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马继武:
15岁时当面怒骂日本军官
第四十期

马继武

1922年生
15岁时当面怒骂日本军官
被掳进日本兵营做苦力

(1/4)

1937年,马继武15岁,一家七口住在长江路梅园附近的一处出租房中。马继武是家中长男,有一姐一妹及两个幼弟,父亲是教书先生。日军攻入南京前的两个月,全家在父亲一个学生的安排下搬进了金陵中学安全区,直到1938年3月安全区撤销。

日军进城的第二天,马继武顾不上母亲劝阻,坚持从安全区回了趟家。“我记挂着家里的米啊衣裳啊,想带一点回去。12月的天,待在安全区里又冷又饿。”不料刚走不远,马继武就遇上了日本兵。“那人是个军官模样,骑着一匹黄骠马,当街叫我站住,问我上哪儿去。我假装乖乖站定答话,其实早就偷偷瞄好了一条路准备逃,然后趁他不备突然抬头大声咒骂了他一句,骂完掉头就跑。”回忆起自己年少时的那股“牛劲儿”,马老也有些忍俊不禁:“那时候年纪还小,可能还没开窍吧,都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2/4)

那天马继武从建邺路、旦桥市(现南京秦淮区内桥附近)一路往家走去,仅仅四五里的路程,目之所及却令他惊骇不已。“一路尸横遍地,好多已经是身首异处了。那天还下着毛毛雨,血水顺着雨水蜿蜒,空气中尽是腥味,那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啊!”

在安全区住下不久,“安全区”并不“安全”成为难民们心照不宣的事实——日本兵经常前来抓人,或拉青壮年做苦力,或绑姑娘去慰安所。“现在想来,自己算是幸运了。”那一回,马继武被抓进梅园新村附近的一个兵营,被勒令为日本兵烧火做饭。“煮饭的铁锅很大,一次需要用上一斗米。我力气小也不会烧,下边的饭糊了,上面的米还没熟。”为此,马继武被绑在树上,遭来日本伙夫用皮带一顿猛抽。烧饭用的柴火用的是倒塌房屋的木头,被掳来的小伙子们要自己去捡木头回来做饭。马继武正是利用一次外出拾柴的机会,趁监视的伙夫不注意,顺利逃出了魔爪。

(3/4)

从难民区返家后,马继武开始拾煤炭卖钱养家糊口。17岁时,马继武在炒货店当起了学徒,转瞬就是3年。抗战胜利后,他先经朋友介绍到陆军医院(现八一医院前身)工作,后于1946年下半年顺利考取了国民党电报局。1953年,马继武调职邮局,开启了30年的邮递员生涯。

解放前一年,马继武与相差7岁的妻子成婚,陆续有了两儿两女。如今,已经64岁的三儿子负责照顾二老的一日三餐。他透露,父亲其实是位“养生达人”,还自创了一套养生功。“也不算自创,就是自己结合资料,编了几节有氧操。”马老挺谦虚:“我从1982年开始有氧练习,坚持了30多年。”

(4/4)

与幸存者老人们交谈,“对日看法”成为绕不开的话题,马老的回答坚定又坦然:“中日和平应该坚持,但它的前提是双方保有正确的历史态度。中国做到了,我们铭记过去、放下仇恨、呼吁谈判,一直在努力,反观日本呢?如果日本仍然不思悔改、一意孤行,我们也绝不退让。”(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