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季培生:
还原真实历史是我们的使命
第十一期

季培生

1931年出生
幼年家住南京上新河镇
家中四人被日军掳走

(1/11)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季培生,1931年生于南京原上新河镇河北大街23号,家族世代以开木行为生。战争爆发前夕,家中青壮年逃往扬州避难,留下十几口人看守祖宅。图为2004年季培生在上新河指认日军杀人现场。
(2/11)1937年12月13日,日军冲进季家老宅。“他们拿刺刀戳我舅舅,用脚踹我外婆,还把路过的乞丐绑在我家的长条凳上活活烧死。我奶奶、外婆、舅舅、姨父就在那天被掳走,从此音讯全无。”
(3/11) 日占期间,为了生计年仅13岁的季培生到杂货店做学徒。1953年南京机床厂招工,季培生考取了“测工”。进厂后他积极参加夜校培训追求进步。60多年前的教科书如今早已泛黄。
(4/11)夜校的学习让季培生获益匪浅。几年后,他被调至设计部,从事机床零配件的工艺设计工作,直到1991年退休。期间季培生多次立功,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当年的获奖证书老人始终珍藏着。
(5/11)季培生1962年结婚,婚后与妻子育有两子一女,如今二老和孙女一起住在尚书里南京机床厂分配的房子中。小区虽然老旧了些,但周边配套齐全、生活便利。
(6/11) 老人年轻时热爱乒乓球和电子琴。如今身体条件不允许,阅读和听广播成了他闲暇时的最大爱好。老爷子在阅读上涉猎广泛,卧室里的书架堆得满满当当。
(7/11)季培生说,人老了眼神就差了,读书看报越来越离不开老花镜、放大镜这对“双保险”。“它们和这个半导体收音机是我不能离手的三件‘宝贝’。”老人笑道。恰逢中午,他打开收音机听了一段午间新闻。
(8/11) 今年85岁高龄的季培生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每天需要定时定量服用四五种药,有降血压的,有疏通心脑血管的。图为老人床头柜上的药盒。
(9/11)如今,老人的腿脚也不太利索,有时走两步路就会头晕。即使是在家里,他的步伐也非常缓慢。尽管如此,每年纪念馆举办的公祭仪式和清明纪念活动,他仍坚持参加,风雨无阻。
(10/11)这些年,季培生时常受社区及学校邀请,开设历史讲座。更有不少大学生慕名来拜访,这让他很欣慰。图为2011年季培生为大阳沟社区市民和大光路小学孩子们讲课。
(11/11) 他始终认为,还原真实历史是幸存者的使命:“我非常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因为历史就是靠讲述和记录才能一代代传承下去。”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季培生:还原真实历史是我们的使命

6月2日,天气阴沉。我们致电季培生老人表达采访意愿时,老人不停关照:“今天可能会下雨,你们路上慢些走。”语气亲切,令人倍感温暖。

季培生,1931年生于南京原上新河镇河北大街23号,小镇从明清时期开始就是整个长江流域最重要的木材贸易中心,季家世代正是以开木行为生。1937年战争爆发前夕,家族里的青壮年逃往老家扬州避难,只留下十几口人看守祖宅。

12月13日,侵华日军由水西门攻入南京城,季家老宅最先落入敌手。“两个日本兵冲进我家,把我16岁的舅舅从床上拎起来,端起刺刀戳他的肚子。外婆上前想护着舅舅,被其中一个日本人一脚踹到天井旁,拿枪托狠砸她的头。外婆当时六十多岁,哪受得住这些,当即就晕过去了。我奶奶、外婆、舅舅、姨父四个人就是在那天被掳走的,这辈子再也没见过他们。”季培生回忆道。

当晚,日军再次前来,他们见季宅地方大、房间多,决定在此修整队伍,住了整整一周。在这期间,季培生一家老小十几口只能“蜗居”在一个小房间里,整日提心吊胆,以免遭来厄运。“日军真是丧尽天良,放狗咬人、放火烧人,无恶不作。我亲眼见到他们把路过的一个要饭花子绑在我家的长条凳上,浇上汽油,在院子里活活烧死了。那情景我现在根本不敢再回想。”老人说到此处一声叹息。

因为战争,上新河镇的木行再无生意可做,纷纷关店倒闭。季家也无力再供子女读书,“没好好上过学”成为季培生一生的遗憾。13岁那年,为了贴补家用,季培生赴瓜洲一家杂货店做起了学徒,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才返家。

1950年,季培生前往天津一家木材公司做工,干起了“老本行”。三年后,因为父亲去世,他回到南京照顾母亲。期间适逢南京机床厂招工,季培生凭借出色的计算能力顺利考取“测工”一职。进入机床厂后,季培生积极参加夜校培训,抓紧一切时间读书学习。“为了充实自己,提高知识文化水平,我可以说是分秒必争。”过了几年,季培生被调至设计部,从事机床零配件的工艺设计工作,直到1991年退休。

季培生1962年结婚,婚后与妻子育有两子一女,如今二老和孙女一起住在尚书里原南京机床厂分配的房子中。谈到孙女,老人满脸笑意:“孩子孝顺,照顾我和老伴从来不嫌烦、不嫌累。”闲暇之余,季培生喜爱阅读、听广播,半导体收音机、老花镜、放大镜成为他不能离手的三件“宝贝”。

尽管已年过八旬,季培生仍每年坚持参加纪念馆举办的公祭仪式和清明纪念活动,风雨无阻。此外,他还时常受社区或学校邀请,开设历史讲座,更有不少大学生慕名前来拜访,这让老爷子很是欣慰。季培生说,还原真实历史是幸存者的使命:“我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因为历史就是靠讲述和记录才能一代代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