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徐德明:
学校门卫救了我
第三十三期

徐德明

1930年生
家住南京市湖西街
年幼时被学校门卫所救

(1/6)冬日的上午,南京,寒风好像渗透进了空气,刺进人们每一个毛孔。此刻,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徐德明正坐在自家床前,一缕缕阳光洒在他布满皱纹的脸上,是那样的温暖与安详。他用了一上午的时光,向我们讲述了自己一生的经历。徐德明生于1930年,年幼时家住南京莫愁路,父亲拉车送货赚钱,母亲则是一名家庭妇女。徐德明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由于小时候家庭条件还算不错,徐德明念了6年书,即便是纷飞的战火也没能阻挡他求学的脚步。
(2/6)1937年12月,日军攻入南京城,13号晚上,两个日本军官闯进了徐德明所在的学校。“他们一人佩一柄大刀,凶得很,进了学校之后就开始抢东西,什么都不放过。我们非常害怕,全都躲在教室里不敢出来,眼睁睁看着好多资料被他们搬走”,当年发生的事情,老人仍历历在目,“虽然是美国人办的学校,但那两个日本军官一点也不忌惮,在校园里大肆搜刮。”由于人手有限,那两名日本军官便开始在学生中挑选帮手充当“搬运工”,年幼的徐德明不幸被选中。
(3/6)。“当时我害怕极了,第一次碰到日本人,我又不会日语,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徐德明回忆道,“大概猜出他们是想让我把书搬到新街口,因为我之前看见他们杀人了,所以没敢去,被其中一名军官狠狠敲了一下脑袋,正好学校门卫石大爷出现,我抓住机会溜走了,是他救了我啊”,死里逃生,79年过去了,老人仍心有余悸。不幸的是,石大爷被日本人拽住拉出了学校,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在学校躲了好几天,徐德明与在外避难的父母回到家中,这时屋子已被日本人扫荡一空,连藏在抽屉里的几个铜板也都不见了踪影。老人愤愤地说:“太可恶了,家里遍地是子弹,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我母亲重新铺好了床,一家人将就住了几晚,还算安全。”
(4/6)过了几日,徐德明一家在马路上与两个日本兵相遇,父亲被要求挑两个箩筐去水西门送货。没想到这一次分离,竟然成了永别。“听别人说,他们把我父亲带到清凉山,跟很多人一起集中射杀了”,回忆起这段伤心往事,老人眼眶发红,默默低下了头,任悲伤的思绪静静流淌。虽然失去了父亲,但徐德明在漫天炮火中幸存了下来。8年后,日军投降,徐德明一家终于过上了安稳的日子。守着一个小烟酒店,徐德明慢慢在社会上站稳了脚跟。1953年,23岁的徐德明进入了南京锅炉厂,在车间里当一名普通工人,直到1975年退休。图为徐德明与大儿子大儿媳合影。
(5/6)目前,86岁高龄的徐德明一个人住在南京湖西街的一个老小区内,五个子女实行“排班制”轮流来给他做饭洗衣,每天都确保老人不会感到孤单。徐德明的大儿子向我们透露:“自从今年母亲过世后,父亲一直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以前还能下楼散散步,现在腿脚不便,他也不愿下楼了。”图为儿媳正在给徐德明准备午饭。
(6/6)老人说没有了战争,他的生活很安逸、很平静。他每天早睡早起,喜欢看《新闻联播》与《海峡两岸》,密切关注日本时局,对中日关系有着自己的看法。战争带来的创伤早已愈合,但回忆的痛楚仍旧刻骨铭心。徐德明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再有战争:“珍爱和平、拒绝战争。”老人语重心长地说。(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