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陈文英:
美国姑娘为救我们被日本兵打
第五十一期

陈文英

1924年生
“美国姑娘为救我们被日本兵打”

(1/5)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文英,1924年生,共育有6个儿子。老伴在多年前去世,现在重孙已经21岁,即将五代同堂。 独居的陈文英住在一个简陋的水泥房子里,因为腿脚不便,长期轮椅代步。陈文英说起她的一生,第一句话便是“可怜啊,我是真的可怜。”
(2/5)1937年,陈文英一家住在南京老门东附近,做着织缎子的生意。 “我小时候很任性,别人要我做事,我就是不做。”陈文英说,她是一个被“惯出来”的小女孩。就是这样一个本该被继续爱着的孩子,在13岁的时候,被迫目睹了家人的死去。那是一个下午,日本人闯进了家里,陈文英回到家的时候,只看见爸爸躺在这里,哥哥躺在那里,衣服被扒光了,一动不动,“不像样啊!我不相信啊!”陈文英坐在轮椅上,捂着胸口揪心到不能说话,被杀害的哥哥已经18岁了,在医院里当儿科医生,是一家人的骄傲,“如果不是日本人来,我们一家人都是好好的。”
(3/5)一家人,最后只剩下陈文英和她母亲,两人躲到了难民区。“我和我妈妈的命,是美国人救下来的。”陈文英说,难民区有个美国姑娘,大家都喊她黄小姐。有一次,日本人要进难民区,黄小姐拦着不让进,被日本人狠狠地打。“我妈妈受不了一家人被杀的打击啊!天天哭天天哭,最后哭的眼睛都看不见东西。”在难民区的日子,每天只能喝点稀饭,美国人一星期带一次麦片过来,救济着那里的难民。
(4/5)陈文英17岁的时候嫁给了大她11岁的木匠。“那时候很穷,正经睡觉的床都没有,就睡在竹栏杆搭的小床上。” 陈文英真正的人生转折,是她的35岁,她找到了自我,甚至是活着的意义。“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上班!”陈文英在1959年参加了工作,在南京一家工厂里做手工活儿。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工作,但是因为被领导肯定、信任,参加工作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本该在1979年退休的陈文英,没有回家,而是选择留在厂里继续工作。直到70岁,才彻底歇在家里,“上班让我高兴得不得了,我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做事情。”
(5/5)退休后的陈文英,在腿脚还比较利索的时候,在家里也一刻闲不住:带孩子、整理家务、出去买菜……她一生坎坷,幸在工作中,找到了自我,找到了快乐,能够得到别人的肯定,让这个独居的幸存者老人目光炯炯,分外精神。(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