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
连云港
宿迁
淮安
盐城
扬州
泰州
南京
镇江
南通
常州
无锡
苏州
外婆的手很巧,辛劳持家。儿时穿的衣裳都是外婆用缝纫机自己学着缝制的。每每她做好家务,夜里便会踩着缝纫机。睡觉的时候就能听到哒哒哒的缝针声音。一开始,她做得不是很熟练,时间久了,自己摸索学习,做得像模像样。欢喜穿上新衣时,内心有对外婆柔软的依赖。一旁的她,会眯着眼睛,幸福地笑...
哪个男孩子没有过四驱车的梦呢?看到动画片《四驱兄弟》里帅气的四驱车,有谁能不热血沸腾呢?在爸爸妈妈面前乖乖做一个星期好孩子,然后换来那期待已久的四驱车,给小车撞上各种各样的零件,改装成自己的专属车辆,大喊一声“冲啊”,这些大大咧咧的岁月真的让人怀念与憧憬。 老物件的气息代表的时回忆,记下的是悠久的岁月与故事。老物件也有的未老岁月,便是她故事里的青春与积淀...
童年,留下的足迹就像墙上的涂鸦——无论多久它都在那里,提醒着我们一去不返的时光。 单纯又美好的童年,虽然没有变形金刚,没有芭比娃娃,但不缺好玩有趣的。 当年那个套圈圈游戏机,怎么玩都套不完; 总是羡慕玩溜溜球还能搞出各种花样的人; 纸折的“东西南北”,让人好气又好笑...
忘不了的,还有那小时候几乎不离嘴的泡泡糖。泡泡糖又香又软又甜,好吃还好玩。不仅可以和小伙伴比赛看谁吹的泡泡最大、谁会吹双层泡泡、谁的泡泡破了后粘在脸上的面积又最大,而且泡泡糖里面都有花花贴纸。每次拆开泡泡糖,我都会激动地先看贴纸上的图画,看够了以后,有的把它贴在手臂上,有的把它贴在墙上(为此本宝宝倒是没少挨骂)。小时候广告里老是放比巴卜泡泡糖的广告,可是我记得那时候比巴卜要卖五毛一个,而普通泡泡糖只要两角。所以馋嘴的我那时候能吃到比巴卜泡泡糖,已经是超级的幸福啦...
自行车如今不单单是交通工具,更多的是你健身工具。而在上个世纪末,无论是城市的马路上,还是农村乡间土道上,随处都可以看到“二八”自行车穿梭其间。小伙伴们,还记得坐在车子前面那条单杠上的日子吗?犹记得,我的幼儿园就是坐在爸爸自行车的杠上一路欢声笑语,身后那一圈圈的脚蹬声伴随着颠簸一路到家...
那个时候吃到一包石头糖大概是可以开心一个下午的事情。上课的时候,偷偷塞一粒,或者是一大把。趁着老师回头书写板书的时候,用力地咀嚼着...
这个缸从我有记忆起就一直在家里拉,是爸爸那一辈分家留下来的东西。这么多年啦,每年过年都会把蒸好的馒头用保鲜袋装好放在这缸里,盖上锅盖,能保持好几个月不变质...
这个玩具大概是我刚上二年级的时候吃买KFC儿童套餐获得的,这个也是我最喜欢的玩具之一,那时候没有手机平板,很少有电子游戏的玩具,当时看到电视的广告就缠着家长去吃KFC,确实这个玩具没让我失望,有A~Z共26款游戏,那时候抱着这款游戏机能玩一天也觉得不腻,现在虽然玩具打不开了,我一直把它留着,东西虽然不贵,现在市面上也有很多样式不同但功能相同的玩具,但我想无论什么类似的也不能跟这个陪我走过十几年春夏秋冬的玩具吧...
慢慢的,我学会认识钟表了,每天回家会被周围邻居问“看看现在几点啦”,小小的我就会趴在钟摆前数着格数,然后满脸自信地告诉他们现在的时间。听到表扬后再一脸满足的走开...
故事开始之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阳光洒在杨树上,风吹来,闪银光。 街道平静而温暖,钟走的好慢。 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