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张秀红:
很高兴大家记着我
第十八期

张秀红

1926年出生
家住南京菱角市小区
为救爷爷被日本兵施暴

(1/12)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生于1926年5月,家住南京菱角市75号。11岁时遭侵华日军施暴,落下终身残疾。
(2/12)1937年12月,汉中门桥被炸毁,日军用中国人的尸体堆积成桥。张秀红家所在的村庄也被占领,她回忆道:“日本兵将男人集中到田里枪杀,太残忍了。”
(3/12)一个日本兵问张秀红的爷爷要“花姑娘”,为了救爷爷,张秀红不得不牺牲自己,被日本兵糟蹋了。后来,日本兵又用刺刀在她背部留下了一辈子的伤疤。
(4/12)死里逃生之后,张秀红坚强地活了下来。1948年,张秀红结了婚,因为身体有缺陷,张秀红生孩子花了三天,她说自己差点死掉,后来就再没生育。图为老人展示生活照。
(5/12) 张秀红在玻璃拉丝厂上班,直到五十岁退休。丈夫曾在汽车厂工作,多年前去世,张秀红将他的照片贴在衣橱上,时常回忆两人一起走过的幸福岁月。
(6/12) 老人说:“如今已有30多个国家的人来看望我,很高兴大家还惦记着我。”老人指着墙上各国友人送来的锦旗,露出温暖的笑容。
(7/12)张秀红曾受邀赴日本交流,她说:“很多日本人听了我的经历当场痛哭,有个小姑娘向我下跪道歉,这让我很欣慰。”一名日本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了张秀红演讲的瞬间。
(8/12) 已过鲐背之年的张秀红总爱穿戴整洁,浑身上下利利索索的。她每天的饮食也很讲究,荤素搭配,爱吃鸡翅与蔬菜。
(9/12) 和大多数老人一样,张秀红的身体机能也在下降。老人脚面一直有浮肿,用手指轻轻一按,便会留下一个印记,数十秒后才会消失。。
(10/12)张秀红告诉我们,她的心脏和肝脏都不太好,平时需吃药缓解病情。好在医疗费用有报销,她很感谢党和政府的关照。
(11/12) 没有了战争,老人的生活很安逸、很平静。她每天都坚持独自下楼散步、锻炼,有时会在小区里坐上半天,静静地回味自己90年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
(12/12)受伤者撕裂的创口早已愈合,但回忆的痛楚仍旧碎裂人心。张秀红说出了她最大的愿望:“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当年那段历史,一定要珍惜和平,不能再有战争。”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很高兴大家记着我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生于1926年5月,家住南京菱角市75号。1937年,在30多万死难者的身边,老人与死神擦肩而过。她幸存下来,曾经目睹的死亡、遭遇的伤痛,让她到了鲐背之年依旧饱受折磨。

90岁高龄的张秀红听力下降得厉害,几乎每一句话都要凑到她耳边“喊”出来,听明白之后,她总是会心一笑,然后慢慢地回答。就这样,在老人几平米的房间里,用了一下午的时光,她向我们讲述了自己一生的经历。

老人告诉我们,侵华日军攻陷南京之前,她的父母种田卖菜为生。1937年12月初,侵华日军占领张秀红家所在的村庄,日军把村民们都集中了起来,男女分开,然后一个个检查男性手上有没有老茧,头上有没有帽箍,以此判断是否为军人,如果有就将他们集中在一起,拉到田里枪杀。

张秀红回忆道:“我和爷爷在家里,一个鬼子用刺刀对着我爷爷,意思是要找花姑娘。我爷爷说没有,他就用刺刀指着我。爷爷跪下来求他,说我还小,鬼子不肯走,要用刺刀刺我爷爷。为了保护爷爷,我只能答应,被鬼子糟蹋了。我的大腿根部到尾椎骨都被撕裂了。”说到这里,老人忍不住流下泪来,快80年了,当年撕心裂肺的伤痛,如今回想起来依然那么清晰。

因为身体有缺陷,张秀红生孩子时生了三天三夜,她说自己差点死掉,后来就不敢再要小孩了。如今一到阴雨天,老人下身就疼得不能入睡。

老人接着回忆:“爷爷看我在家不安全,就把我放在外面草堆里面养伤,没有想到这些日本鬼子还是不停地来骚扰。后来,家人把我头发剪掉,打扮成男孩的样子。有一天,几个日本鬼子来村里抢东西,把村里的鸡和食物都抢走了。他们竟然要我帮他们把东西送到他们住的地方去。那个时候,我还小,力气也不大,拿不动那么多东西,就走得很慢,日本鬼子就用刺刀戳我,虽然隔着棉衣,但是我的后背还是被刺伤了,血都留了出来。东西送到后,他们才把我放了回来。”

就这样,张秀红全家东躲西藏过了几个月非人日子。1938年春天“安民”了,她和家人才回到家中,老人记得种地的时候还是能看到遇难者的尸体。

死里逃生之后,张秀红坚强地活了下来。1948年,张秀红结了婚,丈夫也是一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两人都有着不错的工作,张秀红起初在居委会办的厂里编竹篮竹篓,后来被安排到玻璃拉丝厂上班,一直干到五十岁退休。她的丈夫在汽车厂工作,每个月工资有300多块,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已是“超级高薪”。

老伴早早撒手离她而去,张秀红的晚年生活稍显孤独,平常以带孙子为主,不过一眨眼,孙子都已年过四旬。老人说没有了战争,她的生活很安逸、很平静。

张秀红曾受邀赴日本访问,在日本的十几天里,她出席了多个讲座,她说:“很多日本人听了我的经历,对我表达了愧疚与歉意,还有人当场失声痛哭,印象最深的是有个日本小姑娘向我下跪道歉,这让我感到欣慰。”

受伤者撕裂的创口早已愈合,但回忆的痛楚仍旧碎裂人心。张秀红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再有战争:“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当年那段历史,一定要珍惜和平,不能再有战争。”老人家语重心长的说。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