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傅兆增:
日本人的子弹擦过我的身体
第四十二期

傅兆增

1936年生
家住南京长乐路
姑妈被杀,自己在日军枪下死里逃生

(1/6)1937年冬,傅兆增还不到两岁。与家人住在南京城南长乐路,一家人织布为生。战火来临时,傅家人不知所措,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消息传来,难辨真假。人心惶惶中,12月13日,日军突破中华门防线,进入南京城。“长乐路就在中华门边,日本人的炸弹点燃了几幢房子,起了大火。”傅兆增说,他母亲当时在家,看着外面起了大火,就抱着年幼的他出来查看,同行的还有傅兆增的姑妈,在家附近的一处小广场,他们与两名侵华日军狭路相逢。
(2/6)看到远处的中国女人,走进这条巷子的日军士兵马上举枪射击,一颗子弹擦着婴儿傅兆增的大腿和他母亲的手臂穿过,另一颗子弹击中了姑妈。傅兆增的母亲转身就跑,抱着儿子。日军奔跑着追上来,但最终在南京城南复杂的小巷中追丢。这一天,傅兆增的姑妈去世,婴儿傅兆增的腿上留下了一道伤疤,南京沦陷。
(3/6)傅兆增一家先是搬去了难民营,后来搬回了城南,不过,祖屋是回不去了,原本殷实的一家很快一贫如洗;姑妈去世后,家中气氛沉郁凝重,对日本人敢怒而不敢言;因为及时敷了香灰,傅兆增的腿保住了,但这块伤疤却留了下来,而且随着他长大。他在童年时,就常常听闻生死事。“城南附近有一处理发店,小夫妻俩被日本人杀了。”“武定门附近正觉寺里有17位僧人被日军枪杀。”
(4/6)日本人离开了,生活也渐渐回到正轨,傅兆增上小学、中学、高中,成绩一直很好,就是腿上的伤疤时而隐隐作痛。“高考的时候,我收到了浙江大学的通知书,后来因为招工没去上学,这是个遗憾。”傅兆增声音有些低沉,但很快振作起来,“不过后来我过得也不错。”
(5/6)如今的傅兆增,住在南京大厂的一处公寓里,这是单位分来的。房子不大,但十分温暖。客厅里的电脑常年开着,但其实傅兆增老两口都不太会用。“不会上网,平时就是看些照片,这是大女儿家的全家福,这是儿子家的。我孙子可厉害了,现在在读博士,过年时候,女朋友也带给我们看过了。”傅兆增的语气里充满得意,就像任何一个退休老人一样。
(6/6)邻居和同事,也就是近几年才知道了他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身份——2014年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时,他被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见的电视画面被人看到了。实际上,傅兆增这些年一直在为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奔走。他不再避讳这段历史,也不再避讳腿上的伤疤,他希望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这个国家的伤疤。(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