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郑锦阳:
APA老板没资格否认大屠杀
第三十九期

郑锦阳

1928年生
太奶奶和表弟被日军杀害
拒上日语课

(1/6)

1928年出生的郑锦阳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老南京,一辈子没有离开过这里。小时候郑家人都住在中华门信府河49号,除了郑锦阳的父母、祖辈和比她小两岁的弟弟,家里还有从山东逃难过来的小姑妈一家。母亲结婚后照顾家庭,父亲在中华门外的“斛行”帮工。“斛”是当时的一种容器,一斛二斗五,四斛为一担,父亲就在码头上帮码人倒斛称粮。

1937年6月份,日军飞机开始轰炸南京,防空警报几乎每天都会拉响。她还记得当年家里厨房用的是三眼大灶,有一个大烟囱。日军轰炸的时候,家人都不敢做饭,怕成为日军轰炸的靶子,饿了只能喝水。

(2/6)

不间断的轰炸一直持续到12月13号,城里突然安静下来,静得郑锦阳心里发慌。两个小表弟还是小孩子心性,憋在家里这么久,看到飞机没有来就跑到外面玩,不想碰到了3个日本兵。日本兵将表弟用刺刀挑起,残忍杀害了他们;小姑夫不顾一切跑了过来,被日军打了两枪,也遇害了。小姑妈看到这幅惨状当场晕了过去,又遭到了日军的轮奸。郑锦阳的父亲把两个孩子和小姑夫的尸体拖到家里,不给小姑妈看到。郑锦阳现在还记得,两个表弟一个叫李大龙,一个叫李小龙。郑锦阳到现在也不明白,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能对碍到日军什么事情呢?但是他们就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后来家里的八十多岁的太奶奶腿上也中了一枪,又没有医疗条件,就用棉絮堵着伤口,后来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臭味,以至于日军都不愿意再来。再后来,太奶奶也去世了。

(3/6)

日军占据南京的八年时间里,给郑锦阳印象最深的就是城门每天都有日军把守,每个中国人经过城门,都要向日军鞠躬。郑锦阳在夫子庙小学读六年级时,日语还成为了“主课”。“人在屋檐下,没办法。”郑锦阳感叹道:“但每个人心中都恨侵略者,谁愿意学鬼子的语言啊”。有次上日语课前,郑锦阳和班里的同学把扫帚夹在门框上面,又在黑板上挂了4个鸭蛋壳,画上了日军的形象。日语老师一进教室,就被掉下来的扫帚砸中了脑袋,又看到黑板上的鸭蛋壳,气得转身就走了。

1944年郑锦阳从南京师范学校毕业,到新街口附近的小学任教,就这样一直到当老师,直到1985年在钓鱼台小学退休。“现在我们学生大江南北,国内国外都有。”40年来带过的学生数也数不清,说到这些,郑锦阳很自豪。

(4/6)

刚当上老师的那年,郑锦阳在家人的撮合下结婚了,后来一共有4儿1女5个孩子,现在每个子女轮流来照顾她2个月。“我还有8个重重(重孙子),2个‘会会(音)’,会会你不知道啊,就是比重孙子还小一辈。”

(5/6)

前两年儿子和女儿还带着郑锦阳到云南、新加坡、韩国旅游。最近一年郑锦阳髋骨磨损,腿脚不便。一年四季不能下楼,出门就只能坐轮椅。不过郑老的饭量还可以,每天都按时吃三餐。

(6/6)

郑锦阳现在爱好不多,但每天都会看《海峡两岸》和《今日关注》。提到日前发生的APA酒店老板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老人特别气愤:“最近看到有个日本老板,出了本书,说南京大屠杀是谎言。那我就(想)问他,1937年你在南京吗?1937年没到南京来,你就没资格跟我说这个话。我太奶奶怎么死的,我两个七八岁的小表弟怎么死的?这又不是掉了一根针, 你想赖就赖掉了,历史不是你自己捏造出来的。”(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