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刘兴铭:
儿孙争气,我很知足
第三期

刘兴铭

1935年出生
南京秦淮区人
两岁时在日军屠杀中侥幸逃过一劫

(1/12) 刘兴铭,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今年81岁,小时候幸运躲过日本人的屠杀,后来在南京瑞金路御河新村开了家便利店。
(2/12)我们向刘兴铭表明来意后,老人打开了话匣子。1937年冬,日本兵闯进刘兴铭所在的村庄,残忍射杀了所有男性。刘兴铭当年还不满三岁,躲在大人身体下面,侥幸逃过一劫,但他爷爷和爸爸却不幸遇难。
(3/12)年幼的刘兴铭被母亲发现并抱回了家,母子俩相依为命度过那段艰难岁月。1955年,20岁的刘兴铭毅然参军,在部队呆了7年。虽然已退伍多年,但老人还是保持着在部队时的作风,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4/12)1962年,刘兴铭副排转业,起初在派出所上班,20多年前自己开了家便利店,一直经营到现在。多年来,老人还主动承担了小区治安巡逻的任务。
(5/12)81岁高龄的刘兴铭每天都要戴上红袖章,在小区里巡视几圈,热心肠的他还经常为陌生人指路,深受大家爱戴。
(6/12)刘兴铭育有一子一女,儿子目前陪伴在他身边,女儿在苏州生活。每天中午,儿子都会来小店换班,让刘兴铭回家吃饭、午休。
(7/12)老人有一个很孝顺的儿媳,中午会赶回家做老人爱吃的饭菜。儿媳在一家服装店上班,离家不远,老人有什么事她随时都能回来照应。
(8/12)刘兴铭有自己的养生之道,平时以吃素菜为主,基本上不吃肉。他说,现在年龄大了,牙齿也不好了,吃饭全都靠这副假牙。
(9/12)2014年,小他四岁的老伴因肺癌离世,这多少让刘兴铭有些孤单。他平时不出远门,只在小区周边活动,因年事已高,有时会犯糊涂,找不到回家的路,有两次是民警将他送回了家。
(10/12) 提到儿孙老人格外开心,他拿着照片告诉我们,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孙子现在同一所学校念高一,还有一个外孙刚从加拿大回国发展。“他们很争气,对我也很孝顺,我很知足。”
(11/12)饮酒是刘兴铭老人的一大爱好,晚辈们常送些好酒来孝敬他。说着,刘兴铭提起一桶白酒,得意地向我们展示。
(12/12)老人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吃完早饭就来小店守着,晚上回家看看电视,最关注新闻联播。他说现在生活好起来了,但永远不会忘记那段屈辱的历史。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刘兴铭:儿孙争气,我很知足

南京市瑞金路御河新村小区是一所老小区,小区门外有一个规模不大的便利店,81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兴铭正守在自家店内,中午的生意稍显冷清,他站在柜台前悠闲地看着过往的行人。

我们表明身份和来意后,老人热情地走到店外,和我们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我排行老小。家庭条件虽不算富裕,但还说得过去。1937年腊月二十三凌晨时分,日本兵占领我们村庄,他们把所有男人都集中到了道场上,然后放火把房子烧掉。猪啊、羊啊、牛啊全都被他们抬上车抢走了。”

1935年出生的刘兴铭当时才两岁多,记忆有些模糊,后来结合母亲的讲述,他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日本兵让村民自行跪成好几排,拿衣服把眼睛蒙上,然后开始用机枪扫射。扫射完了还要一个个用刺刀刺,确保没有活口。“那场面,血流成河,太残忍了”,想起伤心往事,老人一度哽咽。“那一天,日本人一共扫死了42个人,包括我父亲和一个哥哥”,说到这里,刘兴铭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不幸中的万幸,刘兴铭最终活了下来。当时还是个幼童的他躲在大人身体下面,幸运逃过了一劫,后来被母亲发现并抱回了家。“如果不抱回家,我会被冻死,寒冬腊月的,我才两岁多,完全不能自理。”

死里逃生的刘兴铭跟着妈妈与姐姐走上了逃难之路。“我姐姐当时才9岁,一直背着我,但走到半道就死了,我们一家转眼只剩下两人。”刘兴铭对我们摇摇头,“那个苦日子,真是没得办法说哦。”

日本投降后,刘兴铭也没能过上好日子。由于爸爸被日本兵杀害,母亲一个人苦苦支撑着这个家,经济非常拮据。1955年,刘兴铭响应号召参军,在部队的七年时光,刘兴铭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有一件事让老人印象颇为深刻:部队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举办演习,战壕里全是水,为了完成任务,刘兴铭毅然决然地跳进刺骨的水中,后来腿上就落下了病根,但他一点也不后悔。

1960年25岁的刘兴铭在部队结了婚,妻子小他四岁,也是南京人。回忆大婚时的场景,老人历历在目:“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物资紧缺,酒不好买,营长、指导员特地为我开了证明,我去大校场买了些酒,把婚礼办了。”回忆起甜蜜的事,刘兴铭脸上堆满了笑容。

1962年,刘兴铭副排转业,起初在派出所上班,后来自己开了这个便利店,一直经营到现在。这些年老人还主动承担起小区的治安巡逻任务,81岁高龄的他每天都要在小区里巡视几圈,还经常为陌生人指路。

“原来我的小店周边有不少工厂、企业,生意很好,可现在都搬走了,生意就大不如前了”,说到自己经营了20多年的小店,刘兴铭有些无奈,“好在民政部门对我很关照,每个月发放1300元,街道每个月也会给350元补助,我很满足啦。”

刘兴铭育有一子一女,儿子目前陪伴在他身边,女儿在苏州生活。一对双胞胎孙子在同一所学校念高一,还有一个外孙刚刚从加拿大回国发展。聊到孙子外孙,老人乐开了花,“他们都很争气,对我也很孝顺,我很知足。”

刘兴铭现在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5点半起床,做一些头部按摩,吃完早饭来到小店,中午睡一会儿,晚上看看新闻联播、海峡两岸,9点半准时睡觉。”他说现在生活好起来了,但永远不会忘记那段屈辱的历史。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