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沈淑静:
在难民营卖油条的“假小子”
第二十八期

沈淑静

1924年生
躲进金陵女子大学
救出很多不相识的“亲人”

(1/6)南京秦淮区安品街有一片建国后不久盖起来的老房子,已经有六七十年历史了。94岁的沈淑静精神出乎意料地好,还迎出房门拉着手将我们带进屋里。就在这所陈旧但透亮的老房子里,沈淑静讲述了她的故事。
(2/6)日军进城时沈淑静14岁,当时沈父因病去世,只留下沈母带着4个孩子逃到了金陵女子大学的临时避难所。
(3/6)在避难所里,沈淑静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卖油条。“当时城里有人偷偷炸油条,但是难民营里的人不怎么敢出来。弟弟当时才九岁,我想赚点钱帮衬家里,就把头发剃短,穿个道褂,装成个‘假小子’。我们去买油条,两分钱买三分钱卖。”
(4/6)日军有时会用卡车拉一批中国人到难民区给他们辨认,如果没人认识,这些人就会被杀害。这时沈淑静和其他难民们就会尽量把所有人都认下来:“我们看只要不是流氓,一般老百姓都认过来。其实这里面有好多当兵的。”
(5/6) 解放后沈淑静在一家国营菜场工作,因为没读过书,只能做一些体力活,不过老人并不在意。“我没读过书,对方问我能不能拖板车,我说拖拖拖。当年一个月工资二十几块,现在也涨到三四千块了。”
(6/6)老人一共育有6个子女,现在已经是五世同堂。当被问起长寿的“秘诀”,沈老觉得人一定要看得开:“我没什么东西(好操心的),有好房子也不想住,就住这个老房子。”这种乐观开朗的精神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现在日子过得很好,我希望能活到六世同堂的那一天。”(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大屠杀幸存者沈淑静:在难民营卖油条的“假小子”

南京秦淮区安品街有一片建国后不久盖起来的老房子,已经有六七十年历史了。94岁的沈淑静精神出乎意料地好,还迎出房门拉着手将我们带进屋里。陪伴她的小儿子笑言:“知道你们要来,她五六点就起床了。”就在这所陈旧但透亮的老房子里,沈淑静讲述了她的故事。

日军进城时沈淑静14岁,当时沈父因病去世,只留下沈母带着4个孩子艰难度日。日军封闭城门禁止出城,所以最终沈父的遗体也没能入土为安。目睹日军暴行后,沈淑静和家人逃到了金陵女子大学的临时避难所,并在这里度过了最危险的那段日子。

“当时避难所给提供稀饭,我们每天就帮忙搀扶新来的难民,安顿他们住下。后来避难所关闭时,还提供给难民一些钱做安置。”提到避难所的负责人——美国人华小姐,沈老赞不绝口。后来说起华小姐回国不久就去世的情况,老人又是一脸惋惜。

沈淑静父亲早早因病去世,但是家中兄弟姐妹4人都尚未成年。于是在避难所里,沈淑静就做了一件相当大胆的事情——卖油条。“当时城里有人偷偷炸油条,但是难民营里的人不怎么敢出来。弟弟当时才九岁,我想赚点钱帮衬家里,就把头发剃短,穿个道褂,装成个‘假小子’。我们去买油条,两分钱买三分钱卖。”老人讲起这段往事仍然露着笑容,但是当年一个14岁的小姑娘为给弟弟妹妹谋生计,乔装混到一群丧失了人性的侵略者中间,无疑需要莫大的勇气。

难民营里还有一件事令沈淑静印象深刻。日军有时会用卡车拉一批中国人到难民区给他们辨认,如果没人认识,这些人就会被杀害。这时沈淑静和其他难民们就会尽量把所有人都认下来:“我们看只要不是流氓,一般老百姓都认过来。其实这里面有好多当兵的。”提起这件事,沈淑静十分自豪。

解放后沈淑静在一家国营菜场工作,因为没读过书,只能做一些体力活,不过老人并不在意这些。“当时有些工作要求学历,我没读过书,对方问我能不能拖板车,我说拖拖拖。当年一个月工资二十几块,现在也涨到三四千块了。”1975年沈淑静退休后就在家带孙子,早些年有大屠杀相关的活动她都会去参加,近些年身体越来越不方便,就在家里种花养草。早年沈淑静还会吸烟,退休后都戒掉了。

老人结婚时日军还驻扎在南京,丈夫比她大七岁。两人通过亲戚介绍认识,一共育有6个子女。现在孙子的孙子刚出生不久,沈老已经是五世同堂。老人的弟妹目前也尚在,都已经年近九旬。当被问起这个长寿之家的“秘诀”,沈淑静老人觉得,人一定要看得开:“我母亲也活了将近100岁。看不开的人不会长寿的。我没什么东西(好操心的),有好房子也不想住,就住这个老房子。”

采访过程中,老人不时调侃自己,问我们:“(你看我)还能再活两天?”这种乐观开朗的精神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我现在日子过得很好,我希望能活到六世同堂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