朋友非常多,我担心有人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拍照发朋友圈被我老婆看到不好,就提议到旁边一个茶社去坐坐。”于元龙说,王小珍来了之后,他们就去了茶社包间。

到了包间里,于元龙觉得这是他们熟人内部的事情,赵明月他根本不认识,让一个陌生人在现场看着有点别扭,就请赵明月先出去一下。没想到,张亢却命令赵明月呆着别动。“说吧,我有别的女人的事情到底是谁说的,你们谁先联系的谁。”张亢让王小珍和刘慧对质。刘王两人互相推,刘说是王先打电话问她,她才说的,而王却说是刘打电话给她,她没接到,回过去之后,刘告诉她的。至此,张亢认定刘慧在骗他,抓起茶杯就砸刘慧,刘慧也不是好惹的,和张亢厮打在了一起。

“兄弟”为护女友出刀将他捅死

之前一直稀里糊涂的于元龙直到此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上去拉住张亢,同时用身体护住刘慧。一直在旁的赵明月见状,便上去踹刘慧。于元龙一见刘慧挨打,赶紧又放开张亢去阻拦赵明月,但刚放手,张亢又和刘慧打了起来,于元龙苦于分身乏术,只好又放开赵明月,返身抱住张亢。张亢比于元龙要强悍得多,一下子就把于元龙压在沙发上,于元龙是侧身,张亢是正面,于元龙一时被压得动弹不得。“他就拿起不知道是茶杯还是烟灰缸的东西砸我的头,我只好用左手护头,然后右手伸到裤子口袋里掏匕首,对着他就捅了几下,具体捅了几下,捅了什么地方,我完全没感觉。”

于元龙说,捅完后,张亢从他身上爬了起来,说,“他手里有东西,赶快报警。”说着就用手掀开衣服,于元龙一看,张亢的肚子上血直冒,又听到张亢喊报警,吓得拉起刘慧就冲出茶社。“我知道事情搞大了。”于元龙说,他和刘慧跑出去一段后,觉得跑肯定是跑不掉,就去永阳派出所投案自首了。而那边厢,张亢浑身是血躺在王小珍的怀里,生命正像水一样迅速流逝。不一会儿,溧水当地医院的急救车赶到茶社,将张亢送到医院抢救。但是,当地医疗条件有限,没有办法处理伤情,便又将张亢送往南京军区总医院。但经过两天抢救,张亢仍于10月25日不幸死亡。

检方认为构成故意杀人建议按律处罚

根据南京警方的鉴定,张亢是被锐器伤及肝脏引起大出血,同时因颈总动脉受伤,引起外伤性血栓,继而引发脑部供血不足,引起脑梗,脑疝形成而死亡。之后,于元龙被以故意伤害刑拘,但南京检方认为,于元龙的行为是故意杀人,遂以故意杀人对其提起公诉。对此,于元龙称,自己真没想杀张亢。自己的刀平时是放在车上削水果用的,当天之所以带在身上,是因为张亢平时名声在外,人人都知道他在溧水很厉害,不好惹, “放波”(放高利贷),带着砍刀收债,还扛着枪到山上打鸟打兔子,经常被公安处理,他带刀是为了防备张亢,并没想杀他。于元龙的辩护人则称,根据他调取的证据,张亢曾经5次被公安机关处罚过,事由分别是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持有枪支等等,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对于这样一个人,于元龙带刀是情理之中的事,是一种本能反应,但于元龙事先并没有任何杀人故意,而且张亢在事发过程中也有过错,于元龙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而非故意杀人。

对此,公诉人认为,刑法上的故意杀人,并非仅指事先有预谋。如果明知道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死亡,而故意采取或者放任这种行为发生,同样构成故意杀人。于元龙曾在2008年因故意伤害被判刑三年缓刑四年,他不可能不知道用刀捅人可能致人死亡,而他仍然这么干,最终张亢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公诉人认为,于元龙在案发后能主动投案,构成自首,可以从轻处罚,建议法院按照法律规定处以相应的刑罚。刑事部分的审理结束后,进行了附带民事部分的审理,张亢的父母提起了200余万元的索赔,并要求判处于元龙死刑立即执行。于元龙表示,自己对不起受害人父母和家庭,也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和家庭。自己没钱赔,父母也没钱赔,只能让父母努力能赔多少赔多少,自己如果能有命出来,将来当牛做马也要偿还。案件没有当庭判决,将择日宣判。(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wyjsnews05]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