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石秀英:
母亲每天去日军基地找父兄
第五十八期

石秀英

家里兄弟姐妹6个
母亲每天去日军基地找父兄

(1/6)1937年以前,石秀英和一家人生活在七家湾,爸爸做小生意,母亲做手工补贴家用,家里兄弟姐妹6个,当时大姐已经出嫁,大哥19岁,二姐15岁,自己11岁,还有弟弟和妹妹。一大家子在一起,虽然吃饭的嘴巴多,但幸福却也比别家多。
(2/6)如今石秀英已经92岁了,她已经不擅长回忆过去的事情,但有时候脑子里仍会冒出来父亲模糊的笑,童年时绝望的哭泣,以及侵略者冰冷的闪着寒光的刺刀……石秀英有一本不算厚的相册,里面有她跟女儿们去各地旅游的照片,她们去过很多地方,香港、澳门、桂林,很多城市都有她们的足迹。相册里有几页是在她在日本的留影,色调多为灰白,“那是江东门纪念馆组织我们这些幸存者去的日本,去宣讲那段历史。”
(3/6)1937年的冬天异常寒冷,日本人即将攻入南京的消息令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惴惴不安。“大家都开始跑反,大街上一片凌乱。”石秀英的父母在慌乱中带着孩子们逃往上海路的难民区,“那时候,我还小,只听见妈妈说,日本人来了,日本人来了。语气又惊慌又急促。”可是难民营里涌入的人太多了,一家人只能在难民营的附近搭了简易的棚子,“棚子是用芦席搭起来的,仅仅够我们躺进去睡觉。”寒风刺骨的冬月里,石秀英一家只能把生的希望寄托在那一个小小的草棚上。
(4/6)“日本人进城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大姑娘都要躲起来。”石秀英的二姐当时15岁,家里人不放心二姐住在草棚里,便把她送去姑妈家,“日本人进门时,她就躲在家里的棉花胎里。”但是不幸并没有因为一家人的努力放过他们,日本人进城的3天后,亲戚告诉他们,他们再也不会见到爸爸了,因为亲戚亲眼看到日本人用三刀戳死了父亲。“母亲后来偷偷到尸体堆里翻找爸爸的尸体,但根本找不到。”更令人绝望的是,父亲遇难8天后,石秀英19岁的大哥也被日本兵抓走,再也没有回家。
(5/6)家里两个顶梁柱相继离开,可剩下的人根本没有时间悲痛。局势稳定一些后,石秀英和母亲回到了七家湾,为了维持生计,母亲给人洗衣打扫,倒马桶。“我也跟着母亲干活,给人倒马桶,一大早要倒十几个马桶,一个月只赚了两角钱。”后来石秀英还给回民学校的小孩子送饭,“送的饭有剩的我就吃一点,不剩就算了。”虽然她每天都等着学校里的孩子,但她从没进去听过课。那时候进香河老虎桥附近有个日军的基地,里面关着不少被日军抓走的苦力,“母亲每天从七家湾走到进香河,想看看是不是能遇见父亲和大哥。”
(6/6)父亲死后的第五年,石秀英的母亲也去世了,她最终还是没能找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战争让这个家庭遭受了太多的苦难,石秀英后来与丈夫结婚生子,却始终忘不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她说:“现在岁数大了,有的事情忘了,说起来丢三落四的。但我还是想告诉孩子们,不要忘记曾经的磨难。”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