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万秀英:
忘不了战争带来的痛苦
第十二期

万秀英

1928年出生
家住南京二板桥
哥哥被残杀 母亲被炸死

(1/12)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万秀英,1928年出生,家住南京二板桥。1937年,她的母亲与哥哥被侵华日军残忍杀害,父亲至今下落不明。
(2/12)1937年,侵华日军在二板桥烧杀淫掠,万秀英和哥哥外出时碰上日本兵,哥哥因为没有“脱帽敬礼”,被日本兵一刀劈中头部,不幸遇难。她的母亲出门捡柴火,也在路上被日军炸死。
(3/12)1945年,日军投降,17岁的万秀英嫁给了一个扬州小伙,两人在牌坊街生活了50年,老伴前几年刚去世。万秀英先后在服装厂和冶金厂上班,直到1978年退休,现在住在南京南湖艺苑村。图为老人的家。
(4/12)万秀英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在南京生活。子女很孝顺,每天轮流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图为多年前万秀英与两个女儿在玄武湖畔合影留念。
(5/12)88岁的她如今已四世同堂,老人说儿孙个个都很有出息,外孙女考取了公务员,这让她很骄傲。图为万秀英与外孙女、老伴的合影。
(6/12)饱经岁月风霜,老人已是满头银发,脸上刻满了皱纹。自患上了脑血栓,万秀英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她长年躺在气垫床上,喝水也只能依靠吸管来完成。
(7/12)由于老人长年卧病在床,大女儿为方便照顾,特意在自家楼下买了套40多平的一居室给老人居住。每天两个女儿轮流过来给她喂饭喂水、擦拭身体,悉心照料。
(8/12) 为了缓解病情,老人不得不做一些治疗、吃大量药物。政府与公益机构会为她报销部分医疗费用,老人对此很是感激。
(9/12)万秀英平时吃得比较清淡,一碗白粥配上点小菜是她的最爱。由于身体的原因,她已不能吃肉,儿女就买了肉松来给她补充营养。
(10/12)老人整天躺在屋里不能外出,女婿就买了只相思鸟挂在门头与她作伴,老人一睁眼就能看见。万秀英说这只鸟儿很活泼,她很喜欢。
(11/12)万秀英表示,生活在和平年代,本该抚平伤痛,但是多年来,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侵略,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图为2014年万秀英出席国家公祭日活动。
(12/12)老人说:“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我深刻体会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和痛苦,和平来之不易,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只为警醒我们自强不息,更加珍视和平。”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万秀英:亲眼目睹哥哥被残杀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万秀英,1928年出生,家住南京二板桥。侵华日军入城前,父母做小生意,家里有哥哥、姐姐、弟弟和妹妹,她排行老三。

1937年,侵华日军在二板桥烧杀淫掠,下关一带死了很多人。万秀英当时9岁,哥哥比她大7岁。有一天,兄妹俩到江边捉虾子吃,在路上遇到日本兵,哥哥因为没有“脱帽敬礼”,惹恼了日本人,头部被砍了一刀,顿时鲜血直流,最终不幸遇难。万秀英当时整个人都吓呆了,被日本兵踹了几脚后慌忙跑回了家。

战争还让万秀英失去了母亲,她回忆到:“我母亲到三汊河拾柴火,走在鬼脸城附近的路上,被日本兵投掷的炮弹炸死了,弹片炸进她体内。我们去找她的时候,还看到三汊河那里有很多死尸。”童年的阴影一直留存在她的记忆中,像噩梦一样挥之不去。

母亲和哥哥被日军杀害后,万秀英和姐姐每天躲在地洞里不敢出来。“姐姐个子比较高,怕被日军糟蹋,所以不露面。我长得很瘦小,把头发全剪了,脸上抹着脏兮兮的灰,每天出来要饭吃,天气很冷,有时我的脚磨破了,就跪在地上爬,这样我们要饭要了七八年。”说到这里,老人不禁失声痛哭。

1945年,日军投降,17岁的万秀英嫁给了一个扬州小伙,两人在南京牌坊街生活了50年,老伴前几年刚去世。万秀英先后在服装厂和冶金厂上班,直到1978年退休,现在住在南京南湖艺苑村。

万秀英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在南京生活。两个女儿很孝顺,每天轮流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88岁的她如今已四世同堂,儿孙个个都很有出息。万秀英告诉我们,她的外孙女考取了公务员,这让她很骄傲。

年近九旬,她的短发像罩一了一层白霜,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万秀英患上了脑血栓,生活很不方便,她长年躺在气垫床上,喝水也只能用吸管来完成。由于老人卧病在床,大女儿在自家楼下为她买了套40多平的一居室,每天过来给她喂饭喂水、擦拭身体,小女儿也常过来照顾。

回忆过去,万秀英表示,生活在和平年代,本该抚平伤痛,但是多年来,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侵略,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万秀英说:“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我深刻体会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和痛苦,这种痛苦铭刻进我们几代人的心里。我们深知和平来之不易,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只为警醒我们自强不息,更加珍视和平。”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