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方素霞:
枪林弹雨中幸运逃生
第四期

方素霞

1934年出生
南京原下关区二板桥人
在侵华日军枪林弹雨中渡江逃生

(1/12)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方素霞,1934年11月出生,南京原下关区人。1937年12月,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城,飞机狂轰滥炸,3岁的方素霞随家人踏上逃难之旅。提起往事,老人不禁落泪。
(2/12)当年,为了躲避日军轰炸,方素霞全家7口人挤在小木筏上,向江北划去。日军子弹嗖嗖飞过,最终全家幸运逃生。79年前渡江的地点,如今已横跨着雄伟的南京长江大桥。
(3/12)逃难之路异常艰辛,年仅3岁的小素霞一直哭,眼泪淌到耳朵里,引发炎症,导致她右耳失聪。她的祖母由于惊吓过度,没几天就去世了。三叔也在逃难中断了联系,至今杳无音讯。
(4/12)方素霞回忆:“我们一家死的死,残的残,失踪的失踪,太惨了!”说到这里,老人几度哽咽。她的老伴坐在一旁,垂头不语,面色凝重。
(5/12)方素霞小丈夫7岁,两人婚后一直在南京生活,育有一儿一女,儿女均年过六旬,也都已退休。孙女在事业单位食堂工作,外孙在南京一家软件公司就职。
(6/12)战争年代,方素霞的学业常被中断,她15岁那年才小学毕业,后来又上了一段时间夜校。现在,方素霞和老伴每天都会一起读书看报,由于年事已高眼睛老花,两人各配了一副老花镜。
(7/12)老两口如今住在南京近郊的一个小区,每天早晨都会携手下楼散散步。方素霞站在阳台上望着窗外说,住在高层阳光充足,视野也不错。
(8/12)儿孙每个月都会来看望老人,方素霞总会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她说一家人聚在一起,是最快乐的时光。
(9/12)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当方素霞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她的老伴就坐在客厅悠闲地看着报纸,两人相依相伴一晃就是60多年。
(10/12) 年逾八旬的方素霞很注重养生,爱吃粗粮,她和老伴常会煲一锅山芋粥当早餐。儿孙有时会送一些新鲜的果蔬来孝敬二老。
(11/12)闲暇时光,方素霞爱坐在沙发上听听广播,经常会听到一些关于日本的新闻。谈到钓鱼岛问题,她驳斥日本的欺人之谈,谴责日本右翼无事生非,字句激昂,铿锵有力。
(12/12)虽然现在的生活好起来了,但方素霞一直没有忘记过去。“我不但要把过去悲惨的历史告诉自己儿女,也要告诉当代年轻人,记住历史教训,珍爱和平。”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方素霞:枪林弹雨中逃生

四月的一个上午,春雨绵绵。我们来到南京江宁百家湖附近的一个小区,拜访8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方素霞。见到老人时,她正斜倚着门框,想来已等候我们多时。老人热情地将我们迎进门,说起了从前。

1934年11月,方素霞出生在南京一个普通的家庭,1937年日军入侵前家住下关二板桥127号,父亲是中国银行的员工,母亲则在家相夫教子。家中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她排行老四。1937年12月,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城,飞机狂轰滥炸,二板桥周围民房被炸得一片狼藉,方家也未能幸免。

“当时没有想到日本人这么疯狂,他们无恶不作,逮到女孩子就要强奸,逮到男孩子就要杀。下关中山桥、中山码头是日本人集中枪杀老百姓的地方,他们把人都绑在一起,用机关枪扫射,当时有人身上被浇上汽油用火烧,有的日本人用长刀来刺,刺过后往江里一推,长江被血水染红,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聊到过去,方素霞禁不住抹起眼泪。

据方素霞回忆,为了躲避轰炸,父亲带着全家7口人渡江逃难,当时已年逾七旬的祖母因曾裹小脚走不动路,母亲身怀六甲,行动也极为不便。16岁的姐姐为避免被日军欺负,脸上涂着黑锅灰,扮成老太太。一天晚上,一家老小趁着夜色,悄悄向江边摸去。

方素霞回忆道:“我们半夜到江边找了一个小木筏,全家7口人挤在小筏子上,努力向江对面划。还没划多远,日本人就从后面用机关枪扫射,子弹嗖嗖的从身边飞过,当是真是害怕,还好我们全家福大命大,躲过一劫。”

逃生之路异常艰辛,当时年仅3岁的小素霞一路嚷着要喝水,家人嫌她不懂事,把她一个人丢在路上。“我看到全家人都走掉了,就躲在墙角里哭啊喊啊,眼泪都哭干了,后来就睡着了,过了好几个小时,家人已经走了好几十里路了,父亲到底还是舍不得我,又回来把我抱了回去。”不过由于哭了太长时间,眼泪顺着方素霞的右耳淌到耳朵里,引发炎症,导致她右耳失聪,落下终身残疾。

后来他们一家逃到江浦乌江镇,祖母由于劳累和惊吓过度,没几天就去世了。方素霞说,他还有个三叔,当年逃亡时与大家失去联络,至今杳无音讯。“我们一家死的死,残的残,失踪的失踪,太惨了!”说到这里,老人几度哽咽。

1938年初,方素霞随父母回到下关,继续在下关二板桥生活。由于战乱不断,学业常被中断,她15岁那年才小学毕业,后来又上了一段时间夜校。

1953年,方素霞嫁给了一个来自浙江慈溪的帅小伙。丈夫大她7岁,两人婚后一直在南京生活。

因右耳失聪,找工作对方素霞来讲并没那么容易。她最终在南京化工厂找了份工作,不过1963年厂里精减下放职工,方素霞丢了饭碗,后来被安排到居委会工作。在居委会,热心肠的方素霞很受大家喜欢。再后来,方素霞去了南京鼓楼区工业公司,1979年,55岁的她正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

方素霞育有一儿一女,儿女均年过六旬,都已退休。孙女在事业单位食堂工作,外孙在南京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儿孙每个月都会来看望,方素霞总会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她说只要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生活就是幸福的。

如今,方素霞和老伴每天早晨都会携手下楼散散步,小区绿草如茵,这让他们心旷神怡。近90岁高龄的老爷子仍然精神矍铄,他说自己常打拳,这样可以强身健体。说着就给我们展示了一套拳法,方素霞在一旁看得直乐呵。

虽然现在的生活好起来了,但方素霞一直没有忘记过去。“这段历史让我伤心,一提到心里就难过。我不但要把过去悲惨的历史告诉自己的儿女,还要告诉当代的年轻人,记住历史教训,珍爱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