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李美兰:
14人中邻居装死活下来
第六十四期

李美兰

父亲被日本人杀害
14人中邻居装死活下来

(1/7)南京清凉山上至今仍有一座明清式样的小楼,名为“扫叶楼”,楼前翠竹婆娑,绿树掩映,平台远望,楼后庭院内假山层叠,80年前,这个美丽幽静的地方曾是李美兰家的“后花园”。
(2/7)李美兰小时候住在南京清凉山,家中有父母、姐姐、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还有一个被介绍来的童养媳,父亲是个菜农,外号“李半边”,因为家里的田地几乎遍布清凉山半个山头,李美兰最喜欢做的,就是跑到清凉山上的扫叶楼,从那里望下去,能看到家里大半的田地。
(3/7)1937年的冬天是李美兰永远的噩梦,“日军先是派飞机轰炸,我们在清凉山后面挖了个防空洞躲飞机,后来看还是不安全,我们便逃难到傅佐路难民区的外婆家去了。”那时李美兰的外婆和舅妈在家看家,舅舅逃到了六合,“我们在外婆家住了几天,觉得还是不安全,我妈妈便带着我们姐妹几个去了金陵女子大学,每天领点稀饭吃。”李美兰的外婆因为年纪大了,舅妈也因为脸上长有麻子,她俩不害怕日军,所以她们和李美兰的父亲都留在家里面。
(4/7)冬月十四日那天,昏暗的天色似乎在预示着什么,“日本人挨家挨户的搜查,见到青壮年就抓走”,躲在傅佐路的李美兰的父亲也没能逃过一劫,他和许多相亲邻里一起被日本人押往江边,家里的老人孩子只能眼睁睁看着至亲离去,“与我父亲一起被抓走的有14人,后来父亲再也没有回来”李美兰回忆道。
(5/7)后来有一个人逃回来了,大家欣喜若狂,可等到的却是一个冰冷的噩耗——其他人都死了。据他说当时他在日军开枪的那一瞬间顺势往江里面一倒装死,然后用竹篓套在头上,在水里面一直泡着,躲过了日本兵的检查,等到天黑了日本兵离开的脚步声他才敢露头,劫后余生之后是没命的狂奔,最后这个幸运儿被附近山上的一对老夫妻救起,活了下来。
(6/7)李美兰唯一一次接触日本人是在在难民营,那是她正在给小妹妹洗尿布,遇到了路过的日本军人,“那人就站在我身背后,我用余光瞄到了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李美兰只能强装镇定,她没敢回头,也许是在难民区的庇护,也许是李美兰足够幸运,日本人站了一会便走了。但后来,李美兰的小妹妹却因战时的霍乱而死,没能熬到第二年的春天。
(7/7)过了一年多,局面稍显平稳,“我们遍回到了傅佐路的外婆家。”李美兰和家人在家门口搭了个棚子开茶馆糊口,“还记得那时候过得特别艰苦,但在自己家总比好过在难民营。”家门口常有老头三两聚在一起喝茶,显出难得的温馨和热闹,也算是在动乱日子里给李美兰一家的些许安慰。如今,李美兰有四儿两女,八个重孙,虽然家人常来照看,但她仍坚持自己烧饭照顾自己,采访时,碰巧楼上的老邻居来串门,端了一盘热腾腾的土豆丝下来,两位老人聚在一起热闹地拉着家常,日子就像战时外婆家的热茶,鲜活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