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经智珍:
人要学会知足常乐
第二十七期

经智珍

1928年生
幼时家住洪武路
舅舅被日军杀害

(1/6)经智珍生于1928年,家住南京岔路口,侵华日军进城后全家搬到洪武路。战争爆发前,经智珍的父亲给人做手工活赚钱,母亲则在家务农。经济条件虽差,但一家人其乐融融。
(2/6)日军侵入南京城后到处烧杀抢掠,经智珍跟父母躲进金陵女子大学的难民收容所。冬天睡水泥地,有家不能回。二十多岁的舅舅住在大校场一带,被日军抓走,到晚上没有回家。外婆一夜没睡觉,到处喊叫导致精神失常,后来得知舅舅已被日军杀害。
(3/6)1947年,19岁的经智珍嫁给了一名南京小伙,他在南京市电信局工作,收入还算不错,夫妻俩恩爱和谐,育有三子一女,老人说子女们的生活也都不错。
(4/6) 老人告诉我们,她热衷于做手工活,闲暇时喜欢织毛衣,在阳光下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的时光。
(5/6) “以前的事情比较清楚,现在的事情经常会忘掉”,老人微微皱了皱眉,重复了一句,“以前的事情忘不了啊!”图为中日友好人士松冈环女士寄来的慰问信。
(6/6)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年代,经智珍对如今生活格外珍惜:“你们年轻人没有吃过苦,今天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和平来之不易,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人啊,要学会知足常乐。”(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经智珍:人要学会知足常乐

一个阳光煦暖的上午,我们来到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经智珍家,老人正在做饭,隔着防盗门,她警觉地核对了半天信息,确认我们并非“坏人”之后才将我们领进门。一阵寒暄后,老人和我们讲起了七十多年前的往事。

经智珍生于1928年,家住南京岔路口,侵华日军进城后全家搬到洪武路。战争爆发前,经智珍的父亲给人做手工活赚钱,母亲则在家务农。经济条件虽差,但一家人其乐融融。

1937年,侵华日军占领南京,9岁的经智珍被迫中断了学业,“我看到大街上穿军装的日本人会十分害怕,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他们拿刀砍我、拿枪戳我”,经智珍言语中流露出恐惧,“日本人烧杀抢掠,南京城里血流成河,到了晚上,天空都被染成红色。”

每每暮色降临,年幼的经智珍就和父母一起躲在屋里,门窗紧闭。后来为了远离日本人的迫害,她跟父母躲进金陵女子大学的难民收容所。一家人冬天睡在水泥地上,有家不能回。二十多岁的小舅舅住在大校场飞机场一带被日军抓走,到晚上也没有回家。外婆一夜未睡,到处呼喊,导致精神失常。经智珍后来得知舅舅已被日军杀害,这件事在她幼小的心灵上刻上了难以磨灭的烙印,多年来从没有忘记。

经智珍一家在这里一直住到1938年春节,“安民”之后才回家。过了几年提心吊胆的日子,日军投降后,经智珍高兴得手舞足蹈,不过她还是不敢上街,她坦言依然怕看到日本人。

战争结束时,经智珍已有17岁,她没有上学,也没有什么正式工作,每天在家里做做针线活,卖钱补贴家用。

1947年,19岁的经智珍嫁给了一名南京小伙,他在南京市电信局工作,收入还算不错,夫妻俩恩爱和谐,育有三子一女。如今,经智珍已是88岁高龄,她的四个孩子也都已经退休,老人说子女们的生活也都不错。

1958年,30岁的经智珍才开始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工厂里做钳工,直到1980年退休。老人告诉我们,她热衷于做手工活,闲暇时喜欢织毛衣,在阳光下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的时光。

除了织毛衣,经智珍老人有很多事都亲力亲为,虽然年事已高,但洗衣做饭毫不含糊。老人全有经济能力去雇佣一个保姆,但她没有这么做。她说:“老伴走了27年,我一个人住在这套房子里,习惯了自己收拾自己打扫,就好像他从前陪伴我左右那样。”说完,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虽然已经年近九旬,但老人头不昏眼不花,身体非常硬朗,浑身上下几乎没一点毛病,唯一退化的是记忆功能,“以前的事情比较清楚,现在的事情经常会忘掉,有时候一转眼就不记得了”,老人微微皱了皱眉,重复了一句,“以前的事情忘不了啊!”

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年代,经智珍对如今生活格外珍惜:“你们年轻人没有吃过苦,今天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和平来之不易,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人啊,要学会知足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