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宝马”车祸排除酒驾毒驾嫌疑 肇事司机难沟通

针对秦淮区石杨路友谊河路口发生的交通事故,南京交管部门在事发当天和次日连续发出了两份情况通报,在确认了肇事司机闯红灯引发事故之后,又查明,那辆宝马车是抵债所得,同时现场未发现毒品。不过,在警方排除肇事司机酒驾、毒驾嫌疑之后,肇事司机为何如此疯狂行车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目前,警方尚未就此予以进一步说明,但整个询问工作正在围绕这一焦点展开。

■事故回放

警方凌晨通报:排除酒驾毒驾嫌疑

南京交警21日凌晨发布通报称,6月20日13时53分,秦淮区石杨路友谊河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宝马”轿车由西向东闯红灯通过路口,撞上由南向西左转行驶的“马自达”牌轿车,并撞上一辆正常行驶的公交车和一辆出租车。事故造成“马自达”轿车上司机及乘客死亡,被撞出租车驾驶人受伤。

经查,肇事嫌疑人王季进(男,35岁,江苏省靖江市人,暂住南京市江宁区),2001年与妻子从原籍来到南京市从事水电装饰材料销售。6月20日13时40分许,王季进驾车从某装饰城前往江宁,途中肇事,弃车逃逸后被抓获。

经勘查,事故现场未发现毒品。据王季进妻子陈某某称,陕AH8N88“宝马”牌轿车系2014年底由许某某抵债给王季进。经调查和鉴定,排除王季进酒驾、毒驾嫌疑,王季进所持驾驶证在有效期内。目前,王季进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肇事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那么问题来了

问题一

宝马闯红灯 车速到底有多快

图像之间的移动位差,可以测算出当时车速

现场目击者,包括网络上,都称宝马车当时的速度特别快,时速有200公里。也有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在市区内无法达到此车速。尽管警方目前尚未公布具体的车速,但是,超速行驶是毋庸置疑的。

“仅仅靠车辆的受损程度、车辆自带的行车电脑并不可行。”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通过附近的监控录像,可以锁定发现宝马车的两个点,然后通过图像之间的移动位差,是可以测算出当时车速的。

问题二

没毒驾,没酒驾, 他开那么快干吗

正在全力询问,但肇事司机很难沟通

此前,有消息称,在宝马车上发现了冰毒,肇事司机涉嫌毒驾。不过,南京交警发布的第二份通报予以了澄清,称事故现场未发现毒品,同时经过调查和鉴定,排除王季进酒驾、毒驾嫌疑。如此一来,焦点问题就出现了,没毒驾,没酒驾,他为何超速闯红灯?

知情人士表示,调查人员连夜询问,可肇事司机并不配合,精神不稳定且很难沟通,包括在医院的尿检,都是在很困难的情况下完成的。究竟是有急事,还是自身存在什么问题,让肇事司机超速闯红灯,是此起事故的一个核心所在。目前,整个询问工作都在围绕此展开,有待正式确认后再对外发布。

问题三

这名肇事司机 会不会是“顶包”

警方通过DNA鉴定,确认就是此人

从传出消息肇事司机涉嫌毒驾,到最后警方的辟谣,说不是毒驾,这也让部分市民产生疑问,这名肇事司机是不是“顶包”?

“肯定是锁定了肇事司机,这才有了相关通报。”一位人士表示,现在路面上探头很多,而且是高清探头,从肇事司机驾车离开装饰城,包括沿途的路段,直至最后发生事故地,都有足够的监控画面能够证明,此人就是肇事者。

“但是,对这名肇事者真正意义上的完全确认,是通过DNA鉴定。”知情人士说。

问题四

到底有没有驾照 车上有无毒品

有驾照,“冰毒”实为玉米粉

“驾照这事没啥多说的,身份证输入就能轻易查询。”知情人士表示,肇事司机王季进是有驾照的,且在有效期内。

对于现场发现冰毒一说,该人士表示,现场确实发现了粉末状物品,但经过鉴定,并不是毒品,而是玉米粉。

事实上,在南京交警昨天凌晨发布的第二份情况通报中,已经对是否发现毒品做了相应说明。

问题五

被查封的车 为何还能上路

查封状态不等于不能上路

“处于查封状态,不是我们想象的,把某件物品用封条一贴,然后不能移动。”知情人士介绍说,《机动车登记规定》中规定,经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或者其他行政执法部门依法查封的机动车,不予办理注册、解除抵押、质押登记。

据介绍,道路交通安全的有关法律法规中,并未规定法院查封的车辆不得上道路行驶。所以查封状态车辆是可以上路的。

肇事者被戴头盔“约束”是真事儿

当时他情绪失控,自伤自残还打骂民警

对于网传的王季进在派出所被控制并戴上头盔的照片,装饰城熟知的朋友与同行反复观看后,称从衣着与体形来说,应该就是王本人。

在装饰城里,记者将这一张在网上流传甚广的照片给多位商户观看,一位当天见过王季进的商户称,从衣服看,确是王本人无疑。多位熟悉王的人称,王高170厘米多,偏瘦,虽然戴着头盔,但明显感觉就是他。“为什么会被警方约束住,还戴着头盔呢?怕他寻短见吗?”这些商户问道。

而记者前天下午在光华路派出所采访时,一位警方人士介绍,他们接警后,找到了一名脸上有血污的男子,后经证实他就是开宝马车的肇事司机王季进。据介绍,当时王情绪激动,并不配合警方的调查,被警方强行带回派出所后,不仅辱骂民警,还踢打民警,甚至有自伤自残的倾向,无奈之下,警方给他做了约束措施。他很亢奋,身上有血迹,衣服也有破损,还很不配合辱骂民警。

民警随后将这名男子强行带回了派出所,但是他依然很不配合。民警只好给他戴上头盔,并控制住他的手脚。据称,王还被带至一家医院做过身体检查,证实没有问题,且暂时精神正常,后又被带回派出所。与此同时,办案民警在公安的警务平台上查询,但没有查到王有犯罪前科。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梅建明

受害方态度

薛父:希望肇事者得到应有惩罚

同车女子是薛某原同事,顺带搭车

在此次事故中,马自达轿车的驾驶员薛某当场身亡。昨天下午,记者再次联系了薛某的父亲薛玉强。薛先生的声音悲痛嘶哑,他告诉记者,儿子今年才25岁,自从知道儿子出事至今,妻子滴水未进,粒饭未吃,而他也是彻夜未眠。

薛先生称,意外发生当天是端午节,晚上薛家人还准备在一起吃团圆饭过节,现在一切都变了。薛先生说,作为家族中唯一的孙子,儿子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感情深厚。现在两位老人都躺在床上,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个噩耗。薛先生称,当天中午,儿子告诉他,说是要和朋友一起出去办点事,没想到电话之后竟是永别。

薛某的堂姐薛菲在网上发布了寻求事发当时路过车辆的行车记录影像,以便还原事实真相。她告诉记者,她和弟弟从小一起长大,弟弟对长辈非常孝顺,自己如果有什么事,一个电话,弟弟立马赶到。“太伤心了,现在我只想知道真相,肇事者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举动,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隐情?”薛菲说。

“我现在就是希望肇事者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就这一个孩子,我今年52了,身体也不好,我还指望他养老呢,现在……”薛先生悲痛地说。

薛某此前曾在一家汽车4S店工作,记者了解到,与其同车遇难的女子刘某,也曾是这家4S店的员工,两人是同事。事发当天,放假在家的薛某驾车去办些私事,顺带送同事刘某,没料到车子刚刚驶出不多远就遇上了不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