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陈广顺:
活着就有希望
第一期

陈广顺

1924年8月出生
南京汤山西岗头村人
因两筐山芋四只鸡在南京大屠杀中幸存下来……

(1/12)在一个阳光煦暖的午后,大苏网栏目组走进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广顺的家中,老人身体硬朗,也很健谈。
(2/12)陈广顺点燃一支烟,往事历历在目。他说14岁那年,日本人烧毁了村庄,大伙全部躲到附近的山上。一天晚上,他下山回家煮山芋吃,不料被日本人抓住押到村头。
(3/12)陈广顺带领我们来到一座破败的房子前,原先住在里面的一家五口人全部被日军杀害。每逢新年,都有村民来贴上春联。
(4/12)92岁高龄的陈广顺拄着拐杖走到当年村民遇害地点,告诉我们日本兵就是在这里抢走了他手中的两筐山芋和四只鸡,同时饶了他一命,但20多个村民则不幸被日军枪杀。
(5/12)战争结束后,陈广顺一直在西岗头村生活,当了几年乡长,后来去医院任职,退休前在南京某储运市场当了一名保安。
(6/12)2005年,陈广顺受邀赴日本交流,控诉当年日军暴行。不少日本人因他的经历痛哭流涕,向他道歉。
(7/12)陈广顺向我们展示日本人赠予他的礼品,由于语言不通,他至今也不知道这两个小物件是做什么用的,只好挂在墙上。
(8/12)受访当天,老人恰好收到了一封信,外孙女坐在陈广顺身边,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陈老一本正经 地说:“我的视力可不比外孙女差。”说完两人都乐了。
(9/12)陈广顺的几个子女都和他住同一个村,他晚上在大儿子家睡觉,白天在大女儿家吃饭。寒来暑往,日日如此。
(10/12)除了胃有些不好,陈广顺的饮食、睡眠都非常有规律。爱抽烟的他自制了一个多功能的烟灰缸,一侧可以灭烟,一侧可以扔烟头。旁边的水杯陈广顺一用就是好几年。
(11/12)陈广顺现在已经五世同堂,在栏目组采访当天,外孙女像往常一样为他下厨做了一份蛋炒饭,他吃得津津有味。
(12/12)现在,陈广顺很享受平静的晚年生活,回望从前,他总说“活着就有希望”……(图中左右两位分别是陈广顺的大女儿和女婿,中间是老人的外孙女。)(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陈广顺:活着就有希望

岁月流逝,当所有东西都逝去的时候,有些往事却历历在目。相比70多年前在南京大屠杀中无辜惨死在日军屠刀下的30万同胞,死里逃生的陈广顺十分幸运。

今年已92岁高龄的陈广顺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在东郊西岗头村生活了一辈子。初见陈老,他正安详地靠在自家院中的躺椅上,微闭双眼,悠然地抽着香烟。煦暖的阳光下,透过袅袅升起的烟雾,一张满布满皱纹的脸尽显岁月的沧桑。

当我们表明来意后,陈老熄灭了烟,起身将我们领进客厅,随后他主动打开了话匣子:“我家姊妹五人,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小时候家里很穷,我12岁就开始种田。1938年春节期间,南京城里的日本人扫荡到西岗头村,我们家人都去山上避难。”

那段时间,由于没有东西吃,陈广顺每天晚上都会偷偷从山上跑回家,煮点山芋充饥。天微微亮的时候,他会将煮好的两筐山芋挑到山上给家人吃。

1938年1月30日,正值除夕,有24个村民因太想家,悄悄返回了村子,不料被日本兵发现抓了起来。陈广顺回忆:“当时,我正将两筐山芋倒进锅里煮,由于太累,靠在锅边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1个日本军官和4个日本兵站在我面前。我猜他们是被山芋的香味吸引来的。”说到这里,陈广顺一脸懊悔。

日本兵揭开锅盖,指了指地上的一个空篮子,示意陈广顺装筐。日本兵还在他家炉灶底下发现了4只老母鸡,那是他准备给生病的父亲特意留着的。无力反抗的陈广顺只能把4只鸡捆起来,并挑上一筐山芋,在明晃晃的刺刀下,跟着日本兵走出了屋子。

在村里小学的篮球场上,20多个村民已经在那里排成两排跪着,边上全是拿枪的日本兵。“我紧紧抓着鸡,坐在旁边,心里非常害怕。”后来,日本兵拿着机枪一阵扫射,乡亲们纷纷倒下。日本军官看到陈广顺送来的山芋,示意他先吃一个。“他怕我在里面下毒,要我吃给他看。”陈广顺只好照做。见陈广顺吃了没事,日本兵立即将山芋瓜分了。

看见乡亲们惨遭屠杀,陈广顺是又恨又怕,他不知道下一个目标是不是自己。这时,一个吃饱了肚子的日本军官突然冲他挥了挥手,口中说着“开路”。陈广顺一下来了精神,撒开腿就往山上跑,最终陈广顺跑到了林子里,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死里逃生的陈广顺躲在树林里大哭了一场,鸡没了、山芋也没了,他不敢去见父亲。一个人躲了一天,他最终还是去见了父亲,放声痛哭。父亲并没有责怪他,只是抱着他一个劲地安慰:“人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不久,日本兵撤出了村子,陈广顺一家终于回到村里继续生活。

战争的硝烟终于散去,陈广顺在1945年结婚成家,妻子是同村人,比他小3岁,一共为他生了7个子女。由于当时医疗水平比较低,有3个孩子不幸先后夭折,现在还有4个儿女健在。92岁的他已经五世同堂,他时常感慨:“我是幸运的,如果我当年被日军机枪扫死,就不会有这多出来的79年的时光,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儿孙满堂,所以说活着就有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新中国成立后,陈广顺1950年担任江宁青林乡乡长,由于没有文化,在1956年被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三医院工作,成了一名普通勤杂工,这一干就是16年。之后又被安排到一家储运公司当保安,一直到1978年由于身体原因病退。

2005年,陈广顺曾受邀赴日本访问。据他介绍,当年部分日本群众自发筹款为他购买往返机票,安排他在日本的食宿。在日本期间,陈广顺出席了多个讲座,他说:“有的日本人承认这段历史,也有人不承认……不少日本大学生听了我的经历,对我表达了愧疚与歉意,还有人当场失声痛哭,这让我感到欣慰。”

目前,92岁的陈广顺与女儿女婿住在一起,晚生生活安详宁静。他说,这些年,政府和社会对他都很照顾。每年都有不少爱心人士去看望他,这让他很感动。说着,他翻出了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着许多来访媒体、爱心人士的电话,还夹着不少名片。每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也都会邀请他去参加活动,让他把自己的故事告诉更多人,让更多年轻人了解那段历史。

熄灭了烟,也说完了从前,到了该告别的时候。陈老执意起身将我们送出门,他微笑着目送我们远去,平静地挥了挥手……(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