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唐复龙:
苦难让我学会早当家
第十期

唐复龙

1935年出生
幼年家住南京三牌楼
父亲遭日军杀害

(1/12)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唐复龙出生于1935年,父亲是三牌楼附近一家米店的工人。唐父为人很公正,远近四邻都知道他“秤平斗满”。日军进城后父亲被抓走,此后唐复龙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2/12)唐父被抓走时,妻子唐丁氏抱着没满月的弟弟跟日军要人,被日军戳了一刀,手中的孩子也掉在了地上。幸运的是,他们得到了难民营附近外国人的救治,活了下来。
(3/12) 父亲被抓后孤儿寡母付不起房钱,唐复龙一家只好从租住在三牌楼的房子里搬去难民营,全家人住半间房,盖一床被子。唐老拿出一张泛黄的纸,上面是他手写的对当年的回忆。
(4/12)唐复龙回忆道,母亲唐丁氏当年在莫愁路的一个“故衣市场(旧衣市场)”做些小生意,年幼的他就帮着母亲占一个摊位。
(5/12)当时的旧衣市场还是“黑市”,唐丁氏每天凌晨两三点带着唐复龙在旧衣市场收一些衣服,天亮了回来洗洗刷刷,缝缝补补,然后拿去售卖,补贴家用。
(6/12) 唐复龙6岁时到朝天宫小学上学,读到六年级就没办法读下去了——母亲的生意需要人帮忙,只好舍弃了学业忙于生计,“赚钱养家”成为他抗战胜利前的主要生活内容。
(7/12)从苦难中走出的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进取精神。解放后,唐复龙从1952年开始在南京机床厂工作。他很快成为了厂里的技术尖兵,1955年月薪有100元。图为唐老在翻找年轻时的存照。
(8/12) 1964年唐复龙跟妻子结婚,育有一子一女。现在儿女都已经退休,孙子也上高二了。夫妻俩跟儿子生活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幸福。
(9/12)唐老的妻子年轻时是一名戏剧演员,几张照片记录了她身上岁月的变迁。50多年的婚姻并没有让两人的感情变得平淡,老人一直在夸唐复龙“聪明、上进”,神色中充满着自豪和甜蜜,如同热恋期的小女生。
(10/12)不算大的卧室很整洁,书柜上摆满了书籍。“人的生活还是精神生活。”唐老说。02年的一次意外让唐老左腿动了一次大手术,换上了人工关节,但他精神一直很好。
(11/12) 不少幸存者因为纪念活动彼此认识并成为了朋友,平时也会打打电话互致问候。“也就是问问彼此还在不在了。”唐老笑着说,面对生死话题,他显得很从容。或许在70多年前,他就已经看开了生死。
(12/12)唐老和母亲的幸存者证书编号为1号和2号。他们登记成为幸存者时,幸存者协会还没有成立。唐丁氏95岁过世,据唐复龙回忆,母亲曾一直对父亲的死耿耿于怀,直到02年唐复龙出现那次意外后,她才把这些都看淡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唐复龙:会给幸存者朋友打电话问问“还在不在”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唐复龙出生于1935年,父亲是三牌楼附近一家米店的工人。唐父为人正直,远乡近邻都知道他“秤平斗满”。日军进城后父亲被抓走,此后唐复龙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唐父被抓走时,妻子唐丁氏抱着没满月的弟弟跟日军要人,被日军戳了一刀,手中的孩子也掉在了地上。幸运的是,他们得到了难民营附近外国人的救治,活了下来。

唐复龙的童年是在日军“统治”下度过的。父亲被抓后孤儿寡母付不起房钱,唐复龙一家只好从租住在三牌楼的房子里搬去难民营,全家人住半间房,盖一床被子。唐丁氏当年在莫愁路的一个“故衣市场(旧衣市场)”做些小生意,年幼的他就帮着母亲占一个摊位。当时的旧衣市场还是“黑市”,唐丁氏每天凌晨两三点带着唐复龙在旧衣市场收一些衣服,天亮了回来洗洗刷刷,缝缝补补,然后拿去售卖,补贴家用。

唐复龙6岁时到朝天宫小学上学,偶尔路过城门看到守门的士兵,还要叫一声“太君”。但是唐复龙的学业只维持到六年级,就没办法读下去了——母亲的摊子没人帮忙,为了生计只好舍弃了学业。10岁起,唐复龙的生活重心就放在了帮助母亲维持一家人的生存上,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

解放后,唐复龙从1952年开始就在南京机床厂工作。唐老身上有一种从苦难中走出的人特有的进取精神,唐复龙很快成为了厂里的技术尖兵,百余人的技术考试,他名列第一;在一斤蔬菜只要4分钱的那个年代,他的月薪有100元。“都是没办法的事情,苦难的生活让我学会了早当家。”唐老说道。

唐复龙1964年结婚,妻子年轻时是一名戏剧演员。50多年的婚姻并没有让两人的感情变得平淡,妻子一直在向笔者夸奖唐老“聪明、上进”,神色中充满着自豪,如热恋期的小女生。夫妻俩育有一子一女,现在跟儿子生活在一起。现在儿女生活幸福,孙子也已经上高二了。2002年的一次意外让唐老左腿动了一次大手术,换上了人工关节,但精神一直很好。“人的生活还是精神生活。”唐老说。

通过近年的纪念活动,唐老也和不少幸存者成为了朋友,平时会打打电话互致问候。“也就是问问彼此还在不在了。”唐老笑着说,面对生死话题,他显得很从容。或许在70多年前,他就已经看开了生死。

唐老和母亲的幸存者证书编号为1号和2号。他们登记成为幸存者时,幸存者协会还没有成立。唐丁氏95岁过世,据唐复龙回忆,母亲曾一直对父亲的死耿耿于怀,直到2002年唐复龙出现那次意外。看到儿子的身体大不如前,唐丁氏也渐渐把仇恨都看淡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她说。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