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蔡丽华:
回首往事仍会心痛
第二十六期

蔡丽华

1926年生
幼时家住中华门
父亲被日军连戳数十刀

(1/6) 蔡丽华是地道“老南京”,11岁前一家七口住在中华门。1937年战争爆发,日军闯进家中,用刺刀猛刺母亲后背,鲜血浸透棉袄。父亲双腿被戳数十刀,“每戳一刀父亲就疼得叫一声,像个血人。”
(2/6) 在金陵女子大学难民营里,“日军经常来检查双手,手上有茧的被当做中国兵掳走。”营里卫生条件差,蔡丽华的身上开始害疮。为了活着,10岁的大弟上街叫卖烧饼油条赚些散钱。提起这段岁月,蔡丽华不停叹息“太不容易”。
(3/6) 22岁时,蔡丽华与一位在铁路上工作的小伙相识相恋,婚后三儿两女相继降临。大女儿两年前去世,老人家思女心切,得了脑梗,双腿不良于行。图为蔡丽华和丈夫年轻时的相片。
(4/6) 现在蔡丽华和小女儿住在水佐岗的家中。“我妈妈很勤快、爱干净,前两年身体好一些,每天都自己打扫卫生,我们做的家务她还不放心。”小女儿笑道:“她喜欢针线活,之前眼神好的时候,还给家里孩子织了几件毛衣。”
(5/6) 因为身体原因,蔡丽华不得不放弃之前的“爱好”,但很快她就找到了新的生活乐趣——听广播。老人从抽屉里拿出她几乎不离身的熊猫牌半导体收音机:“最常听新闻,中央台、江苏台的新闻广播我都爱听。”
(6/6)相较其他幸存者,蔡丽华很晚才申请身份认证:2013年她在家人劝说下申办了幸存者证书。“我不愿回想这些事,每次提都不好受。后来想想,我总要给家里小辈留点纪念。告诉他们过去我们经历了什么,未来不能重蹈覆辙。”(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蔡丽华:想为往事留点纪念

1926年出生的蔡丽华是地道的“老南京”。11岁前,她和父母及姐弟五人住在中华门,日子虽不宽裕,却其乐融融。

1937年成为一切美好与痛苦的分水岭。侵华战争爆发,南京城沦陷。“日本人的轰炸机天天丢炸弹,满城都是警报声。房子被震得晃个不停,天窗玻璃碎一地,老百姓只能到处乱逃。”蔡丽华陷入回忆。

一家人终究没能逃过日军的屠刀。一天晚上,几个日本兵闯进蔡丽华家中,父亲一把将她和妹妹、大弟、二弟四人塞到床下,母亲抱着4个月大的幼弟却无处躲藏。日本兵看着屋里的三人,二话不说便朝母亲的后背连刺两刀,鲜血瞬间浸透棉袄。父亲上前阻拦,换来的却是更残忍的虐待:双腿被戳数十刀,“每戳一刀父亲就疼得叫一声,最后像个血人。我和弟弟妹妹躲在床底下,透过煤油灯的一点光亮看着父亲遇害。”那一年,父亲36岁。

战争的硝烟愈演愈烈。蔡丽华跟着姨妈逃往金陵女子大学(现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的难民营,然而那里的日子同样难熬。“日本人经常来检查年轻人的双手,手上有茧的就被当做中国兵掳走,再用机关枪集体扫射,尸体就随便扔进河里。”难民营里的卫生条件极差,蔡丽华的身上开始害疮,然而既没有药擦,也不能洗澡,只能硬扛。后来,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涌进难民营,教室住不下,许多人只能睡在操场的草地上。数九寒天,一觉醒来,衣裳被褥全部湿透。

日军不分昼夜的狂轰滥炸暂告一段落,但老百姓的生活仍然寸步难行。为了活下去,姐弟几人早早便开始做工养家。蔡丽华十三四岁时,进入香烟厂包香烟,没过多久烟厂倒闭,工人也全散了。10岁的大弟为了给姐姐分忧,小小年纪背着箩筐沿街叫卖烧饼油条,长大点之后跟师傅学了些手艺,帮人打铁补锅赚些散钱。提起这段岁月,蔡丽华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容易”。

22岁那年,蔡丽华与一位在铁路上工作的小伙相识相恋。婚后三儿两女相继降临,为清贫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与色彩。然而说起大女儿,如今90岁高龄的蔡丽华难掩伤痛:“她两年前去世了,我日日想、夜夜想,急出一身病来。”思女心切,蔡丽华得了脑梗,四肢日益僵硬,尤其是双腿不良于行,要借助拐杖和旁人搀扶才能勉强走两步。

现在,蔡丽华住在水佐岗的家中,由小女儿贴身照顾。“我妈妈是个很勤快的人,特别爱干净,前两年身体稍微好一点,每天都要自己打扫卫生,我们做的家务她还不放心。”小女儿望着母亲笑道:“她最喜欢针线活,之前眼神好的时候,还给家里孩子织了几件毛衣。”

相较其他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蔡丽华很晚才向纪念馆申请身份认证——2013年,大弟的去世给蔡丽华很大触动,她在家人劝说下申办了幸存者证书。究其原因,老人沉默片刻才开口:“我不愿回想这些事,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但每次提起还是不好受。后来静下心想想,我总要给家里小辈留下点纪念。告诉他们过去我们经历了什么,未来不能重蹈覆辙。”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