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
连云港
宿迁
淮安
盐城
扬州
泰州
南京
镇江
南通
常州
无锡
苏州
望着身旁一排排新建的小楼房,思绪不由的出神,仿佛走进了另个时空,在这里我似乎找到了那段珍贵的记忆,身旁是一座座的矮房子,门前一群玩闹的孩童,房子的墙是红的 ,房子的顶是灰的 ,房子的地是青的,房子的门是木头的, 裂开的瓦砾在树梢张望,房檐鸟儿的巢穴叽叽喳喳...
哲人说:人们常常去怀恋那些过去的事情,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美好。只是因为它再也回不来了。最近每次经过那些老房子,记忆如洪水般翻滚而来,久久不能平息...
依稀记得中国解放后,百废待兴,人们的房子大多是自己建造的,没有现在那么多的高楼大厦,更不会因此而挡住了那一览无余的风景,邻里乡亲的互相慰问与帮忙,这些是现在居住在高楼中的人们所没有的...
我家的房子盖过两次,一次是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一次是我12岁的时候。第一次是因为村里人相约共同将村子变得美丽;第二次则是因为拆迁过后重修道路...
我的家在南京的一个小乡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住的房子都是土墙茅草做的顶,每次遇到下大雨房屋总是会漏雨,而且当时家里的地也都是土,有的地方铺的几块红砖,想想当时最不喜欢的就是雨天了...
时代的发展瞬息万变,村子中已很少再有泥房的痕迹。这间尚住着白发老人的砖房似乎成了小村中最老的房子。泥土的院子、斑驳的铁门、古老的工具,经历着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诉说着几十年前的房屋历史...
到底是一方水土一方人,一个村落的房子都差不多的特色,老房子大都是红砖青瓦的三间房当然很多都上了水泥抹面,不少是二层小楼房配个地下室,个别讲究的会给房子外头做做装饰...
多年的风雨没有摧毁这间老屋,砖瓦还是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的烧砖窑出产的红砖瓦,墙上斑驳的石灰见证了岁月,老屋终究是荒废了,老人会隔三差五看上两眼,照顾下门口的菜地,追忆往昔...
一口井,烟囱有火,半亩菜园,遮风避雨的小舍,使这老人后半生有了些许生气...
在很多人心中,房子,从不单单是一栋冰冷的建筑,也不仅仅是一个遮风挡雨的场所。它更多时候是一个“家”的缩影,一个让人感到温暖和安全的代名词。在这片一辈又一辈人走过的土地上,有着茅屋土墙、黑瓦砖房也有着高楼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