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马秀英:
在难民区里订终身
第六十三期

马秀英

躲在地窖里逃过一劫
在难民区里订终身

(1/7)都说人间最美四月天,五月初的南京也是极美的,大树延伸出足够避凉的绿荫,鸟儿热闹地啼叫,路两边的花草郁郁葱葱,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
(2/7)马秀英站在自家阳台笑眯眯地往外望着,这幅场景在这位95岁老人的眼里是多么美,在八十年前,她好像也见过这样的景色,她的记忆慢慢向后重叠,那时候的天空好像更蓝,大树郁郁葱葱,窄窄的街道两边有各色叫不出名字的花草,那时候路上来来往往的还是黄包车,车夫的吆喝声十足,载着当时的名流望族们去新街口、中央商场,小孩子在路边打闹嬉笑,等待着即将从田间归来的家人……
(3/7)父亲在马秀英三个月大时就去世了,母亲靠种田把她和三个哥哥拉扯长大。马秀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哥哥们最宝贝的小妹妹,“那时候有稀奇好玩的东西,总少不了我的一份。”马秀英喜欢坐在家门前,等待着哥哥们踏着夕阳归来,那时的她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4/7)直到1937年的冬天到来,日军攻向南京的消息像一把利刃,彻底肢解了马秀英一家的幸福。“大家逃得逃,散得散,有的人往江北逃,有的人干脆在家里挖地窖藏身。”马秀英一家也伴着惶惶不安,在家附近挖了地窖,哥哥们连夜赶工,挖出一个简陋的、能勉强容人的地窖,那时他们还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地窖在日后起了大作用。
(5/7)马秀英跟着母亲去了美国人开的难民营,在当时的金陵女子学院,如今的南京师范大学。那时17岁的马秀英已有婚约在身,动荡的日子里没有风花雪月,马秀英对自己的前途一片迷茫,但苦难中的人们总是习惯相互汲取温暖,“我们就在难民区里结婚了。”马秀英口中的结婚,没有任何仪式,也没有任何契约,只有战乱中两个普通人相互陪伴的决心。
(6/7)“唯一一次遇到日本人是在回家的路上,那一次差点送了命。”马秀英和母亲在难民营领到发放的食物,想要给家人送回去,她们一路小心翼翼地回家却还是没躲过日本人。“日本军人突然冲上村道,不论老人孩子地扫射,杀人不眨眼!”马秀英和母亲惊慌地逃跑,她们突然想到家附近的地窖,两人拼尽最后的力气躲了进去。马秀英在黑漆漆的地窖里面躲着,经历了她人生最漫长的半小时,她瑟瑟发抖地等待着头顶上的扫射声、哀鸣声渐渐消失……
(7/7)一晃就是80年,许多东西已经褪色、消失,但幸存者马秀英眼中的世界没变,尽管脚下的土地被战火侵蚀过,被侵略者扫荡过,但大树依然会长出新的枝叶,土地依然会孕育出繁盛的花草。她还站在阳台,只管逗着鸟儿,感受着春夏交替时难得的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