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黄刘氏:
母亲把日本姑娘暴打一顿
第六十二期

黄刘氏

13岁时“跑反”到江北
母亲把日本姑娘暴打一顿

(1/8)拜访黄刘氏是在今年四月,那时还没有40℃的高温,老人家窗外的花草刚刚开始繁盛,阳光正好、温度适宜,处处洋溢着生机。黄刘氏和儿子儿媳住在小区一楼,刚到她家时她不在,得知有人来访,老人赶紧拄着拐棍回了家。“外面天气太好,不出去走走可惜啦。”黄刘氏进门时愉快地说着,她刚遛弯回来,下午的阳光把她的脸晒得暖暖的。
(2/8)老人落座时儿子便递上了水,凉好的茶叶还冒着热气。她拿出一张小板凳给我们坐,“这张板凳快跟我一样大咯,到现在还结实得很呢。”板凳的材质一般,但周围已经有了一圈包浆,这是黄刘氏的父亲亲手做的,那时候这板凳是放在田里,家人种田收稻时坐在上面,一晃80年,这板凳陪着黄刘氏经历了风风雨雨,竟还能稳稳当当地载着新来的客人。
(3/8)黄刘氏的故事不长,她说人生苦短,过去的就过去了。1937年那会,她13岁,正跟着养父母学种田,她8个月大时就被送给了养父母,没有兄弟姐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夫妻待她很好。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足够一家三口的温饱,“那时候稻米、麦子、豆子都种,像现在的季节该种豆子了。”如今黄刘氏心里还记挂着春耕秋收的规律,精巧的干活手艺也闲不下来,她屋外的阳台铺着两竹扁花草,那是他给孙子晒了治拉肚子的。
(4/8)直到1937年冬天,日本人攻打南京,黄刘氏一家的平淡日子被迫终止。那时黄刘氏一家住在太平山附近的谢家村,“山上死了很多中国军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太可惜了。”她回想当时的场景,眼里带着不忍。“之后我们就开始逃了,老话称跑反。”一家人往江北逃,黄刘氏身下骑着一头牛,手里牵着一头牛,母亲挑着被单,父亲挑着两担米,三个人带上了他们的全部家当。
(5/8)想要横渡长江的老百姓很多,他们有的用渔船、有的用皮筏子,黄刘氏一家安全过了江,但有很多人没过去。晚些时候日本人就追了上来,他们在江边扫射水上的人,有的人硬撑着过去了,更多的人却栽倒在滚滚的江水里。“我看见长江就像一条血带,江里的红色分不清是血还是夕阳的倒影。”黄刘氏说,她看到的是一条生死线,江水里也许埋葬着她昔日的小伙伴,她问候过早安的陌生人。
(6/8)一家人在江北得到了好心人的收留,但日本人还是过了江。黄刘氏的母亲是个直爽的女人,“一天我母亲上街,被一个日本的年轻姑娘欺负,竟然跟她打了起来。”年轻小姑娘哪里是常年务农的母亲的对手,日本姑娘被黄刘氏的母亲打了一顿,但姑娘是日本军人的亲属,她找到了日本兵做帮手,黄刘氏的母亲赶紧躲了起来,母亲就这样逃过一劫。
(7/8)后来,日本投降,黄刘氏一家又搬回了老地方。黄刘氏17岁嫁人,婚后接连诞下的三个孩子都不幸夭折,好不容易保住了第四个小儿子,丈夫却在38岁去世。“那时候眼睛都哭干了,不过想想人哪能一直幸运呢,总得有坎坷。”她有些难过,但又笑笑。
(8/8)其实黄刘氏更喜欢说现在的故事,她爱打麻将,爱遛弯,还常常操心上大学的孙子,她兴致勃勃地说打麻将是在高人指点下突然“开窍”,从此便迷上了,不过如今年纪大了,一打麻将,麻友和家人都担心,就不给他们添麻烦了。从一开始就能看出,黄刘氏是个乐观的老太太,尽管回首是不堪,她也不沉溺。(腾讯大苏网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