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屠杀幸存者·周湘萍:
历经磨难才更知足
第二十三期

周湘萍

1929年生
幼时家住南京原王府里3号
父亲和爷爷同日遇害

(1/9)南京大屠杀发生时周湘萍8岁,一家九口住在王府里3号(现鸣羊里12号)。1937年冬天日军攻城,邻居纷纷避难,整条巷子只剩周家一户。“奶奶不愿离开老房子,父亲就说一家人生死要在一起。”
(2/9) 周湘萍的父亲在一个清晨被日本兵当街掳走,下午有人报信“人被打死了”。爷爷出门寻人,当晚遇害。“一天内,父亲和爷爷都走了,家里一下没了主心骨。”老人拿起纸巾擦拭眼角,缓了好一阵。
(3/9) “几天后,三个日本兵来我家歇脚,见我姐姐躲在柴垛里,就把她拎到空房间轮流糟蹋了。没想到他们连一个13岁的女娃也不放过!”周湘萍与姐姐11年前接受媒体采访,在报纸上泣诉日军当年暴行。
(4/9) 1949年,周湘萍和一位军官小伙举行了婚礼,一女两子的降临也让小家庭逐渐完整。1952年她被招进新街口百货公司,两年后调至南京市食品公司管理人事,直到退休。图为周湘萍与丈夫、姐姐的合影。
(5/9) 今年87岁的周湘萍在龙蟠南路的一所养老院里安度晚年。“我腿脚不好,这几年越发严重,儿女不放心我一个人住,反而在养老院里安全些。”行走间,周湘萍离不开手中的这根拐杖。
(6/9) 除了拐杖,周湘萍还有一样贴身之物就是老花镜。“我虽说没怎么念过书,但还能识几个字,平时喜欢看看报纸,这副眼镜少不了。”老人笑道。
(7/9) 虽然养老院房间有专人打扫,但周湘萍仍然喜欢自己“上阵”。“把自己收拾得利索点,心情也好。”对她来说,保持床铺整洁是最基本的个人卫生要求。
(8/9) 养老院的生活丰富而充实。“平时娱乐活动不少,我经常跟其他老人一起唱唱歌、做做手工。”老人说着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盆纸花盆栽笑道:“这盆花就是前两天刚做的,我自己觉得还挺好看。”
(9/9) 每逢节假日,儿孙会早早接老人回家住两天,平时也经常来养老院陪她。周湘萍说,自己年轻时吃过苦、受过难,到晚年能过上好日子更加知足。图为周湘萍与儿媳。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大屠杀幸存者周湘萍:历经磨难才更知足

南京大屠杀发生的那一年,周湘萍只有8岁。但留在记忆中的一些景象,却成为她近80年来不忍回顾的痛。秋分刚过的一个午后,老人坐在养老院房间里聊起了过去。

“我小时候,一家九口人住在王府里3号,现在大概是鸣羊里12号的位置。”1937年冬天日军攻进城,邻居纷纷避难,整条巷子只剩下周家一户。“我奶奶坚持要守着老房子,父亲觉得一家人生死要在一起,所以都没逃。”

灾难开始接二连三降临。周湘萍的父亲在一个清晨被日本兵当街掳走,下午就有人来报信“人被鬼子打死了”。爷爷出门寻人,当晚遇害。“一天之内,我父亲和爷爷都走了,家里一下没了主心骨。”周湘萍拿起纸巾擦拭眼角,缓了好一阵才继续道:“之后没几天,三个日本兵来我家歇脚,看到我姐姐躲在柴垛里,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到一处空房间,轮流把我姐姐糟蹋了。没想到他们连一个13岁的女娃也不放过!”老人克制半晌,终究还是抽泣起来。

为了避免渐渐长大的周湘萍也遭遇如此命运,10岁那年,她被母亲强行送给别人家做了童养媳。“说是童养媳,其实就是让我当苦力,两年后我就从那家逃出来了。回家也没有活路,我就靠给别人带孩子、伺候病人过日子。”后来,姐姐放心不下她,带着周湘萍学起了捡茶叶,生活才逐渐好转。

解放前,周湘萍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军官帅小伙儿,两人1949年和其他几对新人一起举办了集体婚礼。一女两子三个生命的降临,也让这个小家庭逐渐完整起来。1952年新街口百货公司开业,面向全市招聘一批女工,周湘萍就在其中。两年后她又被调至南京市食品公司管理人事工作,直到退休。

2005年周湘平被正式确认幸存者身份。2014年12月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公祭日,她作为到场的几十位幸存者代表之一,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今年87岁的周湘萍在龙蟠南路的一所养老院里安度晚年。“我腿脚不好,儿女不放心我一个人住。养老院环境不错,护工也很尽心,平时娱乐活动也不少,我经常跟其他老人一起唱唱歌、做做手工。”老人说着拿起床头柜上的一盆纸花盆栽笑道:“这盆花艺就是前两天刚做的,我自己觉得还蛮好看的。”

每逢节假日,儿孙会早早接老人回家住两天,平时也经常来养老院陪她。周湘萍说,自己年轻时吃过苦、受过难,跌跌撞撞都熬过来了,到晚年能过上好日子更加知足。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