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马庭禄:
有机会希望去一趟日本
第二十四期

马庭禄

1934年出生
家住南京水西门外西关头
目睹父亲被日军抓走

(1/12)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马庭禄,生于1934年3月14日,回族,现居南京水西门外西关头。3岁时躲过侵华日军屠杀,亲眼目睹父亲被抓走,至今杳无音讯。
(2/12)1937年,马庭禄亲眼目睹父亲和几个亲戚被日军押上卡车,“听说大家都被拉到江边用机枪屠杀了,然后被浇上汽油焚烧掉了。”提及父亲,老人情绪激动地说到。
(3/12)1955年,21岁的马庭禄响应党的号召支援西北建设,赴青海省西宁市邮电局工作,在那儿奉献了五年的青春。图为马庭禄与同学们合影。
(4/12)老人回忆道:“解放初期,通信设备还很落后,电话机是手摇式的,我们这些话务员用塞绳在磁石交换机上转接来传递信息。”一张老旧的奖状见证了老人的光辉岁月。
(5/12) 1960年,马庭禄回到南京,在大辉复巷某小区做管理工作。1965年,他被调至建邺区建筑公司担任团总支书记,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图为马庭禄与老伴翻看老照片。
(6/12)马庭禄的老伴终身未育,她年轻时领养了妹妹的女儿,现在外孙已经17岁,一家人其乐融融。家人的照片就在床头,马庭禄夫妇每天都很温馨。
(7/12)退休后的生活很清闲,老人平日里喜欢坐在写字台前看报纸,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他拿着一枚放大镜饶有兴致地浏览着新闻。
(8/12)除了读书看报,老人还爱摆弄花草。吃完午饭,马庭禄慢步挪到阳台,拿起自制的“喷壶”给花花草草浇了浇水,眼神里满是喜悦。
(9/12)虽然心态年轻,但毕竟岁月不饶人,已到耄耋之年,马庭禄需要吃很多药物来维持健康。“政府照顾我们,看病都可以报销的”,对这一点,老人非常满意。
(10/12)生活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在不大的厨房里,马庭禄与老伴分工协作,他负责做饭,而老伴负责刷锅洗碗。这样的日子,平淡而充实。
(11/12)多年来,马庭禄参加了很多中日交流活动,他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去一趟日本,把他的亲身经历讲给日本人听,让日本人了解那段真实的历史。
(12/12)关于国际关系,老人有自己的看法:“国家一旦落后就要挨打,战争是人为的灾害,我希望永远都不要再发生。我们要巩固国防,使老百姓安居乐业。”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马庭禄:有机会希望去一趟日本

十月的午后秋高气爽,在南京秦淮河畔的一个小区里,8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马庭禄悠闲地坐在家中,和我们聊起了七十多年前的那段往事。

马庭禄生于1934年3月14日,回族,年幼时家住南京七家湾大辉复巷29号。父亲做小生意维持生计,母亲则在家带孩子,日子很是清苦。由于是少数民族,马庭禄一家人常受到别人接济,对此他很是感激。

1937年日军侵入南京时,马庭禄全家逃进了金陵女子大学难民收容所。日本兵闯进难民区抓人,年仅3岁的马庭禄藏在祖母怀中,亲眼看着父亲、舅舅和二姑爹被日本兵用绳子捆绑着押上了卡车。时隔多年,老人对当时的事仍记忆犹新:“听说大家都被拉到下关江边用机枪屠杀了,然后浇上汽油焚烧掉,毁尸灭迹了”,“另外一位姑爹躲在中华门内的一处防空洞,被日军发现后用刺刀残忍杀害,姑妈也被强奸了。”每每提及伤心往事,老人总忍不住落泪。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当时11岁的马庭禄还在南京朝天宫民族小学念书,过了几年小学毕业后进入南京三中学习。1955年,21岁的马庭禄响应党的号召支援西北建设,赴青海省西宁市邮电局工作,在那儿奉献了五年的青春。

1960年,马庭禄回到南京,在大辉复巷某小区当上了居委会主任。1965年,被调至建邺区建筑公司担任团总支书记,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由于身体抱恙,老人在1987年退休回家颐养天年。

退休后的生活很清闲,马庭禄和老伴爱下楼散散步,去广场锻炼身体。马庭禄的老伴终身未育,她年轻时领养了妹妹的女儿,如今女儿的儿子已经17岁,一家人其乐融融。

多年来,马庭禄参加了众多中日两国的交流活动,他告诉我们自己有个心愿,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去一趟日本,把他的亲身经历讲给日本人听,让日本人了解真实的历史。

关于国际关系,老人颇有见解:“国家一旦落后就要挨打,战争是人为的灾害,我希望永远都不要再发生。所以我们要巩固国防,使老百姓安居乐业,各国人民友好往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