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葛道荣:
难民区的10岁男童
第七期

葛道荣

1927年出生
幼年家住南京高家酒馆
腿部被日军刺伤

(1/12)90岁的葛道荣老人接受采访时精神奕奕,西装笔挺,这种精气神让我们几乎无法将他和“大屠杀幸存者”这样的称谓联系在一起,更无法想象70多年前的那个寒冬,他曾经历过怎样的磨难。
(2/12)葛道荣从出生起就生活在南京,祖上九代都是南京人。1937年,10岁的葛道荣跟随父母和亲族住在新街口附近高家酒馆22号。如今的这里已是高楼环绕。
(3/12)日军进城后,葛道荣一家人躲进了美国人在金陵女子大学(今南京大学)设置的难民区,葛道荣和弟弟妹妹以及其他20几个人挤住在南苑的一个教室里。葛老搜集了他们的资料,纪念救命恩人。
(4/12)葛道荣和弟弟妹妹所居住的教室曾被3名日军破门而入。“其中一名日本兵过来就对着我的腿戳了一刀。”10岁的葛道荣甚至顾不得自己腿上的伤口,一直在安慰弟弟妹妹“不怕不怕”。七十多年过去,当年的伤口还依稀可见。
(5/12)日军投降后,葛道荣当过驾驶员。这本驾驶证还是民国政府颁发,葛老笑言“现在恐怕全国都找不到同样的了。”
(6/12)解放后葛道荣老人又先后到鼓楼区政府和鼓楼公安分局工作,当年的工作证还被整整齐齐地收藏着。
(7/12)葛道荣老人有一个箱子,专门存放着这些年收藏的各种材料,还有相册。老夫妻俩翻开相册,每一张照片都是他们人生的回忆。
(8/12) 1953年,葛道荣与妻子结婚,次年有了孩子。夫妻俩一生共抚养了4个孩子,如今已是儿孙满堂。六十余年过去,时光苍老了躯体,但留下了笑容。
(9/12)葛道荣57岁的三儿子还没有结婚,一直在照顾着父母亲。他经常陪父亲下楼散散步,小区外绿树成荫,阳光灿烂。
(10/12)一些对南京大屠杀有研究的国际友人也曾来访,葛老也非常乐意与他们交流。“现在有很多人连公祭日是哪天都不知道。”他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这座城市曾经历过怎样的苦难。
(11/12)葛老现在的生活作息很规律,早上六七点起床,晚上11点前睡觉。他现在的另一件大事就是正在整理一份《南京保卫战》的资料。
(12/12)一叠手写的书稿整整齐齐摆在桌上,手写的钢笔字在数字时代里显得陌生而新鲜。“我是希望下一代的孩子们可以更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葛老说道,“也希望今后不会再有战争。”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葛道荣:我们跟他们不一样 希望不会再有战争

葛道荣老人今年90岁整,当我们赶到位于南京市鼓楼区的葛老家楼下时,本想打个电话预先告知,没想到他已经走下楼来迎接了,西装笔挺,神采奕奕。葛老聊天时声音洪亮,思路清晰,这位九旬老人的精气神让我们几乎无法将他和“大屠杀幸存者”这样的称谓联系在一起,更无法想象70多年前的那个寒冬,他曾经历过怎样的磨难。

葛道荣从出生起就生活在南京,祖上九代都是南京人。1937年,10岁的葛道荣跟随父母和亲族住在新街口附近高家酒馆22号。日军进城后,葛道荣一家人躲进了美国人在金陵女子大学(今南京大学)设置的难民区,葛道荣和弟弟妹妹以及其他20几个人挤住在南苑的一个教室里。躲进难民区也不代表绝对安全,日军几乎每天都会来“甄别”,把他们认为有从军嫌疑的难民抓出去处决。后来情况愈演愈烈,日军竟然堂而皇之地闯入难民居住区。一天清晨,葛道荣和弟弟妹妹所居住的教室被3名日军破门而入。“3个日军有两人上了刺刀,还有一个带着指挥刀,是一名军官。”葛老回忆道。3个孩子又冷又饿又怕,缩在教室的角落。“三名日军一番交谈后,其中一名日本兵过来就对着我的腿戳了一刀。”

10岁的葛道荣甚至顾不得自己腿上的伤口,一直在安慰弟弟妹妹“不怕不怕”。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殴打,日军才离开了教室。时至今日葛道荣都想不明白:3个最大才10岁的孩子究竟怎么触怒了日军?

一个多月后,建立难民区的美国人宣布,他们已经无法保证难民区的安全,劝说如果人们有可以逃难的地方就尽快过去。而当时的南京城,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城中到处是暴行,枪杀,强奸,每天都在上演。没有一起逃到难民区的葛道荣的叔叔,几天后就被发现惨死在自己家中。“当时难民区成年男人每天有一碗稀饭作为口粮,小孩子3个人一碗,妇女老人大半碗。我们不够吃就偷溜出去挖野菜,一路上到处是尸体,双龙巷附近的一个墙角前一天刚收过尸体,后一天又会多出几十具。”

笔者突发奇想问了葛老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南京大屠杀,您觉得您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葛老想了一下,说至少小时候不会受这么多苦吧。10岁的孩子就不得不做各种苦工,做得不好要被日本人毒打。更多对于人生的改变,葛老也说不上来。这段历史早就与他的生命纠结在一起,腿上的伤疤,死难的亲人,背负了八十年的痛苦甚至无法面对一个“如果”。但当我们问到怎么看待这段历史时,葛老还是坚定地表达了他的观点:“我们痛恨发起战争的日本军人,但我们跟他们不一样。”

日军投降后,葛道荣当过驾驶员,解放后又先后到鼓楼区政府和鼓楼公安分局工作。翻开相册,当年的葛老挎枪而立,英姿飒爽。

1953年,葛道荣与妻子结婚,次年便有了孩子。葛道荣夫妇一共抚养了4个孩子,其中已经57岁的三儿子还没有结婚,一直在照顾着父母亲。葛老现在的生活作息很规律,早上六七点起床,晚上11点前睡觉。他现在的另一件大事就是正在整理的一份《南京保卫战》资料。 一叠手写的书稿整整齐齐摆在桌上,手写的钢笔字在数字时代里显得陌生而新鲜。“希望下一代可以更全面地了解这段历史。”葛老说道,“也希望不再会有战争。”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