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王素明:
父亲被害 报复日军孩子后被追捕
第三十四期

王素明

1935年生
父亲被日军杀害
报复日军的孩子后遭追捕

(1/6)

南京白下区刘公巷小区是个三十年历史的老小区了,房子的布局、采光、装修都比较陈旧,远不如近年盖起来的新式小区。8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王素明老人就住在这里,还有一只名叫“花花”的猫陪伴着她。年过八旬的王素明老人精神状态依然很好,反倒是22岁的“花花”老态明显,除了进食都都不怎么走路。王素明老人把“花花”安置好后,给我们讲述了她漫长的人生故事。

王素明1935年出生在南京仙鹤门附近,家庭条件不错。王素明的父亲、大舅、二舅都毕业于黄埔军校,大舅张世希抗战时已是军官,曾与日军浴血奋战。父亲在当地知名度也比较高,因此成为日军进城后指名道姓要搜捕的人物。

(2/6)

日军进城后,就带着两卡车的士兵和军犬来搜捕父亲,父亲跳到河中准备逃生,日军放军犬从河里把父亲拉出来,残忍杀害了,家中房子也被一把火烧掉。从此王素明就过上了到处逃难、要饭的生活。“下雪天没有袜子,鞋子也是别人给的,一只大一只小,也没有机会上一天学”。这种经历让王素明对日军分外痛恨。有次她看到日本人的小孩在附近,就用雪水融化后的烂泥糊了那个日本孩子一身。到了晚上,那个日本孩子的父亲带着日军带着军犬到贫民区来追捕“嫌犯”,幸亏难民区的其他中国人报信,王素明才惊险逃生。

(3/6)

回忆起这些往事,王素明的声音有些哽咽:“有日本记者问我恨不恨日本,会不会原谅?我就回答:我不恨现在的日本人民,但是我恨军国主义。原谅不原谅要看他们的态度,中国人受过的苦难是几千年都没遇到过的。”

解放后16岁的王素明被组织安排做接线员,没读过书的她知道自己要付出更多努力,所以那段时间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当时也没有闹钟,我就听早上送牛奶的人瓶子碰撞的声音起床。每天带5分钱出门,买一块大饼,早上吃三分之一,剩下的当中午饭。这样的日子过了3个月,我在全国考试中得了第二名,当时我们的业务手册字比新华字典还小,几十万条内容,我都背下来了,1956年时全国记者都来采访我,我是全国第一。”说到这段奋斗的往事,王素明很自豪。几十年的工作生涯中,王素明获得的奖状、证书甚至装满了一个抽屉。

(4/6) 王素明的老伴当时在公安系统工作,比她大11岁,这段姻缘是来自“组织介绍”。“组织上看我政治条件比较好,就把我介绍给老伴,后来老伴要外派到波兰,我们就结婚了。”两人育有一子两女,还有3个孙女。三个子女都不用操心,三个孙女也都很争气。大孙女进入公安部门,二孙女在深圳成家立业,小孙女出国求学,曾收到美国十所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现在成为了一名老师。
(5/6)“老伴是2001年去世的,之后的半年里,我眼泪都干不了。”后来街道干部劝王素明出去走走,她就选择在街道居委会当志愿者。2014年南京青奥会,王素明就是白下区年龄最大的志愿者。有时候相关部门上门慰问,王素明说:“还是留给更需要的人吧,我现在还能自给自足。”这套70多平方的老房子本来是过渡,后来组织上曾考虑分给王素明家148平方的房子,但是王素明和老伴没有要:“当时有些同志,三代、四代还住十几个平方(的房子)。作为一个老党员,这是应该的。”不过这套老房子以前经常有老鼠,“花花”就是因此才买来的养的。“当时还有一只猫叫‘黑黑’,已经去世3年了。黑黑特别聪明,有时候晚上花花会叫,吵得我睡不好,黑黑就用爪子打它,花花就不叫了。”
(6/6)

王素明身体不算太好,有心脏病,今年还因为直肠癌开刀,但是医生说她“心态好”。“以前有人问我,你过得幸福吗?我说我现在非常幸福。”王素明给自己总结了一下,自己有悲惨的童年、快乐的中年和幸福的晚年。王素明笑称:“人该死就死呗,这么大年纪了还怕什么死呀。现在我的子孙都很争气,也没什么要烦的。我的朋友都九十几岁了,都觉得现在过得像天堂,现在国家富强,再也不是1937年了。”(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