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陈桂香:
怀念奶奶 她以死助我两次逃离魔掌
第三十期

陈桂香

1924年生
少年时家住江边头关
险些被日军强奸,奶奶被殴打致死

(1/5)1924年腊月,陈桂香生于南京江边头关。5岁丧父,8岁时,母亲和弟弟也离开人世。此后,她跟奶奶相依为命。1937年,陈桂香13岁,日军攻占南京,陈桂香两次险遭强奸。老人回忆起往事,总是伤心难耐。
(2/5)如今的陈桂香已经92岁,她每天仍喜欢下楼跟邻居一起聊天晒太阳,这种别人看来平常之极的安稳,是她曾经求之不得的美好生活。
(3/5)1937年,日军来到陈桂香躲藏的村子,“看见鸡鸭就抢,看见年轻姑娘就拖走”。她曾经两次遭遇日本士兵欺侮,都是奶奶下跪求饶救她,第二次时,奶奶遭遇日军殴打,当天晚上就去世了。时至今日,老人依然怀念奶奶。
(4/5)如今的陈桂香已经儿孙满堂,尽管年事已高,但她仍思维清晰,身体硬朗。平日里,她喜欢听同住的二儿子弹古筝杨琴,状态好时,自己还能断断续续敲出一段《东方红》。
(5/5) 尽管回忆往事时总会伤心难过,但陈桂香愿意把自己亲历的历史告诉更多人。“我都要一直讲到死为止,让子孙后代不能忘记这段历史,只有国家富强起来,人民才能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陈桂香说。(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陈桂香:怀念奶奶 她以死助我两次逃离魔掌

11月28日下午4点,南京,晴。92岁的陈桂香坐在莲花新城门口晒太阳,这是她现在的家。

身边的邻居用方言聊着家常,偶有笑声传出;旁边的牌桌上,打麻将的人吆喝着“和了”;早下班的人陆续回来了,车筐里放着肉和蔬菜;孩子从身边追逐打闹,家长跟在后面气喘吁吁。陈桂香安静地坐着,余晖洒在她身上,暖洋洋的。

这种旁人看来平常之极的安稳,是这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最享受的时光,是她曾经求不得的生活。

1924年腊月,陈桂香生于南京江边头关。5岁丧父,8岁时,江水破圩,母亲和弟弟也离开人世。此后,她跟奶奶一起生活,靠两间破草房的房租与江边的野菜活着。1937年,陈桂香13岁,日军来了。

“有条件的人都走了,去江北、去谷里、去陆郎。”陈桂香清晰记得当年往事,“奶奶想让我跟姑妈一家去江西,但我不想离开奶奶,就没走成,留下的还有我表姐,她带着一周岁的孩子。”没多久,日军就进村了。“看见鸡鸭就抢,看见年轻姑娘就拖走。”奶奶只好带着陈桂香躲藏到了附近的庙前村。

但有时候是躲不过的。“我们被集中到了一处,其中有一二十个女的,我和另外一个小姑娘被日本兵拉出来,奶奶跪下磕头求饶,日本兵放开了我。但另一个姑娘就被带走了,听说被7个日本兵糟蹋了。我表姐也多次遭到侮辱。”

庙前村不能待了,奶奶趁夜带着陈桂香和表姐回了头关。“邻居家有个阁楼,我们躲在上面,奶奶每天做一点稀饭吊上来给我们吃。有一天,来了几个日本兵,我们没听见,还在讲话,被发现了。”

讲起这段往事,陈桂香忍不住抖了起来,她清晰记得那一天的恐惧。

“有个日本兵踩着桌子探上头来,喊着‘大大的花姑娘’,我身上麻了,肉直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表姐受过侮辱,比我镇定,她说‘太君你扶我下来’,我吓得一哆嗦,从阁楼上栽下来,掉到地板上的时候,那声音就跟打雷一样。”

13岁的陈桂香爬起来往家跑,边跑边喊,“奶,日本人要把我逮到了!”她躲进茅厕,被日本兵一把揪出来,她抱住奶奶,日本兵上来就是两个耳光。奶奶再次跪下来求饶,但日本兵不理不睬,只管拿着枪托打来,奶奶很快倒下。日本兵拖着陈桂香往房子里去,进门时,日本兵被门槛拌了一下,枪掉在地上,他转身捡枪,陈桂香拔腿就跑。日本兵开了几枪,没有打到。

陈桂香跑到了江边,一位摆渡人把她藏在了一堆玉米桔中。晚上,她回到家,日本兵已经离开,奶奶却因伤势严重去世了。

在邻居们看来,陈桂香是个乐观的人,她喜欢笑,喜欢宽慰人,但在讲起这一段往事时,她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白毛巾,捂在了眼睛上。

后来,一位好心人收留了孤儿陈桂香,把她跟自家的童养媳藏在草垛里。再后来,陈桂香被送到蒋家,成了童养媳,一辈子生了六个孩子。时间越久,记忆越清晰。陈桂香会跟儿孙讲起这段历史,跟邻居讲起这段历史,也曾经到附近的小学,跟学生们讲起这段历史。上个世纪50年代,有位南京大学的学生来到陈桂香的家中,为她采集了证言。上个世纪80年代,受日本团体邀请,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工作人员,还陪着陈桂香去了一趟日本。

“在日本待了两星期,每天宣讲两场,很多人来听。”陈桂香说,“日本很漂亮,人民也很好,来听的人不明白,自己的父辈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如今,常有访客敲开陈桂香的家门,尽管每次都会伤心落泪,但陈桂香依然每次都愿意再讲一遍。

“我都要一直讲到死为止,让子孙后代不能忘记这段历史,一定要好好学习,建设好、保护好国家,只有国家富强起来,人民才能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陈桂香说。

今年,陈桂香已经92岁了,身体尚好。她腿脚利索,头脑清晰,一顿饭能吃四个汤包,一条鸡腿。她的家族也已经日渐庞大,最近的一张全家福上,有42口人在笑。闲暇时,老人喜欢听收音机,还喜欢听生活在一起的二儿子蒋作义弹古筝扬琴。她会坐电梯,还能用扬琴敲出断断续续的《东方红》。

战争和灾难早已经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