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屠杀幸存者·高如琴:
年过八十仍在学习
第二十二期

高如琴

1931年生
南京人
外婆遭日军枪击身亡

(1/10)在南京鼓楼区一间明亮大气的精装公寓中,我们见到了高如琴。与大部分老人不同,83岁的高如琴家中少有陈旧的气息,客厅中甚至还摆放着一台电脑。在丈夫的陪伴下,高如琴向我们讲述了70年前的往事。
(2/10) 1933年12月,高如琴出生在南京中华门城堡旁边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家中还有两个哥哥。日军进城后,4周岁的高如琴跟着母亲和外婆逃跑时遭到日军射击,母亲先中了一枪,被子弹打穿了大腿;外婆被打中胸口,当场遇害。
(3/10) 高如琴9岁时到高冈里小学上学,虽然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会给学生们发放奶粉,但父亲养活4个孩子还是很吃力,哥哥们13岁就出去给人当学徒。高如琴也早早参加工作,解放后进入了南京制药厂。
(4/10) 高如琴与丈夫向宁观通过邻居介绍相识,向宁观16岁参军,解放后先后在陆军军官大学和陆军航空兵学校进修,认识高如琴时已经是空军少尉军官。由于向宁观的驻地经常变动,两人最经常用的培养感情的方式,是写信。
(5/10) “一星期一封吧,当时军邮不要钱。”高如琴笑道。向宁观还调侃因为老伴当年“不是团员”,通过政审费了好一番功夫。向宁观25岁转业,1957年两人结婚,均在南京制药厂工作到退休。
(6/10) 向宁观与高如琴同年同月生,而且生日只差一岁。谈起老伴儿高如琴,向宁观非常自豪:“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典型的。到了明年,我们就是‘珍珠婚’了。”
(7/10) 83岁的老两口如今已是儿孙满堂,儿子女儿都在南京,经常来看望他们。三年前向宁观把腿摔伤,现在的房子就是儿子为父母特别准备的。
(8/10) 夫妻俩现在都是5点半起床,九点多睡觉。早饭吃儿媳送来的点心,午晚饭都自己做。高如琴最拿手的菜是红烧鱼,向宁观最爱吃的是老伴儿做的盐水虾。
(9/10) 熊淑兰家的阳台很大,她在那里养了很多植物。她不厌其烦地跟我们介绍:这盆是鲜花、这盆是辣椒......言辞之间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
(10/10) 高如琴坦言现在过得很好,但是依然会经常参加幸存者聚会。“以前是很痛恨他们。”高如琴说,“不过现在他们也到纪念馆来念经、祭奠,对我们友好,那我们也对他们也友好。”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大屠杀幸存者高如琴:他们对我们友好 我们也会友好

在南京鼓楼区一间明亮大气的精装公寓中,我们见到了高如琴。与大部分老人不同,83岁的高如琴家中少有陈旧的气息,客厅中甚至还摆放着一台电脑。高如琴的精神很好,在丈夫的陪伴下,向我们讲述了70年前的那段往事。

1933年12月,高如琴出生在南京中华门城堡旁边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家中还有两个哥哥。日军进城时,4周岁的高如琴刚刚记事,正跟着母亲在秦淮河畔的外婆家里。听到日军进城的消息后,外婆和母亲带着她逃跑,不幸的是,路上碰到了两名日军,并向她们开枪。母亲先中了一枪,被子弹打穿了大腿后倒在地上;外婆随后被打中胸口,当场遇害。两名日军见两个大人都被打倒,就没有再开枪。但是高如琴永远失去了一位亲人。

处理完外婆的丧事后,高如琴就跟家里人躲进了难民所,直到那噩梦般的几个星期过去,一家人才又重新回到家里。在日军占领南京期间,高如琴也渐渐长大,9岁时到高冈里小学上学。虽然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会给学生们发放奶粉,但高家的经济条件并不算好,织缎子为生的父亲要养活4个孩子还是很吃力。好在高家的孩子比较争气,高如琴的哥哥们13岁就出去给人当学徒,高如琴自己上完小学后也帮衬着家里,一家人才算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解放后,高如琴家中再遭不幸,父亲突发脑血管病,1952年就去世了。两个哥哥被迫离家到上海投奔亲戚,有时会寄钱回来给妹妹和母亲。这时的高如琴在供销社工作,但上过学的她知道知识的力量,工作的同时还到夜校进修,一直读到初三。几年后高如琴调去做小学老师,不久后调入南京制药厂,并在这里一直工作到退休。

高如琴与丈夫向宁观是通过邻居介绍认识,向宁观16岁参军,解放后先后在陆军军官大学和陆军航空兵学校进修,认识高如琴时已经是空军少尉军官。由于工作性质比较特殊,向宁观的驻地经常变动,而且长期不能回家,两人最经常用的培养感情的方式,是写信。“大概一星期一封吧。”高如琴笑道。“当时军邮不要钱。”千里寄思,书信传情,是那个年代人们特有的浪漫。说起两人的结合,向宁观也是一脸笑意,调侃因为老伴当年“不是团员”,通过政审还好一番麻烦。向宁观25岁时转业到南京制药厂,1957年两人结婚,次年儿子出生,几年后家庭中又添了一个女儿。两人均在南京制药厂工作到退休。

向宁观与高如琴同年同月生,而且生日只差一天。谈起老伴儿高如琴,向宁观非常自豪:“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典型的。到了明年,我们就是‘珍珠婚’了。”已经83岁的老两口如今已是儿孙满堂,儿子女儿都在南京,经常来看望他们。三年前向宁观把腿摔伤,现在的房子就是儿子为父母特别准备的。夫妻俩现在都是5点半起床,九点多睡觉。早饭吃儿媳送来的点心,午晚饭都自己做。高如琴最拿手的菜是红烧鱼,向宁观最爱吃的是老伴儿做的盐水虾。两位老人都坦言现在过得很好,但是依然会经常参加幸存者聚会,有时还会参与烛光祭。“以前是很痛恨日本人。”高如琴说,“不过现在他们也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来念经、纪念,对我们友好,那我们也对他们也友好。”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