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王福义:
同伴被抓走 我在日军刀下逃生
第四十五期

王福义

1927年生
家住南京北京西路
日军刀下死里逃生

(1/5)1927年,王福义在南京北京西路附近出生,他的父母并非附近豪华公馆区的居民,只是依附于此的菜农。贫穷与疾病如影随影,幼年王福义患上了小儿麻痹症,一条腿完全没了知觉。但父母不会放弃他。“给我做了一个可以推着的木头车子,我坐在上面,他们推着我。”王福义回忆着几十年前的旧事,“不需要我干活,养着我。”王福义的童年在10岁时戛然而止。
(2/5)1937年冬,侵华日军攻破南京城。一开始,各国使馆林立的北京西路附近还算安静。战火稍稍平息,王福义跟邻居一位年纪相仿的男孩离家出门,当时新年将至,他们打算出去看看热闹。“小狗子(邻居)推着我,我们往汉中门走,快到的时候,遇到了两个日本兵。”王福义说,看到日本人,他们赶紧停下,站在路边。但日本兵径直走了过来。日本兵呜哩哇啦乱叫着,用刺刀分开两个少年,他们先是把小狗子挡在一边,又充满疑惑地看着王福义和他的简陋“轮椅”,小狗子着急地连比划带解释,日本兵似乎明白了。
(3/5)“他们端着枪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笑,我吓坏了,一动不敢动。”王福义说。随后,一个日本兵举起刺刀,一下子刺了过来。刺刀扎在王福义的两腿之间,他疼坏了,哇哇大哭。日本兵抽走了刺刀,带着小狗子离开了。家人闻讯赶来,抱着王福义回了家,给他在伤口敷上了香灰——这是当时穷人治疗外伤的唯一手段。还好,王福义的伤势不算严重,很快止住了血,过了一段时间,伤口长好了。父母告诉他,小狗子被抓走后,再也没回来。从此,他再也不敢出门。
(4/5) 提心吊胆的日子直到日本投降才结束。这时的王福义逐渐沉默寡言,胆子看起来也小多了。王福义学了皮匠手艺谋生。1958年,南钢招工,他成了工人。厂里照顾这位腿脚不便的残疾人,让他进了后勤部门。王福义结婚晚,生儿子王勇时也晚。在临近退休时,他把工作岗位让给了儿子。多年前,极少有邻居同事知道这位不太爱说话的残疾人曾经历过南京大屠杀,他也只在偶尔的情况下才跟家人讲起自己的过去。作为一个平凡人,他的最主要任务是努力在历史洪流中挣扎生存。
(5/5)退休后的王福义腿脚愈发不方便了,年纪大了,他更是只能躺在床上等人伺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王福义和妻子加上王勇一家,祖孙三代居住在这间小屋里,老人占据了最大的一个房间,王勇经常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去年,王勇的儿子结婚了,搬了出去。但堆积的杂物还是把房子塞得满满当当。不过,家人每天整理老人的房间,让他尽可能过得舒服。王福义已经90岁了,他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不用拖着残腿挣扎。曾经如影随形的苦难已经过去了。(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