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落马” 小科员澳门豪赌挪用公款350万

一高校科员沉迷赌博,经常去澳门豪赌,前后输掉六七百万元。作为一普通科员,他根本没那么多钱可供豪赌,所以借着工作的便利挪用公款350余万元,到案发时仍有300余万公款未归还给学校。走投无路之下他选择了自首,最终因挪用公款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父母双双“落马” 赌博调剂生活

1981年,陈清出生于苏北某县城一干部家庭,父亲曾任某局局长。优越的家庭环境、聪明的心智,陈清的成长和学习都很顺利。从南京某大学毕业后,他顺利地留校,在学校的科学研究院实验室与平台处工作,主管仪器采购信息通报、仪器设备款支付、学校科研基地购买加温油料等。这个位置看似普通,其实重权在握,经手的钱款动辄几十万,一年累积下来就是几百上千万。

此时,年纪相仿的同龄人可能还在为生活打拼,毕业以后的陈清却房子、车子、孩子一应俱全,生活可谓风调雨顺、天遂人意。过于顺利的生活让陈清总觉得缺少些什么,所以平时和三五朋友搞些“小来来”成为人生一大乐趣。特别是当陈清父母亲因职务犯罪双双被处理之后,李清的生活状态和个人心理状态发生了大反转,赌博已然成为了他调剂心情的唯一途径,而他也愈发疯狂。2011年,陈清因为赌博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

澳门赌博老输钱魔爪伸向公款

按道理,此时的陈清如果悬崖勒马,应该不会有如此糟糕的下场,可惜他更加地沉沦,对于赌博的“沉迷”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出入境记录显示,陈清经常往返澳门。其间,陈清委托博彩代理人张岚帮他办理在澳门赌博的手续和住宿等,每次陈清赌博时张岚都陪同帮忙他买筹码。在张岚的印象中,陈清输多赢少,陈清最后一次和自己联系是2014年7月,他输了十几万元,也是电话委托自己投注的。

据陈清介绍,这些年参加赌博输掉了六七百万都不止。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他将手伸向了仪器购置经费。2013年7月,陈清挪用了一笔用于购买仪器设备款人民币47万余元用于赌博, 2013年11月26日,提心吊胆了几个月后陈清归还了这笔挪用款。第一次挪用公款得逞,陈清发现操作相当方便,而且只要自己赢钱了,会很快将借款还掉。以这种方式陈清又操作了好几次。

学校实验室还记得,有一次陈清拿了一份借款单给自己签核,借款是用于学校科研基地购买加温油料,陈清将暂付款借款单填写好了,说是用于购买加温油料,所以自己就同意并在这份借款单上签字。当时陈清申报请款事由是购买加温油料。后才知道实际上陈清并没有将这笔款项用于购买加温油料,这笔费用都被陈清挪用了,所以这笔费用后来一直挂在学校账上,无法报销。

经统计,2013年7月至2014年7月,陈清在担任科学研究院实验室与平台处基地科科员期间,先后7次将学校用于购买科研仪器设备的公款挪用以及虚列购买科研基地加温油料的名义挪用公款,用于个人使用,进行赌博非法活动。一年期间,陈清总计挪用金额3507631元,到案发为止,仍有3029881元公款未归还给学校。

这些公款,陈清多次挪用于偿还因赌博而借别人欠款的本金、利息或继续用于赌博活动。当借款人要求归还借款时,他就用其他人的借款或学校的公款偿还,再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进行周转。侦查机关在侦查时,在其办公用品中还发现了“百家乐博牌卡片”30张,都是陈清在澳门赌博时记录每局赌博开局结果的卡片。

走投无路自首最终被判11年

2014年7月19日,陈清在债务人纷纷围堵、内外交困走投无路之下,主动向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检察院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而就在陈清被刑拘期间,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可惜陈清作为父亲却不能见上自己孩子一面,并将愧对子女一生。2015年2月,南京市玄武区法院判处陈清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陈清作为一名普通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职务上仅是一名科员,却利用职务之便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给国家给单位造成了如此大的损失,陈清之所以有今天,与他放任自己沉迷赌博不无关系,同时也折射出单位财务管理上面的漏洞,值得社会和个人警醒反思。(文中均为化名)。

通讯员 玄检 记者 钱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