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王翠英:
父亲被日军当街打死
第九期

王翠英

1931年生
南京六合人
父亲被日军当街打死

(1/10)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翠英1931年生于南京六合。幼时家境贫寒,父亲带她进城做工。提及往事,老人抬起颤抖的手指向窗外:“1937年日军攻城,我爸爸就在这条街上被日本人活活打死了!”
(2/10)图中建筑为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的建康路邮局。据老人回忆,80年前,父亲正是在建康路一带惨遭日军毒手。
(3/10)那天父亲被一群日本兵当街抓住,让他找几个“花姑娘”来消遣。父亲抵死不从,引来一阵拳打脚踢,当晚便撒手人寰。“父亲一盆盆地吐血,我就一盆盆往外端。”说及此,王翠英掩面而泣,泪如雨下。
(4/10)父亲去世后,孤儿寡母的生活无以为继。14岁那年,王翠英开始赚钱养家,先是帮人浣衣洗被,后来进了南京老字号饭馆六华春做工,一干就是35载。老人一生困苦,年轻时的照片屈指可数。
(5/10)王翠英21岁结婚,在她33岁时丈夫因病去世,一生无儿无女,如今的饮食起居全由侄女贴身照顾。侄女说:“我17岁起跟她一起生活,喊她妈妈,她也把我当女儿,就差一道过继手续。”
(6/10)现在老人家已是四世同堂,小重孙刚满22个月。
(7/10)85岁高龄的王翠英疾病缠身: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梗……每天都需要服用大把药物,每个月药费就要一两千,还不包括挂水和住院的费用。
(8/10) 因为腿脚不利索,王翠英大部分时间只能待在家里,仅有的外出活动就是去街对面的医院复诊。她站起身走向柜子,短短两步路的距离,只能一点一点挪着向前。
(9/10)去年10月弟弟去世,王翠英悲痛欲绝,从那时起,老人的思维逐渐不再清晰。但听戏的爱好,这么多年一直没变。打开电视戏曲频道听上一段京剧或越剧,成为她唯一的娱乐活动。
(10/10)在与我们交谈中,老人不断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你们一定要把这些故事讲给更多人听。中日关系要发展,但历史不能忘,忘记历史的人没有未来!”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王翠英:父亲被日军当街打死

六月初的一个午后,南京夫子庙商圈一如既往地繁华喧闹,相比之下隐蔽于此的益仁巷4号略显幽静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翠英就住在这条老巷中。

王翠英,1931年生于南京六合,是家中长姐,有一个小两岁的弟弟。幼时因家境贫寒,父亲带着王翠英进城打工,母亲和弟弟则留在老家,守着几亩薄田勉强度日。

1937年,侵华日军大举攻入南京城,王翠英一生的伤痛开始了。“日军见人就杀,见到姑娘就强奸,如果是孕妇就用刺刀刺肚子。杀了人往秦淮河里一扔,整个河水都红了。我爸爸就是在这条街上被日本人活活打死的!”王翠英抬起颤抖的手指向窗外。80年过去了,如今这条街道车水马龙,商铺林立。屋里的老人却早已掩面而泣,泪如雨下。

那天,王翠英的父亲被几个日本兵当街抓住,让他找几个“花姑娘”来消遣。父亲当然不可能将同胞送入魔爪,抵死不从。日本兵恼羞成怒,对他拳打脚踢,直至他奄奄一息才扬长而去。父亲撑着仅存的一丝气力返回家中,当晚便吐血不止,撒手人寰。“我当年才六岁,父亲一盆盆地吐血,我就一盆盆往外端……后来连给父亲下葬都是靠邻居们帮衬的。”

父亲去世后,王翠英被接回了六合老家。悲痛中的母亲日日以泪洗面,患了眼疾,最终双目失明。“家里没钱给母亲治病,我就天天用舌头给她舔眼睛,希望她好受点。” 然而孤儿寡母,生活终究无以为继。

14岁那年,王翠英只身进城,先是帮人浣衣洗被贴补家用,后来进了南京老字号饭馆“六华春”做工。“刚进饭馆时,老板嫌我年纪太小,干不了活,几次三番把我赶走。”在王翠英的一再坚持下,老板勉强留下了她,将她安排到后厨做杂务。几年后,才将她调至前台当服务员,这一干就是35载。49岁时,王翠英因子宫肌瘤做了手术,身体一直没能完全恢复,干不了重活,不得已只好早早退了休。

王翠英21岁结婚,33岁时丈夫因病去世,一生无儿无女,如今的饮食起居全由侄女贴身照顾。侄女说,自己17岁起就和老人一起生活了:“我喊她妈妈,她也把我当女儿,其实就差一道过继手续。”现在老人家已是四世同堂,小重孙刚满22个月。

85岁高龄的王翠英如今疾病缠身: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梗……每天都需要服用大把药物,每个月药费就要一两千,还不包括挂水和住院的费用。“我现在腿脚不利索了,只能在家门口绕两圈,纪念馆的活动也参加不了了。”说及此,老人很是遗憾。

去年10月,唯一的弟弟去世,王翠英悲痛欲绝,从那时起,老人家的思维逐渐变得不再清晰。在与我们交谈中,老人不停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你们一定要把这些故事讲给更多人听。中日关系要发展,但历史不能忘,忘记历史的人没有未来!”也许,这就是王翠英老人心底最深处的声音。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