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朱秀英:
9岁时被日本军人强暴
第六十五期

朱秀英

1928年出生
9岁时被日本军人强暴

(1/7)踹布坊位于南京老城南地区,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子,它北起泥马巷、南到走马巷,长不过百米,但自巷子形成时这里就是热闹的,巷子里的居民多以踹布为生,踹匠将漂染过的棉布卷上木滚,放在石板上,上压重约千斤的“凹”形大石,一个人的脚就踏在大石两端,手扶木架,左右往来滚动,使布紧密光滑……
(2/7)朱秀英1928年时出生在踹布坊,家里五代人也都住在这里,她的爷爷曾是文武秀才,但不幸英年早逝,留下父亲一人在踹布坊里长大,朱秀英的舅舅在附近的泥马巷开染坊,这是小时候朱秀英最喜欢去的地方,高高的架子上总是挂着精心漂染的彩布,常有小孩子穿梭其间,那是他们最快乐的童年。
(3/7)日本人攻进南京城时朱秀英9岁,1945年的冬月,天色暗黑,踹布坊的许多人还没从梦醒中,这个小巷子便迎来了日本人的烧杀掳掠,慌乱中朱秀英手足无措,她刚找到躲在床底的亲戚,“我想问妈妈在哪,话没说完,日本人的刀就在我身后拔出来了。”朱秀英语调微微颤抖,“我以为那时候我必死无疑了,但老天竟然饶我一命。”
(4/7)转机是多年的老邻居带来的,巷子里一位八十多岁的白发老太在日本人身后大声求饶:“她太小了,你们放过她吧!”老太激怒了日本人,她被一巴掌打倒,趁日本人分神之际,朱秀英拼命跑进附近一个地洞,“进了地洞后我一直在发抖,真的抖成了筛子。”日本人追过来时看见年幼的朱秀英害怕颤抖的模样,哈哈大笑。所幸,最后朱秀英和救她一命的老人都活了下来。
(5/7)逃过一劫的街坊们都决定离开踹布坊,逃往上海路附近的难民区,一路上朱秀英见到的南京城仿佛就是个人间炼狱,“到处都能见到被凌虐杀死的百姓,有的人的尸体腐烂了,脸被野狗咬走了一半,实在太惨了。”朱秀英这一路上的所见都与历史资料吻合,她见证了这段历史,这段历史却也给她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记。
(6/7)朱秀英暂时在宁海路安顿下来,但她没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原来噩梦才刚刚开始,在一日帮亲戚在院子里做活时,年仅9岁的朱秀英被突闯而至的日本军人强暴了,“我大叫、反抗,但结果还是一塌糊涂。”后来她被送进难民营,她还亲眼看见过日本军人开卡车进来,要“花姑娘”,之后十几个姑娘被拽上车带走,朱秀英没有猜测过她们此后的境遇,她不敢想象。
(7/7)后来,朱秀英遇到了丈夫,两人刚结识时丈夫15岁,他们是自由恋爱。“我家老头家里穷,从安徽过来做学徒,但人老实,跟他在一起踏实。”朱秀英的丈夫在采访前一个月去世,他喜欢看报纸,但后来不能动了,朱秀英就每天给他读报,“我应该督促他多活动,也许他就不会这么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