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陈玉兰:
80年前被打的地方 现在还在痛
第五十七期

陈玉兰

1922年生
育有3个子女

(1/5)陈玉兰现在已经95岁了,住在南京一家养老院内。瘦削的身体蜷缩在床上,桌边散乱堆着一盒盒的药物。 1937年,陈玉兰一家住在南京仁义桥附近。
(2/5)“记得日本人进城的时候,烧杀抢掠!”那一年,陈玉兰15岁,正是豆蔻年华。 为了躲避日本人的奸淫掳掠,她躲在老奶奶的裤裆里,脸上涂了煤灰,才得以自保。 年底,陈玉兰一家逃难到了上海路难民区。
(3/5)“难民区里有一个女大学生,她就悲剧了!”陈玉兰痛心,那个女孩子,本来可以躲过这场灾祸。 “大家都劝她,要伪装起来!”陈玉兰紧紧皱着眉头,是病痛,也是回忆的揪心,“我们都用芦苇盖在身上,涂了煤灰,不然会有危险,但是她啊,她不听!”女大学生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是大学生,日本人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 结果,没过多久,她就被4个日本人轮奸杀害了。
(4/5)陈玉兰一家在难民区呆了整整3个月。回去的时候发现,家被烧光了,一无所有。“吓死了!”想起难民区的一幕,陈玉兰还是心有余悸,“日本人见一个人就少一个人,用大刀!没人性啊!”。 躺在床上无法起身的陈玉兰,无法言语太多,只一声一声地喊道:“痛啊!好痛!”问她哪里痛,陈玉兰闭上了眼睛:“打的!被日本人打的!”。 陈玉兰没有提到详细的过去,她的儿子说:“我母亲那时候被日本人捆着双手,拖在车后面跑。”陈玉兰的那段经历到底是什么样的,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也许我们可以在久卧病榻的陈玉兰脸上看出来。
(5/5)距离那段动荡日子已经过去80年了,给陈玉兰留下的阴影与害怕,却并未随着时间消散。 陈玉兰的儿子提到,母亲的表哥眼睛近视,当年因为没看见日本人走近,被带走杀害了。 “没了!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陈玉兰每每提及表哥被害的事情,都忍不住抽泣。 以前陈玉兰身体好的时候,喜欢下楼跟人打牌。现在不行了,当年被打过的地方,好像更痛了……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