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斤葡萄难出岛 南京“最美江岛人”犯愁

8000斤葡萄难出岛 南京“最美江岛人”犯愁

丁春云照顾80多岁的养母和智障姐姐,不离不弃撑起这个家。但她发愁的是,家里的葡萄熟了,却无法拉出去卖。 本报记者 崔晓摄

照顾患病养母、姐姐不离不弃,如今陷困境亟需帮助——

8000斤葡萄难出岛 “最美江岛人”犯愁

南报网讯 (记者 陈曦 马立 张希 通讯员 徐凌 杨娟)这是江心洲上一个特困家庭的故事。40多年前,年仅5岁的丁春云被养母一家收养。40多年后,养母小脑萎缩、养母的亲生女儿身患顽疾,两人生活均不能自理,丁春云默默地挑起了家庭重任。“你养我小,我养你老。”这个淳朴农妇讲出的是最朴素的做人道理。记者了解到,因为孝顺,被称之为“最美江岛人”的丁春云近日遇到了麻烦,由于照顾病人家里离不开人,地里的近万斤葡萄缺乏销售渠道,陷入难出岛不好销的窘境。

本月18日,记者驱车来到江心洲,一路向南到洲头,在一座挂着“棋杆36号”门牌的老宅里见到了身材干瘦的丁春云。老宅灰顶平房,已有30多年的历史,其间只在2010年前后因漏雨翻修过一次屋顶。环顾四周,落满灰尘的日光灯、空无一物的铁皮柜子,老式座钟滴滴答答走着……堂屋陈设停留在上个世纪。

柜子上方的墙上挂着张黑白照片。丁春云说:“我父亲2011年去世,从那之后我母亲越来越健忘。”丁春云口中的母亲,就是她的养母谢金龙。老太太今年83岁,2012年,因骑三轮车摔跤,脑部淤血住院,2014年因股骨摔坏又再次住院,前后花费近8万元。这几年因为小脑萎缩,老人越来越糊涂,但热情的为人却没有改变,在一旁非要张罗着给记者倒水,叨唠着要下地剪葡萄。

“我妈年轻时特别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但这几年头脑越来越不清楚,去年还能做做饭,到了今年,明明早上才吃过早饭,又吵着要烧早饭;地里的茄子一会就去揪几个,完全记不得之前才摘过。老太太心好,总想帮忙,但经常变成了添乱,有次差点把厨房烧着了,我一刻都不敢离开她。”丁春云说。

宅子右侧,是丁春云养母和其亲生女儿的房间。大姐生下来就被诊断为痴呆,60多岁的人智商却和3岁孩子一般,不会说话,吃饭要喂。记者走进房间,看到她躺在一张简陋的架子床上,里侧的护栏因为老旧已经散架,凉席上有七八块白粗色补丁,身上盖的薄被也磨出了毛边。对于外界的造访,她毫无反应。“她们是我的亲人,母亲从小养我,现在我养她老,吃点苦不算什么。”丁春云说。

记者了解到,丁春云家的收入来源有两块,一块是丈夫做保安挣的工资,每月1000多元,另一块是3亩葡萄地,种着夏黑、金手指、青香蕉等10多个品种。因为丈夫每天上班前要到地里抢点农活,两口子一般清晨4点多就起床了。虽然生活不易,但两人的儿子挺争气,目前在南京一所知名高校读研究生。孩子让丁春云觉得日子有盼头:“日子总要过的,一切都会好的。”

“下地干活,两个病人我一般带一个,家里放一个。如果把妈带到地头,就要把大姐锁在房间里,怕她乱跑。大姐不会自理,常常把屎尿弄在身上,都是我给她收拾。”说这些,丁春云保持着平静的微笑,这已然是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跟着丁春云走进葡萄园,立秋后的下午天气依旧炎热。记者不时蹲下查看葡萄的成熟度,不一会儿额头就是一层细密的汗珠。可以想象,在7月份的酷暑下,在冒着热气的地里浇水、打药、修枝、采摘……暴晒五六个小时的滋味并不好受。不过这些苦,丁春云并不觉得什么,唯一让她生气的是,前两天有人晚上进园子,偷了她家两棵树上的葡萄。

采摘下葡萄,丁春云家也在树荫下摆了个摊,等待顾客上门。由于江心洲这几年拆迁,游客骤减,几年前车水马龙的场景早已不见,丁春云说有时候一天都等不到买家。“我家今年葡萄产量近1万斤,现在才卖了1000多斤,还有8000斤愁销路。家里离不开人,也没法拉出去卖。” 记者尝了尝,夏黑、青苹果……葡萄的品质其实挺不错,糖分很足。

如果读者看到报道想品尝江心洲葡萄,帮助这个贫困家庭,可以去江心洲美食一条街最南头找刘老幺葡萄园,联系电话13913880775,13382052757。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