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杨翠英:
在日军工厂听到“投降”
第六十期

杨翠英

父亲舅舅被日军杀害
在日军工厂听到“投降”

(1/8)1937年10月,蒋介石提出将国民政府迁都重庆。11月,上海沦陷,日军分三路进逼南京,南京城内的显贵们陆续撤离,剩下的小家小户和穷人们集中在难民区。12月13日,南京沦陷,南京城内日本人烧杀掳掠,曾经的首都变成人间地狱。这一天,隐没在许府巷33号里的一栋小屋也被大火烧毁,那是杨翠英的家。
(2/8)难民区在傅佐路14号,离杨翠英家不远,杨翠英的父母就带着她、弟弟、妹妹和外婆,逃到了难民营,当时,她的母亲还挺着大肚子,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了。杨翠英记得,难民营里面还有很多人,舅舅一家也住在那里。
(3/8)1937年12月14日中午,日本鬼子冲进了难民营,惊慌的百姓全挤在一起。日本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开始抓人,走到杨翠英的父亲和舅舅面前,因为她父亲和舅舅手上有老茧,肩上也有老茧,就认定他们是中国兵要带走他们。杨翠英跪在地上哭着央求,两岁的弟弟也在父亲的怀里哭闹着,可是眼泪和央求换来的是更暴虐的对待,日本人将还是婴儿的弟弟往地上重重一扔,扇了杨翠英一巴掌,最终带走了她的父亲和舅舅,一同带走的还有很多青壮年,他们再也没有回来。那一天杨翠英的耳朵聋了,弟弟被摔死,爸爸和舅舅生死不明。
(4/8)后来,有死里逃生的人回来,说他们是被日本鬼子拉到一个大方巷附近的鱼塘旁,用机枪集中扫射,尸体就用来填塘。父亲被抓5天后,杨翠英的母亲在难民营里生下一个孩子,但当时环境恶劣,大人的都填不饱肚子,更别说婴儿,孩子被活活饿死。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怀着对丈夫和孩子的思念,日夜哭泣,眼睛也看不见了。13岁的杨秀英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她去河边摸螺狮,割野草,将野草切碎了和螺狮一起烧,在最艰难的时候,勉强填饱了一家人的肚子。
(5/8)1938年,日本人在南京招工,工作地点就在现在的3503厂,那时叫南京服装厂,报酬是一周发一次的半斤米和半斤山芋干。杨翠英为了生计去了,工作内容是制做日本人的军装。里面还有洗衣厂、缝纫厂、裁断厂、捆包厂,那时四个厂大概有一百多人。厂里的工人们七点上工七点放工,做工期间不允许出来,服装厂周围都是围墙和扎着三股刺的电网。
(6/8)1945年8月15日,这一天让杨翠英记忆犹新。下午四五点,一个翻译拿着一个大喇叭在厂里喊人开会,所有人都被聚集在空地上,大家都很害怕,有的人猜测,日本人要杀了他们。空地上弥漫着紧张的情绪,直到翻译手中的喇叭传出一句简短的话:“今天,日本人投降了,明天带个口袋把米领回家,以后不要来了。”日本人投降的消息像一个重磅炸弹,无声的炸响在每一个人心底。那天下工,厂里的工人们陆陆续续地带着收拾好的行囊走出大门,走出被扎着三股刺的电网围起来的工厂,他们再也不用担心,会有无法预料的一天,被日本人杀死。
(7/8)如今,杨翠英住在司背后的一个小区,有五个儿女,每个月自己支配退休工资,早上她会去菜场买菜,买些自己爱吃的回来做,她没什么忌口,汤饭、红烧肉都吃,现在女儿给定了牛奶,她开始尝试早上吃牛奶面包。她还喜欢吃糖果,但儿女不给吃了,怕母亲得糖尿病。但杨翠英的家里还是放着许多零食,海苔、沙琪玛、话梅,都是儿孙们买的,怕老人家嘴馋。杨翠英的父母虽是菜农,但十分开明,家中兄弟姐妹五个,不论男女,都尽量送他们上学读书。杨翠英也读过书,1937年那会她正在读小学四年级,对这个世界已经从书本和老师口中有了粗浅的认识,也知道自己遭遇的是一场侵略者的掠夺。
(8/8)杨翠英今年93岁了,她耳朵聋,要戴着助听器才能听见声音,眼睛也不大好,但读报的习惯一直没丢,她每天都要花很长的功夫看报纸,世界各地的东西都看,哪里加工资了、哪里有战乱了,她都知道。她不愿意被落下,她尽可能的关注着这个世界,关注着这个曾经给她创伤,现在让她得到更多爱的世界。(腾讯大苏网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